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 黑噬之馆01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楔子


2010年8月1日

被带到这座馆中,馆主人的儿子和我差不多大。

虽然仆人们都很有礼貌,但总觉得冷冰冰的。

不能打开的门,好想进去看看。

而此刻,更想的,是回家,回去看娜娜莉。


2010年9月12日

和SUZAKU一起冒险,可是却连累他受伤了。

但是他说,没关系,并不是我的错。

我想和他成为朋友。


2011年10月31日

逃出去!不逃出去的话,就无法见到娜娜莉了。


2011年11月1日

和SUZAKU一起逃离了,我们到了外面的世界。

我把他介绍给娜娜莉。


2011年12月5日

——生日是喜欢你的人们为了你的降生而庆贺的日子。

SUZAKU这么对我说,送给我的礼物是卡比游乐园的门票。


2011年12月6日

仿佛做梦一般,在卡比游乐园里玩了一整天。

想和SUZAKU一起拍照,却被拒绝了。


2011年12月7日

偷偷用手机拍了SUZAKU。

然后,把手机摔坏了。


2012年1月15日

重新开始上学,和SUZAKU同班,班上同学都以为我们是兄弟。


2017年5月5日

做了决定。


2017年6月12日

离别的日子近了。


2017年7月8日

在我的梦里,SUZAKU向我走来,像小时候那样握住我的手。

果然,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01 邀请函


2017年7月8日


“朱雀!朱雀!在这边!”扎眼的金发帅哥站在一脸不爽神情的红发女孩身边,向他挥着手。

名叫朱雀的少年走了过去,挖苦地说道“基诺,你叫我出来做你的电灯泡吗?”

“如果不叫你出来,她就不肯和我一起走。”基诺无奈地摊手。

“那是因为你太心急了。”朱雀笑了,基诺还真是浅显好懂,明明是很多女孩心中的阳光王子,却偏偏看上了对他冷若冰霜的卡莲。

“我能不心急吗?晚出手的话就会被抢走啊。”

“哼,我说过了,我没有兴趣。”卡莲插话,眼神如同刀子一样直直割向基诺。

“哇!她好可爱。”基诺在朱雀耳边大呼小叫。

“你还是好好读书,等着你尊贵的父母为你安排相亲对象吧。”朱雀吐槽。

“那么朱雀你呢?为什么不专注找一个人交往呢?”基诺不甘愿只有自己一个人被挖苦。

“因为没有真爱。”朱雀不假思索地回答。

“哇!好假!”基诺大喊着,引来路上人们的围观,被朱雀狠狠用手肘打了一下。



——专注找一个人交往,自己也想。

然而自己似乎一直在等待什么人,或许是自己的幻想。然而那种感觉很强烈,更何况有那本手账在自己身边。



三个人一起走在街上,虽然他们还在读书,但已经是被签约的年轻演员了,外表都很出众,因此路人都把视线投向他们。

“对了,朱雀。你父母从布里塔尼亚回来了吗?”基诺问着。

“没,我已经不记得他们的长相了。”朱雀的语气有些低沉,其实他已经习惯了,签约的事,也是他自己一个人定下的,如果有更多的钱,或许能治好娜娜莉的眼疾,就算腿脚不能走路,如果眼睛能看见的话…

“真辛苦,一个人照顾失明的妹妹这么多年。”基诺不由自主感叹。

“你这么说对娜娜莉很失礼。”卡莲再度插话。


走到街的拐角,是一家咖啡店,三个人相约在这里和经纪人见面。

而经纪人早就等在里面了,经纪人名叫迪特哈鲁特,原本是记者出身,因为取材不当得罪了人,所以只能转行。

但他还是野心勃勃,想要闯出一番事业。

这一次的企划,是他一手推动的,据说遇到不少阻力,直到现在都没有谈妥。


“都来齐了,那么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迪特哈鲁特看着三人坐下,立刻打卡话匣子。“剧本方面毫无问题,而我之前一直无法攻克的拍摄地点的租借对象,也终于松口了。”

“那还真是好消息啊。”基诺说着。

“但是他们有个奇怪的条件。”迪特哈鲁特有些困扰地说。“他们说希望新人演员们,能去参加那家少爷的生日宴会。”

“生日宴会?”朱雀抬起头。

“嗯,7月10日,明晚就动身过去。我觉得体验一下那里的生活,也是修改剧本的好机会。”迪特哈鲁特回答。

“奇怪,7月10日,怎么和朱雀的生日一样。他应该要陪着娜娜莉吧?”基诺开口,看向朱雀。

迪特哈鲁特急忙开口“这一次的剧本,酬劳非常高,可不要错过这次机会。你也需要钱吧?”

虽然自尊心被刺痛,但朱雀还是点了点头。


“这是3位的邀请函。明天我会来接你们。”迪特哈鲁特掏出三张白色的信封,分别交给他们。


躺在床上,朱雀打开信封,取出邀请函,上面写着十分好看的字,话语也很简洁。


——兰斯洛特先生亲启。

        家父任性请谅解,万分期待您的光临。若有其他安排,也可不必勉强。


用艺名称呼朱雀,是因为迪特哈鲁特没有告诉对方朱雀的真名吧。

但是一刹那,仿佛电光穿过脑海,朱雀怔住了,他从床上翻身起来,拉开床头柜,取出那本陈旧的,古怪的手账,匆匆翻看着。

果然,有些相似,越到后面,就越相似。


是巧合吗?

朱雀立刻打电话给基诺。

“把你的邀请函拍照给我看看。”一开口就是命令句式,让基诺很莫名其妙,但基诺还是照办了。

朱雀立刻对比起来,是同一个人写的,和手账上的字体非常像。


“麻烦你,把卡莲的也传给我。”

“你让我半夜三更打电话给卡莲?你白天才说过我太心急。”基诺很纳闷。


“拜托你了。真的,拜托,看在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的份上。”朱雀认真请求着,基诺果然吃这一套,立刻挂了电话,去找卡莲。


卡莲的邀请函也传到了朱雀手机里。

因为卡莲的艺名叫做卡比,和卡比乐园的卡比同样写法。

朱雀对比了一下,心脏鼓噪了起来。


他半夜用邮件答谢基诺,同时写到“我找到那本手账的主人了。”

“真的吗?太好了!:-D”基诺回复的同时,带了一个笑脸。

朱雀以为他是祝福自己,没想到基诺接下来发来的却是嘲笑。“你终于彻底疯掉了,哈哈哈哈。”

朱雀想起,从小和基诺同班,对基诺说过手账的事。

基诺想出了一个解释,那是朱雀自己写的,而且还没到2017年,就写了2017年的日记,大概全部都是中二的幻想。

中二的幻想吗?

不可能吧,因为这本手账的语气越来越成熟,仿佛真的是用七年时间写的。

也许见面之后,就能明白了吧。

朱雀把手账放在随身的包里,阖上眼。



(待续)


P.S

《花嫁人形》还有一半。我先开了这篇的坑。


  41 16
评论(16)
热度(41)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