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纸签上的心愿(七夕快乐)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别在走廊上跑…”鲁路修有些凶地对福利社的孩子喊道,锐利的眉眼锁紧了,然而那双紫色的瞳眸却十分清澈,漂亮得仿佛水晶。

那些小孩看傻了眼地停下来,如此好看的人,他们真的从未见到过。

“撞到的话很危险…”朱雀在一旁补充了鲁路修没有说完的话,但同时也带着黑化的笑容让那些小孩觉得惊悚。

“真是的,麻烦的事情尽推给我。”鲁路修在楼梯上坐了下来,把额头抵在双手上,脸埋了下去,发丝遮住了他的神情。米蕾把自己的事情交代给了鲁路修,然后就去约会了。

“但是鲁路修你好像并不是不开心。”朱雀一语道破。

“怎么可能,这么多吵闹的孩子…”鲁路修烦闷地回答。不是不开心,而是一种微妙的,想要逃避的感觉。

“哥哥,给你吃糖。”一个小女孩却伸出手,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鲁路修,而后者却一动不动。

“不要死…”女孩的年龄太小,以为不动的生物,就是死了,她带着哭腔摇晃着鲁路修。

“!!”鲁路修抬起头,然后看着眼前的女孩破涕而笑,他不由自主愣了。那女孩是在成田一战之后成为孤儿的。他很清楚很明白,是谁的过错。

“七夕有什么愿望吗?”朱雀上前抱起笑起来的女孩,举得高高。

“新的爸爸和妈妈!”女孩天真地说着,指着远处的竹子,然后说道“我已经把愿望挂上去了。”

“你会写字吗?”

“不会。不过我会画画。”

这平静的对话仿佛一种折磨,心脏鼓噪着,谁也没发现,在这里的孩子都没发现,自己这个罪人就在这里,谁也没有谴责他。然而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温柔的世界带给他们。

一个弱者也能生存下去的世界。

鲁路修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


“鲁路修?”朱雀惊讶地看着起身的鲁路修。

“抱歉,我想起有事要做,先回去了。”少年抬眼看着朱雀那双森绿的眼眸,不由自主觉得有些愧疚,朱雀也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的双手已经染满了无辜牺牲者的鲜血。他以为他在保护着他们,保护着包括朱雀在内的所有人,但或许其实是伤害也说不定。

“鲁路修!”朱雀却拉住了他。“之前那件事你考虑过了吗?”

“哪件事?”鲁路修装作不了解状况的模样,却只看到朱雀森绿的眼眸深了一层,仿佛要看穿他谎言一样紧紧凝视着他的眼眸,不由自主想要挣脱,现在的自己已经…

“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答复的。”似乎知道鲁路修在装傻,朱雀终于笑了,然后轻轻松开了鲁路修的手腕。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接受那句话的资格了。

“明天见。”朱雀轻声说着。

“明天见。”鲁路修逃一样离开了。


“哥哥,你有愿望吗?挂在竹子上也许会实现哦。”

“我想想。”朱雀压低眼眸。

“我知道,想和刚才那位哥哥亲亲。”

“才不是!….”朱雀怔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他把女孩放在地上,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去玩吧。”

直到晚上,都没有把纸签挂在竹子上。

能够实现愿望的只有自己,他很清楚。


又是一年七夕,朱雀提着超市里买的啤酒爬上楼。

——楼顶人家竹子上的彩色纸签飘落下来,落在他头上。

上面写着一句话。“希望五十年后的你,还喜欢着我。”


五十年后吗?

朱雀苦涩地笑了一下。

自己曾经也暗下定决心,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永远保护他,不让他受伤。

他回到家里,拉开抽屉,夹在相册里的纸签已经褪色,上面的字迹勉强能看出来,当初写的非常认真。

“和鲁路修在一起,直到最后的那一刻。”


拉开啤酒,猛地灌了几口。

脑海内却自动回放着那时的情形。


“我曾经喜欢过你。” 刻意把曾经说得很重,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由自主颤动着的眼眸,咬牙报复着对方。“可是你一直在利用我的这份心情吧?”

希冀着他会否认,他会解释,然而对方却似乎醒悟了什么一样,冷笑了起来,那恶魔的美丽容颜,令他噬心刻骨的痛,痛得快要失去理智。

“你才发觉吗?”对方轻轻地说,平静而又冷酷地说着。

“混蛋!”拽起鲁路修的领子,可是少年却依然平静地望着他,他揍了下去,一拳不够,打得骨头咯咯作响也不够,自己最想保护的人,说了喜欢的人,却一直仿佛看傻瓜一样看着他。

鲁路修始终没有抵抗,任凭他一拳一拳打下来。

血从嘴角流了下来,似乎是咬破的,受了蛊惑一般,轻轻地去舔的时刻,鲁路修却像是触电一样想要推开他。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朱雀苦笑着,他觉得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是狰狞的吧,心脏被挤压,疼痛让神情扭曲。

“.…”鲁路修的眼眸闪过一丝慌乱,朱雀没懂那是什么。

他只是找到了惩罚对方的方式,拽紧已经破烂不堪的领口,不顾少年的拒绝和挣扎,吻了上去,啃咬着那双唇片。

咸涩的,是血吗?

——你是不可能流泪的吧。

——你是不会流泪的恶魔,夺走了我的一切的恶魔。


朱雀放开鲁路修,看着对方眼中的雾气,总觉得还缺失了什么。

对了,是嘲讽。嘲讽对方,嘲讽自己。

“该不会是初吻吧?这幅神情真是…被你当做傻瓜的人碰触,很恶心吗?”

鲁路修抬起手,朱雀静静等待着对方反击,等着对方给自己一巴掌。

然而鲁路修最终还是把手放了下去,再次举起来的时候,手上拿着的是枪。


如果那个时候被他击中,或许结局会不一样吧。


——“我喜欢你…”在转身的时刻,他听见年轻的皇帝这么说着。

——“!!!”来不及反应自己该说什么,已经追上去,像那年七夕时拽住了对方的手腕。

却后悔了,因为看到了,鲁路修转过脸的时刻,那溢着泪水的紫水晶一般的眼眸,深深撞入眼帘,触动着他的心脏。


“笨蛋,你竟然还相信我。”鲁路修在瞬间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朱雀却沉默地拽过他,然后用另一只手,擦拭对方的泪水。


来不及做的事太多太多。

道歉的话语,解释的话语,告白的话语,誓言的话语。

统统变得苍白无力。


可是我有一个心愿,一个已经写下的心愿。

——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啊!


闭上眼,过去已然过去,逝去的青春也罢,错过的人也罢。

我只想好好珍藏那时的心情。

我喜欢你,鲁路修,想和你在一起。

若是这个心愿能够实现就好了。


风吹走了桌上的纸签,这时朱雀的电话响了。

“喂,朱雀吗?你现在有空来医院吗?鲁路修陛下刚才好像有了意识。”塞西尔在电话里说着。

“嗯,我马上过去。”朱雀放下啤酒,抓起外套。


鲁路修,你还要我等多久呢?

拜托了,醒过来吧。

拜托了,无论多久多久,我都会等着你。

所以….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


纸签上的心愿 END.


P.S

我感觉自己神隐了一个星期。

Fgo(BGO?)其实没怎么肝。主要是做游戏,烦恼做游戏。

大概就是以上。


  59 9
评论(9)
热度(59)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