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花嫁人形16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16 对峙


世界的背面是什么样子?泥泞不堪的道路,没有光,只有无数发酵的黑暗沼泽,以及万劫不复的深渊。


“早就说过住在新宿不太安全,朱雀你却执意要住那里…”罗伊德在电话里碎碎念。“怎么?现在打算搬家了?因为惹火了附近的地痞?”

新宿,是和鲁路修重逢的地方,同时房租也便宜,不想给罗伊德造成过多的负担。身为ZERO的他早就对全世界说明,自己不需要工资,所有应得的报酬,全部捐献了出去。


“抱歉,是我下手不知轻重,又要麻烦您安排住所了。”就在朱雀这么说的时候,鲁路修把手轻轻放在了他的手背上,转过头,正对上那双担忧的眼眸。

“那么,麻烦您了。以后再联络。”挂断了电话,朱雀揉了揉鲁路修的头发。

“对不起,我不该走那条路。”鲁路修压低眼眸,道歉着。

“不是你的错。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朱雀轻轻把鲁路修拽进怀里,抱住他,承诺着“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的,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咳咳…”面对眼前不该知晓的情况,蕾拉咳嗽了两声,让鲁路修立刻惊醒一样推开了朱雀,端坐在沙发上,脸红得像被煮熟了一样。

蕾拉抱歉地说着“因为我们太过好奇了,跟踪了他,所以才会这样,真的很对不起。”

瑛斗则在一旁问着“你们和世人所熟知的那两个人太过相似了,应该不是巧合吧?”

“刺探我们的秘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吗?能改变E.U现在樱矿的分配占比吗?”朱雀一针见血地问道。

“如果我们把你们的事告诉ZERO的话,或许会不一样吧。”瑛斗回答。

“等等!你怎么会知道我们是E.U的军人?而不是普通的游客?”蕾拉更加敏锐。

“在十一年前的报道中见过。”朱雀淡淡地回答。

十一年前,他和化身朱利叶斯的鲁路修一起前去E.U,却被欧系布里塔尼亚——夏英格所囚禁,而那男人的弟弟,就是日向瑛斗。但是说见过日向瑛斗是不可能的,反而是蕾拉被誉为贞德,在全世界的电视上转播。

“原来如此。”瑛斗这么说的时候,蕾拉却站了起来。“怎么可能!记着一个不相关的人的脸,记了11年。”

空气寂静了一下,朱雀注视着蕾拉,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是坏人,就这么解释吧,我偶然地活了下来,因为思念君主,就定制了拥有他外表的人形AI。这样你满意了吗?请当做没有见过我们。”

“你真的一点也不担心,我们和ZERO会面的时候,把你还活着的事告诉他吗?”蕾拉追问着。

“ZERO应该也明白,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没有knightmare,什么也做不到。杀害手无寸铁的普通人,不是ZERO的做法,ZERO是正义的同伴。”朱雀冷静地回应道。或许这是他无数次在内心为自己被别人发现时,所准备的言论。

“普通人?你可以不经过接触,就置对方于死地。”瑛斗望向朱雀的单边眼罩,不甘心地问。“你的眼罩下恐怕有秘密吧?我所能够想到的,就是GEASS,超越自然人类所能拥有的力量。”

朱雀猛地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瑛斗竟然会提到GEASS,他们也知道GEASS?

“因为蕾拉也是GEASS的持有者,但是发动条件不明。”瑛斗解释道。

“我们已经摊牌了,那么现在能把实话告诉我们了吗?”蕾拉追击一般问着。

“对,我刚刚获得GEASS。”朱雀淡淡地开口。“能够让人内脏爆裂的GEASS。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动,似乎在我情绪愤怒的时候,所对视的人,就会遭到GEASS的攻击。”

“至今为止,你有用GEASS杀过人吗?”瑛斗淡淡地问。

“也许刚才那个人,会成为第一个。”那个男人是不可能被送去医院的,大概只能在地下接受治疗。

朱雀握紧拳头,鲁路修看着那只手,不由自主心酸地去抚摸上面的青筋。

【那不是你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回来你的身边,你或许会平静地,不被打扰地活下去吧。】

“你会对杀人这样的事感到痛苦吗?书上都说你是刽子手,你在第二次东京决战发射了爱之女神,造成重大伤亡。”蕾拉似乎想到了另一件事,眼前的枢木朱雀,和人们所描述的不一样,不像是为了名和利牺牲名节的人。

往事被提及,伤口被揭开,鲜血淋漓,然而朱雀却苦笑了起来。“对,我手上的人命不止一条。”

蕾拉和瑛斗愣了一下,是对方的演技吗?那过于真实的痛。


【爱之女神…】

鲁路修的资料里有对应的存在,是已经被销毁的战略武器。

可是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总有一种窒息感,那是把全世界架上处刑台的武器,把人们锁定在今天的武器。

人们所希望的,必然是明天。

——明天。

如果不放弃的话,一定会变得更好吧。


“现在我只想和鲁路修安安静静地生活,所以拜托你们了,请当做没有见到我们。当然,就算你们想利用,也没有利用的方法。没有人会在意我们,ZERO也不会。”朱雀苦笑着请求。

“真的吗?可是你刚才说你刚刚获得GEASS。是最近发生了什么吧?”瑛斗问着。

“和你们没有关系,可以离开了吗?我还有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朱雀下了逐客令。

“没办法,瑛斗,我们先走吧。”蕾拉站了起来,走向门口,然而她在门口停下转过身来,笑了起来。“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话,就来找我们吧。”

“这是我们的联系方式,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发邮件到这个邮箱。”瑛斗把一张名片放在了桌上,也跟着出去了。


【GEASS…曾经的圣女贞德蕾拉,也有GEASS,因此才创造了逆转的奇迹吗?她的能力也许能成为和亚瑟交易的条件。】

鲁路修扫了一眼名片,然后朱雀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鲁路修本想阻止,但什么也没说,的确没有必要留着,因为只是一眼,就完全录入了资料库。

【可是自己有了这种想法,一定会被朱雀唾弃吧,自己竟然想要利用无辜的,对自己抱有一定善意的人。】

鲁路修在内心挣扎着,朱雀的GEASS必须想办法解决,如果严重起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待续)


P.S

下一章,是鲁路修拿回部分记忆。

话说大家都觉得亚瑟这名字很可笑,嗯,我是因为玫瑰的那个达拉崩吧里,说他们的孩子叫王亚瑟,才取了这个名字。


  37 12
评论(12)
热度(37)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