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生贺]熏香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不是不曾梦见,而是在那身影出现的瞬间,心脏疼痛得令梦消散了。


“ZERO,有个自称是天使的奇怪女孩来找你。”

被这么告知,已有了对方头脑或许不正常的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那女孩的时候,枢木朱雀才发现自己天真了,或许对方真的是天使什么的吧,画风和其他人截然不同。浑身穿着黑色的连衣裙,一个人有三个人那么宽。大大的眼白中只有两个小小的点作为眼珠,乍一眼不太像人类。

“枢木朱雀,你一定很烦恼吧,哦不,用烦恼形容太过肤浅了。”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朱雀愣了一下,犹豫了片刻,脱下了面具,森绿的眼眸锐利地盯着眼前的女孩。“你是谁?”

“我是天使。”

“…”

“你因为失去了心爱的人而让你的心死去了。”天使指着朱雀的胸口。“你一直在祈祷,能够再次见到那个人。”

“我没有祈祷,也没有想见的人。”朱雀僵硬了一下,硬着口气说道。

“别这么戒备,我是来送你一件神奇的生日礼物。”天使拿出了一个杯子形状的熏香。“点燃这个熏香入睡,就能与思念的人相遇。但是只能使用两次,绝不能使用第三次,切记,切记。”

“我不需要。你到底是谁?”朱雀立刻拒绝,同时追问着。

“切记不能使用第三次。生日快乐,枢木朱雀。”天使自说自话地把熏香塞到朱雀手里,转身离去了。



“ZERO,你在吗?”娜娜莉走进ZERO的办公室,却发现ZERO趴在成堆文件里睡着了。桌子上放着杯子形状的熏香,娜娜莉寻思着让朱雀睡得好一点,轻轻点燃了熏香。



漫长的,鸟居前的台阶,他一步一步向上走。

一个身影侧对着他,站在鸟居的正下方,抬头看着什么。

风吹过,鼓动着那个身影的白色衬衣,仿佛因为匆忙只系了几粒扣子的白衬衣之下的腰身纤细而熟悉。

朱雀停了下来,怎么可能呢?鲁路修已经…不在了。两个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也画上了休止符。

他们曾是朋友,曾是敌人,曾是命运的共同体。

朱雀也曾经拥着那纤细的身躯迎接天明,然而却在对方询问的时候,否定自己的感情——你我不过是彼此都很寂寞罢了。

那时的鲁路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低声回应道“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不是的。

我只是不愿我的软弱和对爱情的依恋成为你达成愿望的绊脚石。

一旦承认,一旦开始,我就无法拿起剑。


“鲁路修?”不抱任何希望,告诉自己不应该抱任何希望。

那身影却因为他的声音转过了头,深色的发丝有些散乱,紫色的眼眸折射着此刻璀璨的阳光,如同紫水晶一般华贵而神秘。

视线相触的时刻,两个人都愣了,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

“朱雀。”熟悉的嗓音,仿佛穿越了这些年逝去的时光。那个人还是原来的样子。


此刻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已经等待了太长太长的时间了,再次见面的时候,不应该有任何顾忌。

只是愣了一下,两个人同时向着彼此奔跑,他们之间的台阶逐渐减少。

鲁路修却一脚踩空了,在那个瞬间,朱雀猛地蹬了一下地面,一次跳过3个台阶,向着倒下的鲁路修伸出双手,接住了他。

两个人维持着拥抱,朱雀把头抵在鲁路修的肩上,紧紧抱着他,如同抱着失而复得的宝物。


“对不起,朱雀,让你一个人承受孤独。”鲁路修轻轻抚摸朱雀的脸,那张脸上已经隐约有了岁月的痕迹。

总有一天,朱雀会真正老去。

“我不在意。”说着虚假的言语,说自己不要紧,仿佛坚强是一种必要,仿佛说谎已成为不可缺少的习惯。

“傻瓜。”鲁路修笑了起来。

是不是那些都是噩梦,鲁路修还好好活着?

朱雀缓缓松开鲁路修,双手放在他的肩膀,拉开一段距离,深深看着对方的脸,看着那双紫水晶一般的眼眸。两个人就这样相望着,仿佛千言万语都已凝结。

朱雀在确认着,确认眼前的人是真实的,这触感,以及微微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都仿佛是真实的,和荒芜的抽象的梦境不同。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我杀死了你。”朱雀悲伤地笑了起来。“然后你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眼前,我真的以为你已经…不在了。再也不在了。”

鲁路修的眼眸变得悲伤起来,梦,对啊,这只是梦罢了,是连通意识的桥梁。自己只能在这里,再一次和朱雀相见。

“朱雀,我希望你在醒来的时候也记得我对你说的话。”鲁路修认真凝望着朱雀。“你会来到这里是因为那个熏香,可是第三次你就不会再醒来,所以我只希望你记住——就算一个人,也要好好活下去。”

——一个人?

果然你只是幻影吗?

朱雀的心沉了下去,他钳制住鲁路修的下颚,猛地拉近对方的脸,微微侧转了角度,然而就在即将碰触到那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唇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


朱雀醒了过来,面前是天使所给的熏香,此刻已经熄灭了。

只是梦,只是幻影。

自己还是一个人。

回想起刚才鲁路修的眼神,他再次点上了熏香,希冀着梦能够延续。


“朱雀,朱雀。”朱雀睁开了眼,却看见穿着新娘礼服的鲁路修。而自己躺在沙发上。这里是哪里?

“哎?”刚才不是在神社吗?是梦换了个场景?朱雀愣愣地看着一身洁白并有着繁复蕾丝花边的鲁路修。“这又是会长做的?”

“…”鲁路修有些难堪地摇头,却低声说道“是夏莉啦,她非要我这么穿。”

“夏莉…”夏莉也在这个世界吗?

朱雀愣了一下,却没有继续问。如果梦是有时间限制的话,他不能浪费一分一秒。他一把拉近鲁路修的脸,在对方睁大眼眸的同时,把唇贴了上去,轻柔地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却深情得快要溢出来。

明明,没有说过我爱你,没有说过喜欢。

过去的鲁路修却任他予取予求,唯独的遗憾就是不曾吻过,因为关系不曾确定,他觉得吻对鲁路修来说是最大的冒犯。

松开鲁路修,看着那双由惊讶变成温柔的眼眸,对方慢慢地闭上眼眸,似乎等待着下一个吻。

还想要见面,还想要在一起。

“鲁路修…”想要告白,想要说出自己隐藏在内心,直到失去都没能说出口的话。却凝结在喉咙之中,此刻只剩下呼唤,他再度靠近,轻轻地吻上去。


想见你,想见你。一直想见你。在心里百转千回。



无论多么不舍,梦还是消散了。

可是自己最终还是没能来得及告白。

——绝不能使用第三次,切记,切记。


朱雀来到镜前,看着ZERO的装扮,脱下面具,看着镜中的自己,恍然多少年没见过自己的样貌了。这样的自己,怎么可能再去见鲁路修呢。

“鲁路修,娜娜莉要嫁人了,你知道的话,一定会哭的吧。”

“鲁路修,我很想你。”

【即使付出生命,也想见你。】


——就算一个人,也要好好活下去。

在想到这句话的时候,手抖了一下,打火机掉到了桌子下面,朱雀去捡打火机的时候,看到一张照片,那是鲁路修和他以及娜娜莉在很多年前的照片。

朱雀捡了起来,抚摸着照片,心也变得柔软起来。

他把熏香收了起来,随身携带着。


不知过了多少年,躺在床上再也动不了。

身边只有已经变成老太太的娜娜莉在抹着眼泪,朱雀却十分温柔地说着,用怀念什么一样的口吻,对娜娜莉说道。“拜托你了,娜娜莉,帮我点燃熏香吧,我想好好睡一觉。”


慢慢闭上眼,熏香的烟突然冲了上来,在仪器上的线条变化的时刻,整个熏香都融化了。



——朱雀。

记忆中的那身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紫水晶一般的眼眸之中眼泪不断往下掉。

——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鲁路修。

他温柔地笑了。“这一次的时间是永恒的吧?”

鲁路修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歪过头,看着朱雀森绿的眼眸,露出一个温柔却满溢着泪的笑容。

“如果醒不过来,那么梦就变成了真实。”朱雀轻轻说道,走上前去,站在鲁路修的面前,轻轻地说道“迟到了多年,我有很多想说的话,让我先说最重要的吧。”

在忽然刮起的风之中,紧紧拥抱住对方,在鲁路修耳边低声说着。“——我喜欢你。”


END.


祝愿朱雀生日快乐。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スザク。

坐在去深圳的火车上,就惦记着,那时候本来想写小甜饼的,本来想写小甜饼的,本来想写小甜饼的…结果一敲击键盘就变成这幅德行了。

因为三次元,很多天没上线,回来就写了个有点悲伤的贺文。一定是还没休息好。

不管怎样,还是祝愿生日快乐。


  44 17
评论(17)
热度(44)
  1. cesia苦猫甜鱼 转载了此文字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