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锁链の羁绊》明天08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明天08

【总110】

08 骑士

——身为主君,我不要你跪下,也不要你低下头,我只想你能一直在我身边。你知道吗?在我曾相信父母之间的爱情的时候,我耳濡目染,觉得骑士和主君是应该相爱的。那是我最初所认识的,爱情的形态。


“我想你做我的骑士。”在上演这场必须的闹剧之前,鲁路修在即将黎明的暗夜里轻诉。他知道让朱雀再次成为谁的骑士,是一种禁忌。一个真正的骑士,怎么可能侍奉两个主人?但是他知道自己就是在摧毁,摧毁「枢木朱雀」这个名字。

在鲁路修别开视线之前,朱雀捧起他的脸,让他直视自己。

“别误会。”鲁路修继续说着,紫水晶一般的眼眸美丽而脆弱,但却也坚不可摧一般。

“误会?”朱雀反问着,看着那双眼眸。

“我一点也不想替代尤菲在你心里的位置。”鲁路修苦笑了一下。“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替代誰。我曾想让你成为我的骑士,但是小时候,你就拒绝了。之后我想你成为娜娜莉的骑士,你却选择了尤菲,现在我再次让你成为我的骑士,只是为了演戏,你不需要背负什么君臣的礼仪,更不需要背负什么职责,也不需要...在心里抹去尤菲主君的地位...你只要像平时那样待我就好。”

“只是演戏吗?”朱雀低声问着。

鲁路修咬了一下下唇,无论他承认还是不承认,他都希望朱雀能和自己有一个联系。他将留下一世污名,却唯独希望某个人和自己有所联系,在被后人提起来的时候,不会孤独。

而选择骑士这个名义,的确是出于私心。

他还是想要胜过尤菲在朱雀内心的分量,是自私,自私到无可救药。

“怎么你希望我修改台词,介绍你的时候,说你是我的爱人?”鲁路修开着玩笑,想要跳过这个话题。

朱雀却认真地看着他“那样也不错。但是你该对我说实话。”

“我知道,和已经去世的人竞争,永远都不会赢。”鲁路修犹豫了一下,低声说着让朱雀感到疼痛的话。“或许只有我也离开了,朱雀你才会觉得,我或许比她更重要吧。”

“事到如今,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朱雀立刻大声反驳道,语气激动起来,“这真不像你,你不是说过只有拥有明天,才是最重要的吗?如果你想舍弃性命是因为这种理由....”

“抱歉...我知道你会说什么。”鲁路修无法转头,只能垂下眼眸,视线落在朱雀的领口第二颗纽扣上,他随手用力,把那纽扣摘了下来,在掌心玩弄着那纽扣。“你会说我已经在你心中是最重要的人了。”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

“抱歉,我没有那种自信。”鲁路修再度抬起眼眸,深深望进朱雀森绿的眼眸之中,仿佛看进朱雀的灵魂,朱雀的人生之中,“我毕竟伤害了你,我也不知道是多少次。我不仅夺走你的光芒,还对你下了GEASS。”这些是罪,是无法消弭的罪。

“鲁路修,那些事都过去了。如果是你没有自信,是因为我以前所说的那些话,你让我现在跪下来向你道歉都可以。”朱雀认真地说着,原来自己还没有放弃,没有放弃让鲁路修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换来的只是鲁路修温柔易碎的笑容。“谢谢你,朱雀。我会记得你说的话,一直到死。”

“鲁路修...”朱雀哑然。

双手伸向了朱雀的手,把他的手拿了下来,转身,向外走,黎明就要来了,光芒就要照进来了,他稳稳地向前走,却克制不住肩膀在颤抖,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

朱雀微微低下头,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眸,他知道黎明即将到来,帷幕即将升上去。

而他心爱的人,离他越来越远。生死相别。

就在鲁路修跨出门的那一刹那,他的手腕被拉住,猛地向后拉去。他被拉得转身,被拽进身后的人怀中。

而朱雀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温柔地擦拭着鲁路修的眼眸之下,溢出的泪水。

两个人的距离,如此之近,咫尺之间,不希望成为天涯。矜持对于曾是枢木财阀继承人的朱雀来说,或许是一种美德,但是他此刻却发现,他对鲁路修,是根本无法放开的执着,爱情如同毒药,饮鸩止渴也甘之如饴。

缓慢地如同电影的慢放,所有一切都被放大,呼吸被放大,心跳被放大,那双朦胧的,诧异的泪眼也被放大。

只希望这一秒,走完一生。从此不再分离。也渴求着明天,也能和这个人,一起迎接日升月落。

春天的樱花,夏天的花火,秋天的祭典,冬天的大雪。

想要和眼前的,这个在八年前就闯入自己世界,成为自己挚友的人,一起去看,去欣赏,去感悟。

脑海内仿佛倾盆大雨,热烈得,悲伤得,令人头痛欲裂的,朱雀在此刻,轻轻侧转了角度,郑重地,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无限的温柔,永生永世的期待,慢慢地亲吻上去。

那双手臂紧紧桎梏着眼前的少年,嘴唇却是柔软而温暖的。

“命令我吧。”比一个世纪还要长的半分钟之后,他慢慢松开满脸通红,快要窒息的少年,轻声说道“命令我,让我成为你的骑士,在所有谎言之中,唯有这件事是真实的。”


——授予「knight of Zero」的称号。这是超越圆桌骑士以上的称号。

鲁路修在全世界面前说着这个有些讽刺,也有些悲伤的名称时,心却突然暖了一下。这是他们这场闹剧里,唯一的真实啊。


“不可以啊,鲁路修,枢木卿也是。你们玩笑真是开得太大了。”大皇子还在继续劝说。

“是吗?那就简单说明吧。”鲁路修站了起来,摘下了双眸的隐形眼镜。对在场的所有人大喊道“你们!认同我吧!”

这连神都被操控的GEASS之力,化身不死鸟,飞向在场的所有人。


(待续)

P.S又是忙乱的一天。写文能让人心静,什么也不想,只想着在这故事之中,鲁鲁和朱雀的喜怒哀乐。这倒是很神奇呢。

本来想推动剧情的,一下子跳跃到再遇娜娜莉的。结果这一篇多半都是回忆。

今天推荐的是光るなら。动画等过段时间有空了再补吧。


  37 9
评论(9)
热度(37)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