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花嫁人形23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23 不变的事物


不曾后悔,事实上,鲁路修不曾为任何事后悔,他是聪明且现实的人,却拥有强烈的情感和自我牺牲的觉悟。

即使是生不如死地度过十年漫长的光阴,不能动,不能说话,即使是身体腐朽,即使是什么也无法去做,却还有着希望,不确定的,黑暗之中渺茫的光芒。


“哈哈哈哈,GEASS!!你的能力又回来了!”亚瑟突然狂笑起来。

“你输了,把那台knightmare交给我们。”鲁路修沉静稳重地说着。

“哼。是吗?那么我呢?你们会把我怎么样?”亚瑟笑着。

鲁路修沉默地向前迈步,朱雀绷紧了神经,他望着鲁路修的眼眸,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重逢,和自己灵魂所向的那个人的重逢,有千万言语被凝结,他几乎哽咽。鲁路修也匆忙看了朱雀一眼,一刹那的光刺入了心间。

只是一眼,就恍然回想起,最初的自己所追求的,是坚强,是保护所喜欢的人的坚强。


——!!!

在鲁路修擦过朱雀的那一刻,朱雀几乎要冲动地抓住对方的手腕,但还是克制住了。


鲁路修捡起了手枪,亚瑟依然在笑,似乎对自己的结局没有意外,也毫不在意。

“鲁路修!”朱雀开口,想要阻止,这种事,是应该自己来的。

“我有个问题,为什么朱雀的GEASS对你无效。”鲁路修问着。


“因为我算是你的「哥哥」吧。”

“哥哥?”鲁路修颦眉。

“也就是为了你的新生,而做的实验体。我并不是偶然得知罗伊德的花嫁计划,而是出于对你们两人的执着,才成为必然。”

“你…是和我类似的人形AI?”亦或者人类?鲁路修顿时愣住了,受到了冲击。

“罗伊德称作四叶草系列。”亚瑟笑着,仿佛夸耀。

“四叶草…真讽刺啊…复仇…的意思吗?”鲁路修手握着枪,却无法扣下扳机。

眼前的人恐怕并不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而是一个成人,有着憎恨自己的理由。

“别误会,我可是出于自愿。不如说,我非常感谢你们,你们让我有了生存的动力。”亚瑟看出了鲁路修的犹豫,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鲁路修的手腕,另一手抓住了朱雀。

GEASS启动,记忆共享,只是一刹那,他们两个人陷入了意识的深渊,眼眸深处的门被打开。


门的另一侧,是对方心灵的最深处。


朱雀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黑暗如同永夜的地方。

什么也看不到,除却面前的,十年前还是高中生的鲁路修。

“你…是谁?”鲁路修抬眼看着他,认真地问。

“你不认识我了?”朱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变了,仿佛自己的灵魂处于一个媒介中,是亚瑟吗?

“哦,想起来了,是同班。”鲁路修淡漠地转过脸去。

“如何离开这里,有人在等我。他很重要。”朱雀问道。

“我带你走出去,但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你所看到的一切,全部都不能。”鲁路修转过身,平静地开口。

“为什么?”

“因为每个人都有背负秘密的必要。是一种责任,而不是需求。”

“又在说我听不懂的话了。”朱雀感叹,却觉得十分怀念。

“走吧。”鲁路修催促着。

朱雀跟在鲁路修的后面,在黑暗之中前进着,而鲁路修的背影,仿佛黑暗之中的光。


——这里是哪里?

鲁路修冷静地分析了很多,自己应该是处于意识的空间内,也许亚瑟的能力不仅仅是窥探和再现别人的记忆,还能够让人完全置身其中。

是自己动摇给了亚瑟机会,不管怎样,要先找到出口。

在一片黑暗之中,他摸索着前行,却撞到了什么。

“对不起。”并不是自己的声音,把鲁路修吓了一跳,然而他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声音。

“没有关系。你是新来的吗?”对方却用鲁路修熟悉的,怀念的,温和的语气说着。

“朱雀!”鲁路修不禁有些动摇。这里是谁的意识空间,谁的记忆,已经不言而喻了。


一幕一幕的,知道的,不知道的,支离破碎的片段,如同舞台剧,在他们周围上演着,而鲁路修本人,仿佛已经麻木的样子,从舞台上穿过,朱雀不断停下脚步,他的手在抖,他知道是过去的影像,知道什么都改变不了。

可是他还是那样,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

——你所经历的痛苦,我即使想象,也觉得难以承受。可是你还是一直在往自己身上背负,甚至此刻,你也仿佛不在意的样子。


“是你的胜利,尤菲。”又一个破碎的片段,鲁路修摘下面具,对着心地善良却任性坚强地公主说道。

朱雀停下了,他的心脏快停止了。

无数次问为什么,都得不到回答,如今自己就站在真相的面前。

伸出的手就要握在一起了。可是鲁路修在开玩笑的时候,GEASS悄无声息地启动了。

朱雀如同被雷击中,忘记了自己此刻蚀处于回忆中。

“尤菲!忘记刚才的命令!”鲁路修向前奔跑着,撕心裂肺一般喊着,用尽全力去追尤菲的身影,穿过了朱雀,朱雀也迅速跟了上去,他必须阻止,阻止之后的惨剧。

“尤菲!放下枪!”朱雀也喊着,可是他的声音无法干涉过去。

尤菲还是说出了那句话,并且踏过了那条线。

无法挽回了。

朱雀仿佛听到了鲁路修内心哽咽的声音。


踉踉跄跄地向前一步,影像却消失了。

“你怎么了?”穿着学生制服的鲁路修站在朱雀的面前。

“刚才的影像是什么?”朱雀质问道,大声质问道。

——为什么你从不说实话!从来不告诉我真相,你宁可被误解,被憎恨,也不愿流露出软弱…自我惩罚着…可是…

鲁路修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微微颤动着,片刻后垂下了发梢,遮掩自己的神情。

“我说过,你不能告诉别人,也没有过问的资格。”

“我有!”朱雀大声喊道。

“…”鲁路修吃惊地抬起头,看着朱雀,然后他再次问了那句话“你是谁?”


(待续)

P.S

下章继续。

为什么又周一了。

玩的游戏又重新开始了,好伤心,重来三遍了,有点强迫症。


  34 7
评论(7)
热度(34)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