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花嫁人形26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26 明日的光芒

 

明天意味着希望,也意味着终结,别离是苦痛的。然而一想到在暗夜里挣扎的人们,他还是期望着明日的光芒。

在那灿烂的阳光之下,他的死将会迎来一条人们追求幸福的道路。

然而还是有人会为此背负起名为责罚的痛苦。

那个人就是自己所喜欢的,放不下的人。

 

忘记一切,回到他身边。

为了弥补那残酷的惩罚,让他不再孤独。

然而…

——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自己。

 

这个命令,或者约定,却无法遵守。

 

不愿忘记你,然而情深缘薄,伸出手,也无法抓住,我们从命运的两端走来,走到距离最近的时刻,感觉到一丝欣慰,却也明白,这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告别。

可是,我不愿离开你,即使失去记忆,不再是过去的我。

 

“对不起。”鲁路修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呢喃着。

但是朱雀还是听到了,他握紧了鲁路修的手。

 

“奇迹!是奇迹!”罗伊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奔到门外去找塞西尔。

鲁路修作为人形AI的所有机能都停止了,动力源支撑了30秒,那架lancelot在被掩埋之前,冲了出来,又上了头条。现在整个世界都在沸腾,暴风雨的中心反而十分宁静。

因为朱雀只想着一件事,就是等待,等待鲁路修醒过来,现在的鲁路修虽然更换了动力源,但是大脑遭受损伤,和HIMAWARI程序一起陷入沉睡。罗伊德甚至判断,鲁路修不会再醒来了。

可是朱雀不相信,他们约定了一起回来。

鲁路修总是撒谎骗人,却很注重约定。

朱雀几乎没有离开床边,他为的只是让鲁路修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不是一个人。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着。

娜娜莉和扇要沉默地坐在一堆记者面前,不断有闪光响起。

ZERO竟然缺席了,明明在最近这段日子以前,他绝对不会缺席任何重要场合,如今却…

娜娜莉很镇静地回答各种刁钻的问题,把真正的原因掩盖起来,让扇要觉得十分佩服,事实上,扇要也不知道娜娜莉为何会在当时出现,真正的原因是什么,真相是什么?

而ZERO抱着停止机能的人形AI从那架lancelot上跳下来的场面历历在目,那时的气氛明显不对了。

ZERO仿佛十分疲惫,用尽了浑身力气一般的嗓音说他紧急使用了人形AI的动力源,娜娜莉殿下当时就煞白了脸,然而却没有责怪ZERO,反而是说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那个人形AI真的只是家用电器一般的存在吗?

 

扇要知道这场风波难以平息。

无论GEASS的存在是否透露给大众。

而此刻,他和ZERO的部下还在原地拼命挖掘,想要挖掘出尸体和服务器。但是很可能即使挖掘到,得到的资料也很少,因为完全被破坏了。

当时那个声音,GEASS乐园的站长究竟是什么人呢?对方知道ZERO的真实身份。

也许分析那架lancelot就会得知答案,然而这不是自己的领域,已经被罗伊德抢去了,说会共享资料,他看上去并不是站在ZERO那一边。

然而谁知道他真正所想呢。

扇要绞紧了双手。

“怎么了?扇大人。”娜娜莉关切地问着。

“不,没什么。”扇要立刻松开了手,坐直了身体,想不到娜娜莉皇帝如此观察入微,简直和某人很像…

对,那个人…那个已经被ZERO杀死的人…曾经是他的上司,曾经给了他黑暗中的光芒,他也曾感激过,然而全世界都比不过千草的温柔,千草的话语立刻让他做了决定,他要用ZERO去换取他和千草的未来。

鲁路修只是玩弄人心的卑劣之人罢了。

反而是现在的ZERO,没有那么敏锐,即使自己抱有敌意,对方也仿佛未察觉的样子。

然而自己现在的位置,却是ZERO推荐的。

ZERO在民众面前选择了自己。

到底是为什么呢?

 

——想让一个人幸福的心,一定会让更多人幸福吧。

那时ZERO的话,再次回响在耳边。

 

ZERO也这么想吗?

也想要让谁幸福吗?

想要引领谁的未来,因此才会成为ZERO吗?

 

真想剥下假面,看看假面之下究竟是怎样一张脸,共处10年,却还能毫无踪迹。

 

“终于结束了。”娜娜莉长叹一口气。

记者们如潮水般离开。

“娜娜莉陛下,我有一件事十分不解。”扇要开口。“关于那个人形AI…”

娜娜莉的眸光飘了一下,又回到扇的脸上。

“拥有那样的人形AI会影响您的声望吧?”

“我觉得和声望相比,思念更为重要。”娜娜莉认真回答。

“陛下把那个人形AI当做了他本人吗?”扇紧追着问。

该说是,还是该说不是呢…

娜娜莉犹豫了一下。

如果说是,会遭来怀疑,说不是,又怕对方提出对哥哥不利的要求。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尽管上面显示着ZERO的字样,娜娜莉还是转移话题说道“抱歉,是私人电话,我去接一下。”

说着移动轮椅,远离了扇要。

而扇的目光一直看着她的背影。

 

她知道大概是被怀疑了。扇和哥哥的关系,在以前恐怕也很复杂吧。

在最后的时刻,所看到的记忆里,哥哥就是ZERO,也就是说,是扇以前的上司。

但是扇甚至捏造了他死亡的消息,可见后来关系并不好。

现在已经不能去探究,究竟是谁背叛了谁了。

只能希望哥哥获得一个普通人的幸福,为此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喂。”

“娜娜莉陛下。”朱雀的声音传来。

“ZERO?”娜娜莉低声问着。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也抱歉让您的人形AI遭受了创伤。”公事公办的语气,事实上却压抑着深重的感情。

“他怎么样了?”娜娜莉关切地问。

“更换了动力源,但是还未醒来。”朱雀回答道。“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该说道歉的是自己,不是鲁路修,明明发誓要保护他,不再让他受伤,却连阻止他的能力都没有。

“那是一种必然。”娜娜莉开口。

“?”

“从过去到现在,所有发生的事,都是一种必然。”娜娜莉继续说。

“你的语气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朱雀失言说了出来,觉得现在的娜娜莉,有点像C.C.,总是说着令人似懂非懂的大道理。

 

而此时朱雀的背后,沉睡中的青年,缓缓睁开了眼睛。

(待续)

P.S

感觉好久没更新。纯粹没什么动力。


  29 12
评论(12)
热度(29)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