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花嫁人形06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06 活下去


夕阳坠下地面已过了两个小时,朱雀听着携带电话中的忙音,却没有人接听,鲁鲁并不在家,是去了便利店吗?可是按照平时,已经是自己回家的时间了,鲁鲁总是在家里做好饭菜等着自己,为什么今天却不在家?

难道…被抢先一步?

朱雀翻着电话的通讯录,找到了罗伊德,然后拨通了他的号码。

“你是不是骗了我?”朱雀压低了声音问着。

“咦?我骗你什么了?”罗伊德装作不懂的语气。

“快说!利用GEASS的组织出现了!我担心他会遇到危险!”朱雀忍耐不住吼了出来,把下属吓了一跳。

“我知道,你怀疑人形AI是鲁路修陛下本人是吧?我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如果你把他当做陛下,那么他就是陛下…”


没等罗伊德说完,朱雀就气恼地挂了电话。

ZERO在车的后排交叠起双手,下属透过后视镜看着ZERO,她知道这是ZERO烦恼时的动作。刚才的电话是打给谁的呢?GEASS乐园究竟是什么?ZERO担心的人是谁?感觉有什么要接近的预感,兴奋难耐,如果遇到险境说不定还会产生吊桥效应,这么想着,下属猛踩了一脚油门,然后再猛地刹车。

“到了!到了!ZERO大人,就是这里。”下属打算解开安全带。

朱雀却阻止了她。“请开车回去吧。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

“哎?不会吧?”下属失落地大喊。

“我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朱雀冷淡地回答着,他还是和十年前一样,不想把无关的人卷进来。说完就下了车。

他提着包走到了废弃的校舍内,确认没有监控之后,迅速换掉了ZERO的服装,现在的他只是枢木朱雀,他不能把ZERO的身份暴露给那些拥有未知GEASS的人。


拿起枪,小心地踹开每一扇门,一路过来没有看到任何人,只有废弃的桌椅,斑驳的海报,这仿佛怪谈一般的校舍让朱雀感到不适。不断向上攀爬楼梯,然后朱雀看到了,在理科实验室门前掉落着一个包装可爱的零食包。

因为是便利店积点可以换的,所以鲁鲁换过一次。

——鲁鲁?

朱雀的大脑轰得一声,血涌了上来。

即使罗伊德含糊其辞,朱雀还是做了设想,鲁鲁就是鲁路修本人,只是失去了记忆,变得单纯而简单,尽管倔强和过往一样。

真可笑,鲁鲁刚到家里来的时候,他无论如何都不想接受,觉得鲁鲁一点也不像鲁路修。

却在这短短一个星期的相处中,看到了无数次鲁路修的影子。

可是如果鲁鲁就是鲁路修,他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把自己变成人形AI,以此留在自己身边?

握紧了拳头,朱雀咬住牙关,不想再失去一次了,不想让那身影从眼前消失了。


他猛地打开理科实验室的大门,却听到鲁鲁艰难地嘶喊着“别进来朱雀!”

定睛眼一看,鲁鲁抱着头坐在地上,浑身都在颤,全身都被汗水打得湿透,黑发也不断往下滴水,脸苍白得毫无血色。而一个孩子坐在桌子上,转头看着朱雀,笑着说道“骑士大人出现了啊。”

“你想对他做什么?”

“试试GEASS的效果啊,如果能对我使用GEASS,那么就是你们赢了。”那孩子说着。

“他已经没有GEASS了。”朱雀认真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那孩子玩弄着手中的遥控器。鲁鲁忍耐着痛苦,紧紧皱着眉头,锁着眼眸,仿佛下一秒就要崩溃了。

“你对他做了什么?”朱雀咬牙问道。

“控制电磁,这间屋子就是一个磁场空间。你自然感觉不到,不过像他这样使用义体的人,可是能领略人类一辈子也无法领略的痛苦。”

“义体…”果然是这样,身体的部件被替换了。

“絮乱的电磁让神经元器件不断重启,产生过热反应,再由传感器扩大500倍,这样的感受。你能想象吗?哈哈哈….他现在能保持理智真让我佩服,不愧是鲁路修陛下。不过更糟的是在人类的大脑内植入的那个芯片吧?现在是不是一直在瞬断?死去活来的感觉怎么样?曾经身为人类的鲁路修陛下过去一定不曾体会过吧。”

“住手!!”朱雀大声喊着,就要冲上去。

“你最好别过来。不然我玩遥控器的幅度可能会变大。自我介绍一下,骑士大人,我叫做亚瑟。”亚瑟的话令朱雀停了下来,他咬牙问道“你想怎么样?既然使用了义体,他根本无法使用GEASS。”

“该怎么样呢?”亚瑟想了一下。然后笑着说。“这样吧,骑士大人你就在这里自尽吧。我想为了他最忠诚的骑士大人,他一定会爆发出那力量的。”

“别开玩笑了!!”朱雀怒吼着。

“哦?”亚瑟猛地把遥控器的拉杆抬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瞬间涌入大脑的温度仿佛有上万摄氏,芯片被断开再强硬地接上,鲁鲁嘶喊了起来,片刻后身体才慢慢缓和下来,那具不断流汗的身体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起伏的胸口仿佛喘不上气。

“我没有开玩笑。”亚瑟依旧笑着。

“住手!”朱雀颤抖着。

“不行…朱雀…我…我的替代品…”鲁鲁舌头都快无法动了,只能模模糊糊地说着,汗水撒了一地。

——处于那样的地狱,你想着的却是我的事吗?当你知道自己并不是人形AI的时候,却还坚持自己是可以被替代的?

“我不会放弃你。”朱雀镇静下来,认真地对鲁鲁说道,缓缓地把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不!不行!”鲁鲁的眼眸睁大了,心脏剧痛着,那感觉甚至超过了电磁絮乱所给的痛苦。“你不能!不能!”

——为什么你要这样拼命?

眼泪涌了出来,在刚才苦痛的时刻,都不曾哭出来,现在却觉得心仿佛碎了一样。

【鲁路修,我真的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

“抱歉,让你难过了。”想要为鲁鲁擦去眼泪,却做不到,朱雀苦笑着说道,温柔地,哀伤地注视着鲁鲁流泪的模样,这或许会成为自己最后看到的情形,心痛却没有办法,手指轻轻扣动扳机。

猛地有什么冲破了桎梏,脑海内闪过一句话,在快要昏厥的疼痛之中咬牙保持清醒。

“朱雀!活下去!”鲁鲁终于想起了那句命令,用尽力气嘶喊出来。

朱雀的瞳孔被红色的圈所包围,只是一瞬,他就调转方向用枪击碎了亚瑟手中的遥控器。

亚瑟愣了一下,片刻后大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以前你对骑士大人下过这样的GEASS啊。”


(待续)

P.S

下一章是稍微缓和的章节,两人相认。然后稍微甜一下。


  56 27
评论(27)
热度(56)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