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维勇]契约魔法 03

目录:冰上的尤里(维勇)

拙笔索引

03 谎言魔法

“嗯,也是,被普通人看到是不好的。”维克托的嘴巴呈现V字,似乎忍俊不禁。

“维克托先…维克托…你有让魔法失效的方法吗?”勇利抱着期待问道。

“有啊,解除契约之后,就可以恢复原状了。”维克托笑着,眼眸奕奕。

“那么….解除契约?”勇利看向维克托,试探着问。

“和现在的你是做不到的。因为,解除契约需要…”维克托把勇利放在手心上,接着说了下去,轻轻的词语,比任何魔法都要令勇利脸红。

“咦?!!”勇利坐立难安地看着维克托,眼前这个人是在开玩笑吗?

“嗯?”维克托笑盈盈地看着勇利,用手指去蹭勇利的发烫的脸。

“那…那怎么办?!”勇利像仓鼠一样被蹭着脸,羞赧着,软软地问。

“先减肥吧~”维克托似乎天生是个乐天派。

“为…为什么…”勇利无力吐槽,此刻明明把自己变回去原本的大小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我是你的教练啊。就和家里说你出门几天吧,总会找到方法的,相信我吧。”维克托说道。

“真的?”勇利竟然找不出维克托话语里的毛病,也许维克托本身就有这样的魔力,虽然他的魔法已经出了大篓子,但是勇利还是想要相信他。

“真的。”那只蹭着勇利脸的手指变成抚摸他的头。

变小之后用携带电话打字真是另一种感觉。

感觉自己就像是伪装人类的模样,用着人类引以为傲的电子产品。

刚刚告知家人他暂时不回家了,维克托竟然带着勇利到了勇利的家,听到父母的声音,让口袋里的勇利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出声。

“为什么要来这里啊?!”在维克托进了房间之后,勇利小声问着。

“你家是温泉旅馆啊,我早就想泡温泉了。”维克托理所当然地说着,把勇利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你可以换一家啊。”勇利小声说。

“不要,我是你的教练,应该和你住在一起。”维克托笑着回应。“对了,这个刚好能派上用场。”

维克托翻着自己的行李,然后拿出了仓鼠用来转转转的小笼子,放在勇利面前。

“这个是….维克托你养仓鼠了吗?”

“给尤里买的…哦,是俄罗斯的尤里哦。不过现在我不打算给他了。因为我养了你啊。”

【养了我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仓鼠?】

勇利汗颜,指着那笼子说道“该不会维克托打算让我进去跑步吧?”

维克托可爱天真地笑着,点了点头。

勇利觉得他应该是天然黑才对。

“减肥应该很有效的,相信教练的话吧。”维克托说着,推了推勇利。

勇利叹了一口气,犹豫地走进笼子里,只是踩了一下,笼子就开始转动。“哇啊啊…”他被迫跑了起来,以免摔倒,可是自己跑得越快,笼子也转得越快,勇利真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仓鼠,而且还是穿着给娃娃穿的衣服的仓鼠。

更可恶的是,维克托竟然拿起了携带电话,对着他咔嚓咔嚓地拍照。

“维克托…你在做什么…”勇利气喘吁吁地问。

“留念啊,这样的勇利真的很可爱。就和那时一样….”

“那时?”

“你不记得了吗?”维克托停止了拍照,有些吃惊地问。

“哎?我忘记什么了吗?”

维克托沉思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难得认真,半响他才低低地说“难怪呢。”

然后他用手滑动了一下笼子,让笼子更加快速地转了起来。

“哇啊啊啊!”勇利摔倒了,紧紧抓着笼子的边缘,被带着转了好几圈,眼睛都要变成蚊香眼了。

“对了,你有看过《乱马1/2》吗?”没有解释自己刚才的行径,维克托突然捶了一下自己的手。

“我不是漫宅,不过有听说过。”头晕的勇利趴在笼子里,恍惚地回答道。

“说不定给你浇上点热水,你就会变回原样了。”维克托把勇利从笼子里提出来。

带着勇利出了室外,脱掉衣服,用温泉水冲洗自己,同时也把勇利冲洗了一下。

然而那水流对于勇利来说,就像瀑布一样。

“好像不行啊。”维克托看着毫无变化的勇利。

“咳咳…”被水呛到的勇利拼命咳嗽。

“那就一起泡温泉吧!勇利你可以游泳哦!”维克托依然乐观天然。

——游泳??!!这辈子都没想过在温泉里游泳啊!

他把勇利放在手心,进了温泉,在维克托把他托在手心上的时候,勇利叹了一口气,他轻轻地说了一句“我大概要维持着迷你的状态过一生吧。”

就在勇利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温泉被光芒笼罩了。

当光芒消失的时候,两个人面面相觑。

勇利在维克托的上方,察觉到自己竟然恢复正常大小了。他几乎要喜极而泣了。而此刻近距离看着维克托的脸,才发现那张面容真的是非常地令他心动,维克托定定看着勇利颤动的眼眸,轻轻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勇利是谎言的魔法使啊。

“别坐我身上啊,小胖猪,你有点重。”维克托的话让勇利惊醒了,他脸红着连连退后,一直退后到一个安全距离。

“这是怎么回事?”勇利喃喃着扯开话题。

“你也是魔法使呢,勇利。”维克托笑着“不过你最好不要经常使用,因为你的魔法是谎言魔法。”

——我根本不知道怎样使用啊!

勇利流汗。

“以前也有过吧?比如你说你考试考得很好,结果却得到0分的成绩。你说你这次一定要赢,结果却惨败了…”维克托笑着。

“别说戳人伤口的话啊…”勇利低声呢喃着,他看着维克托说道“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魔法的,之所以变成那样是因为我努力得不够。”

维克托看着认真的勇利,觉得这样的勇利就如同在冰上划着《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时一样迷人。仿佛一种海枯石烂的深情,对滑冰,对这个世界。

“也对,魔法都是靠不住的。总有希望不靠魔法获得的东西。”维克托笑了起来。“不过你刚才说的谎言不够绝对,有可能还会再变小…”

抱着恶作剧的心情,维克托把手指放在唇上,问道“要和我解除契约吗?”

勇利怔了一下,脸红着,慌乱地摆着手“不,不,不用了!”

(待续)

P.S

为薯酱 @悠奕 所写的,第一次写,很生疏,请薯酱和看到的亲见谅。

占tag抱歉。

  13 2
评论(2)
热度(13)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