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维勇]契约魔法 04

目录:冰上的尤里(维勇)

拙笔索引


04 住进勇利的家


“咦?我好像听到了勇利的声音。”温泉入口传来父母的声音。

勇利吓了一跳,父母应该还以为自己没有回家,如果他们进来,看到正在泡温泉的自己,该如何解释呢?

正当勇利发愁的时候,拉门前隐约有了影子。

【天啊!怎么办!】

勇利四顾的时候,维克托突然凑近他,笑得一脸人畜无害,可爱而又温和,正当勇利纳闷的时候,维克托一手按着他的头,哗啦一声快速地把他按进了温泉里。

“咦?维克托先生。这里只有你吗?”进来的憨厚中年男子有些奇怪地问。

“当然。”维克托笑着。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勇利在水面下动也不敢动,因为太过突然,没有来得及憋气,此刻口中的氧气都飞走了。

真是狼狈啊,事业上失利不说,今天又是变小,又是被按进水里,简直水逆。

“啊,是我想多了,真是不好意思,那么请慢慢享受。”勇利的父亲笑着离开之后,维克托把勇利从温泉里拉出来,水完全打湿了勇利的头发,服帖地贴在脸上,眼眸被阴影所遮盖,里面的光却因对比而更加明显。

就仿佛美丽的,狂野的兽类,有着锐利的,挠人的魅力。

维克托定定地看着他,然后轻轻勾起唇角,笑了。

“哦?勇利你果然…”凑近勇利,在他耳边轻轻言语着。

“哇啊啊!”被这样的气息鼓动耳膜,勇利立刻又变回柔软的,小动物的模样,惊吓地退到一边。以至于后面的话没有听清楚。

“奇怪,我果然听到勇利的声音。”勇利的老爸再度打开拉门,这一次勇利没有来得及躲藏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勇利你说你这几天都不回来的啊。还有刚才我没看到你。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哎?”勇利傻眼,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因为我是个魔术师,把勇利藏了起来。”维克托却闪闪发光,亮晶晶地笑着开玩笑。

“原来如此啊。”勇利的老爸笑了起来,似乎恍然大悟。

【这都能行啊?!】勇利在内心佩服一家人的天然呆。


两个人泡着温泉,却一直是维克托在说,勇利时不时附和。

在客厅坐下,放松下来勇利刷着社交软件,最近被狂刷那段视频,他已经心累了,很久没有打开这个社交软件,却没想到现在疯狂在首页刷新的是一大堆对他的,新的质问。

——你是如何说服天下第一的维克托去当你的教练?


“啊啊啊?”勇利定睛眼去看,然后翻到了维克托的动态。维克托在8小时前写到——到日本了,去找勇利吧。

维克托在4小时前写着——从现在开始,就是勇利的教练了。

维克托在20分钟前写着——勇利家的温泉不错,推荐哟。

天啊!!维克托你把你的行踪全暴露了!


勇利的额头上流下来汗。

不过他在觉得麻烦的同时,也觉得不可思议,维克托是如此高调地成为他的教练,甚至向全世界宣布,他成为了自己的教练。

这一切是真的吗,不是做梦吗?

维克托是为了什么而来呢?自己真的能付出等值的东西,作为代价吗?

自己其实是一个才能有限的人,期望过,努力过,期望着,努力着,但却还是一次一次被现实所重击。


下一秒携带电话开始震动,美奈子老师打来的,他一接起来,就是一声穿透耳膜的尖叫“维克托要做你的教练了!这是真的吗?!”

“这…我也不知道啊…维克托突然这么说。”勇利无奈地堵着耳朵。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你家里!”美奈子老师匆匆挂了电话。

下一秒,携带电话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是披集。“恭喜你啊!勇利!”对方元气满满地开口。

“我其实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

“别太激动晕过去哦。”

“哈哈哈…”只能干笑。


在勇利不知道的地方,还有为了维克托的决定而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的人们,维克托那已经变成前任的教练大声吼叫着——天下第一的男人怎么可能去当教练!!另外还有被气得七窍生烟的尤里。

——不当自己的教练,去当那肥猪的教练,维克托在想什么啊?!

尤里一边粗暴地把衣服鞋子塞进箱子里,一边生气地想着。

他绝对要去日本,把维克托带回来。


许多吃瓜群众都用好奇的目光去检索勇利的资料,这个平淡无奇的亚洲选手一瞬间上了热门搜索。

然而暴风雨的中心,看起来却还是风平浪静的。


美奈子老师冲进家里的时间,刚好是吃饭的时间。

摆了一桌质朴却不失丰盛的料理。

美奈子老师脸红了一下,一是因为自己到来的时机让自己像个突然出现得食客,二是因为只在电视上看过的维克托,此刻就在眼前,甚至比电视上还要漂亮。

“坐下吧,坐下吧!”勇利的母亲招呼着。美奈子老师鞠躬说打扰了,然后坐下。

一起合掌说开动了,各自拿起筷子。

此时一只贵宾犬蹭了过来,是维克托带来的,它向着勇利撒娇,在得到喂食之后就跑去一张相片前坐着,那张相片里也同样是贵宾犬,只是摆在那种地方,明显是已经不在了。

“你也养过啊,用日语怎么说来的?汪酱?”维克托笑着问勇利。

“嗯,是的。”勇利压下眼眸,他回忆起小维,自己很少在家里,小维一定很寂寞吧。

“你家的汪酱叫什么名字?”

勇利怔了一下,他脸红了起来,小维的名字是为了维克托而取的,要是让本人察觉了,对方会怎么看待自己呢?更何况自己滑他的节目,那个视频已经证明了一些事情了…最糟糕的情况就是被维克托当做STK吧。

勇利抿着嘴,半响,小声开口含含糊糊地说着,打算蒙混过关。

维克托把手放在耳朵后面,凑到他旁边。

“我们家的叫做小维啊。”就在此时,勇利的父亲笑呵呵地说着,一边倒着清酒。

勇利缩了缩脖子,他真想挖个洞钻进去。

“小维?”维克托愣了一下,然后打量着勇利红透了的脸,似乎看了很久,让勇利坐立不安。

“真是不错的名字。”维克托说着,勇利转过头,正对上他那灿烂的笑容。


——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此刻,竟然和维克托这么近。


(待续)

P.S

本来应该昨晚更新,但是昨晚就顾着聊天了,只写了500字。

这篇文的文风和偶平时的文风不太一样。

不过估计写着写着,就会暴露原型【喂】。

占tag抱歉。

再一次召唤薯酱。 @悠奕 


  14
评论
热度(14)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