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花嫁人形17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17 承载记忆的相册


两个人一起整理着家中的东西,直到深夜。

分类好要搬去新家的东西,全部打包到箱子里。最后的时刻,朱雀从床的下方拖出一个纸箱,轻轻合上了盖子。

——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鲁路修突然这么想。


罗伊德和塞西尔来接他们,一起把行礼都搬上车。


“鲁路修陛下…你还没问朱雀吗?那个密码。”罗伊德趁着朱雀不注意,悄悄问鲁路修。

“贸然去问的话,他是不会回答的吧?”鲁路修看向正在搬箱子的朱雀,低声回答着。

那个纸箱,朱雀没有放在后面的车厢,而是抱在怀中,坐在开车的塞西尔旁边。


【果然是重要的东西吧。】


鲁路修看向窗外倒退的风景,这个世界光鲜的一面美丽得耀眼,然而他知道有世界的背面,不为人知的背面,被埋葬在尘埃中的背面。

自己是企图夺取世界的恶逆皇帝,真的吗?为什么一点实感也没有。现在他所想的,仅仅是平淡地活着,找回记忆,让朱雀获得幸福。

那个时候,在他以为再也见不到朱雀的时候,他想到了自己的感情,没有记忆的,自己的感情,自己对朱雀,是喜欢的,非常非常在乎,在乎得不得了,即使跨越永恒的时间,也想要再度见到的人。

——我会一直保护你。

朱雀对自己,也是同样吗?同样喜欢着吗?喜欢和需要是有区别的吧。这个世界上,有人愿意杀死自己喜欢的人吗?

摩天轮上的告白,是真实的吗?


而与此同时,朱雀也透过后视镜看着鲁路修。

他的手中抱着充满回忆的箱子,他心里的鲁路修,和现在没有记忆的鲁路修的确有着非常大的差距,现在的他,单纯而天真,没有对布里塔尼亚皇室的恨意,也没有对娜娜莉的执着,他的全部心思都在自己身上,甚至把自己排在了第一位,为什么当初鲁路修所想的,不是回到娜娜莉的身边,而是自己身边呢?是因为怜悯吗?因为自己成了这世界上最孤独的人。这样的鲁路修的确和过去不一样,温柔与谦和都不是装出来的,又软弱又坚强,没有坚硬的壳包裹着内心,只有那份倔强和过去一样。

以前的鲁路修,是什么样子?

心中的憎恨仿佛锐利的刺,刺伤自己,刺伤别人,卸下伪装之后,完全不会为自己说话,总是轻易触怒他,但是那种沉入深海的温柔,现在想来,总觉得刻骨地痛。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错误。

直到最后,也没能有道歉的机会。每一次开口,都被看透了。因为觉得被看透了,就无法说下去,或许一切都没有意义了,纠葛地越深,只会在分离之后越痛苦。

不想去爱,不愿意去爱。

装作不明白,是因为不愿明白。

因为在知晓的情感的同时,也会深刻意识到。

【是我伤了他,在这个世界上伤害他最深的人就是我,承诺过会保护他和他所爱的人的我。】


在鲁路修离开之后,他全心全意扮演着ZERO,鲁路修最后给他的GEASS他收下了。

然而在梦里,他一次一次问着那个人——如果我说爱你的话,你还会选择那条路吗?

没有答案,过去的选择不可修改。

苛责自己,也没有用。

惩罚,就是无尽的孤独与思念。


【对不起,我真的不希望你想起来,想起过去那些苦痛的经历,想起我曾伤害过你。】


安顿好新家,朱雀一如既往地去上班了。今天依然有记者在徘徊,对于他的恋人,他之前的消失,整个世界都在等待爆料。

然而他本人,处于暴风的中心,非常平静。

“我听说东京的电子地图上没有暗巷?”ZERO这么问着下属的时候,下属僵直了一下,思考着ZERO是什么意思。

虽然ZERO在东京工作,很多人猜测ZERO可能是日本人。

但是ZERO完全不能干预扇的决定。

ZERO属于整个世界,但同时,他也不被任何一个地区庇护。

“是扇指示的吗?”ZERO单刀直入的问。

下属脸色变了,在GEASS乐园的事上,ZERO就在和扇竞争,她斗胆问着“ZERO大人,难道您对扇首相有什么不满吗?”

“……”ZERO沉默了,他也是之后才发现,地图上并未标注暗巷的存在。以前觉得只要不进去,就没有关系,一般人也不会进去。

但是一想到鲁路修所遭遇的危险,他此刻觉得暗巷是不应被隐藏和放任的,必须直面,而应该面对这个问题的男人,却逃避了十年。扇以前是黑色骑士团的干部,鲁路修应该对那个男人很熟悉,但是现在的鲁路修已经不记得了。

自己通过十年的接触,也发现了,虽然很多人的本质都是守护,有想要守护的事物,人类才会保持善良,才会对别人温柔,但是扇却是一个鸵鸟,总是一头扎进温柔的砂子里,看不见外界。

“ZERO大人?”下属面对ZERO的沉默更加不安。

“我没权利对他表示不满。我只是有些个人的看法罢了。”ZERO淡淡地说着。“我想你帮我安排一下和他的会面。”

“是…”下属担忧着会不会发生什么,回答很犹豫。


鲁路修把纸箱从床下拖了出来,开口已经被打开了,鲁路修愣了一下,难道朱雀预料到自己会看这个箱子吗?他给了自己机会。

里面是几本相册和一支羽毛笔。

鲁路修沉住气,打开了相册,一页一页翻着。

有资料里有的,也有不存在的。

有别人拍摄的,也有朱雀自己拍摄的。

他仿佛看到了朱雀至今为止的人生道路,都是值得纪念的照片,第一张是一个女性怀抱着婴儿的照片,恐怕是朱雀出生不久之后拍摄的。

继续往后翻,枢木玄武和小时候的朱雀一起站在小学校门前。

继续往后翻,十八年前,娜娜莉,自己和朱雀三个人的大头贴,

继续往后翻,初入军队和年长的女性一同约会的照片。

继续往后翻,然后是在阿什福德学园参加活动的照片。

继续往后翻,成为尤菲骑士的时刻,他站在尤菲身边露出严肃却也不失温柔的神情。

继续往后翻,成为第七骑士,却面若寒霜,

鲁路修在其中也看到了很多自己的照片,有自己睡着时朱雀偷拍的,而最后一张是穿着皇帝服的自己的侧面。

再往后就没有了。仿佛枢木朱雀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他的人生就如同那空着的墓碑上所镌刻的时间,这十年都是空白,都是幽魂。


(待续)

P.S

鲁鲁拿回记忆的情节被往后推了。


  42 13
评论(13)
热度(42)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