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花嫁人形25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25 喜欢与谅解


跟在第七骑士的身后,包围他们的回忆,换了气氛,压抑着,苦痛着,仿佛在最深的黑暗中挣扎。

朱雀被夏莉拉走,夏莉转过身问他“你喜欢鲁鲁吗?”

“曾经喜欢过。”咬牙回答着,被撕裂的内心就仿佛要溢出鲜血。

“那么现在呢?”夏莉目光盈盈,温柔而又哀伤。

“我不能原谅他。”朱雀没有否定,即使一次一次对内心说谎,他却依然觉得,自己是喜欢那个人的,因为喜欢,才会觉得苦痛。


——……

过去的朱雀,在自己索要告白时,搪塞了过去。

然而在别人面前,他是…

是这样想的吗?


鲁路修垂下了眼眸,跟上朱雀的脚步,其实他完全可以,可以试探此刻朱雀内心真正的想法,然而他却不愿这么做。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隐藏的秘密,尽管两个人之间牵绊太多,又一起经历生生死死,却不意味着,他能够窥探朱雀内心深处不想被任何人知晓的部分,他没有这样的资格。

第七骑士沉默地和零之骑士擦身而过,一言不发地离开,消失在意识的深层。


“跟着我出去吧。”零之骑士没有过多的言语,和第七骑士一样有些冷漠,但是眼眸里凝聚的不是寒冰,而是刻骨的悲伤。

他们继续向前走。

零之骑士的记忆,大部分是和鲁路修共有的。

当自己在湖边看着湖心游鱼的时刻,朱雀正望着他的脸,视野一直停驻,就仿佛要看穿他。

人的脑海是奇怪的东西,总是无意识地对所见所听进行加工。同一个苹果,在不同人眼中是不一样的。

在零之骑士的眼眸里,鲁路修太过漂亮,却也太过脆弱和倔强,就仿佛不断旋转的万花筒,无论如何都看不腻,每个角度都如同被上天眷顾,美丽超凡。

——这是朱雀眼中的…我…吗?

鲁路修害羞了起来,傻瓜都知道这层滤镜暗示着什么。

或许朱雀是深爱他的,即使不善言辞,即使总是避而不谈,总是压抑着情感,但是朱雀却视他为宝石,无时不刻凝视着。


零之镇魂曲的前夜,朱雀对鲁路修说了晚安。

然后被钉在关闭的门前,没有离去,他的头抵着门,咬住牙,眼泪断了线。

可是那扇门却毫无征兆地被打开了,他慌乱地转身,想要隐藏住眼泪。

那时的自己,并没有拆穿他,只是从背后拥住朱雀,头抵在他的背上,轻轻说道“对不起,让你承受这些。”

要多大的耐力,才能忍住颤抖,忍住哽咽,眼泪不断往下落。

朱雀的确背负了很多,为了和自己的约定,背负了活下去的希望和诅咒。


终于走到了尽头。

零之骑士看着他,然后轻声说道“回去吧。”

“谢谢。”鲁路修在零之骑士向前迈步的时候,低声说着。


视野光亮了起来,鲁路修在反应过来的刹那,甩开了亚瑟的手,同时冷冷地说“你已经输了,还有什么花招吗?”

“花招?我可不那么想,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两个人,我早就放弃了挣扎。刚才的是一份礼物,临别的礼物。因为你们不得不经历最后的考验。”亚瑟的语气突然变化,不像一个孩子,而像是时光被囚禁在十年前的高中生。

“考验?”朱雀皱眉,直觉让他立刻拉过鲁路修,飞奔向那架lancelot的再造体。

整个房间都在快速坍塌,地板的裂纹如同猛兽一般追赶着他们。

实在来不及,朱雀干脆抱起鲁路修,用最高速冲向那架金白相间的机体。


可是却启动不了。

坐上驾驶舱之后,操作系统的界面亮了起来。

亚瑟的声音在驾驶舱内响起。

“这是我给你们最后的东西,希望你们能够喜欢。这架lancelot的再造,和原本的lancelot的动力源一样。启动它的方法,你们一定已经明白了吧?哈哈哈哈。”

崩坏一般的笑声响起,鲁路修望向外面滚滚的尘埃。

亚瑟他…是自己的试做型,是牺牲品。成为自己的敌人,是理所当然,然而现在即使想要去救,也来不及了。

他最后的恶意,自己也领会到了。

这份礼物,就收下吧。


“启动的方法?”朱雀看着操作面板,钥匙确实是好好地插在那里。

可是为什么会动不了…

就在朱雀思考的时候,鲁路修拉过朱雀,在他侧面的脸颊上轻轻地刻下一吻。

“鲁路修?”朱雀转头看着他,他却认真说道“我们,要一起回去。”

“当然。”朱雀坚定地肯定鲁路修的话语。

“那么相信我。”鲁路修更加认真地说,凝视着朱雀的眼眸,这个眼神,朱雀是见过的,从C的世界出来,朱雀对鲁路修摊牌,鲁路修是尤菲的敌人,因此自己无法原谅,在足以击毁朱雀的悲伤视线之后,鲁路修露出了仿佛看开一切的眼神,有着希望,也有着绝望,然而更多。

“我无法相信。”朱雀斩钉截铁地回答,面对鲁路修的诧异,他才继续说下去“你总是牺牲自己。”

鲁路修沉默了,他看着面前的男人,经历了十年,朱雀都考虑了什么,思考过什么,这些都是他曾经设想,却无法把握的,朱雀变得和过去稍微有些不同了。

“可是,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你了。”朱雀紧紧盯着鲁路修的眼眸,就仿佛要看穿他。

“没时间了,朱雀。”鲁路修焦急地说着。

整个地底建筑都开始崩塌,如果不立刻启动lancelot,朱雀也会被埋在这里。

“我想不到别的方法,但是,朱雀,相信我一次,我会活下来。”lancelot之外的声音震耳欲聋,鲁路修大喊着。

“你要怎么做?”朱雀问道。

“我估计这架lancelot没有搭载樱矿。”

“…”

“我的动力源也是樱矿,估计亚瑟最后是希望我能够用自己的动力源启动这架knightmare吧。”

“如果启动,你的动力还剩下多少。”

——会超过负荷。

鲁路修却无法说实话,他必须让朱雀活下去。

“90%”他试探地说出一个数字。“立刻回到罗伊德身边的话,我就能得到补充的动力源。”

“太危险了。”朱雀知道鲁路修在说谎。

“没其他办法了!”鲁路修按下了自动导航,然后打开面板,里面果然有连接的线。

只要一瞬间就足够了,让樱矿运转起来。

“鲁路修!!”他听见了朱雀在喊自己名字,然而过量的输出让他几乎无法思考。


(待续)

P.S

第一个BOSS还有一点收尾。之后就是挑战第二个BOSS了。话说还有人留下来看文吗?


  33 15
评论(15)
热度(33)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