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花嫁人形27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27 在一起

 

从晚霞一直看到星光。

也许是有太多话要说,反而不知从何说起。

鲁路修没有开口,朱雀只能靠在门框上,望着他纤细的背影,衬衣融入都市灯火通明的风景之中。

 

“天啊,他们两个要急死人了。”在门外没有离去的罗伊德悄悄对塞西尔说道。

“怎么说呢?”塞西尔不相信罗伊德有人类的感情。

“现在这个时刻,一般人不是抱头痛哭,互诉衷肠吗?”罗伊德吐槽道。

“可能是两个人都很压抑自己的感情吧。”塞西尔提醒罗伊德“更何况,现在外面的世界已经沸腾到一塌糊涂,陛下也为此烦恼吧。他把感情置于自己之上,又把世界置于感情之上。”

“那样不会很累吗?”罗伊德抱住头。“我想发表学术论文,可是又考虑到花嫁系列是不能说的秘密,已经烦恼得要死了。”

“HIMAWARI重新启动了吗?”塞西尔问道。

“不,没有,彻底坏掉了,照理来说,身体所有的控制权都是借由HIMAWARI传输给原本的大脑的,但是现在绕过了HIMAWARI,直接控制了这具义体,简直是不可思议。”

“以后会怎么样呢?”塞西尔深吸一口气。

“我也想知道啊。”罗伊德无奈。

 

仿佛真正意义上的归来,回到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在实验室生不如死的十年仿佛没有尽头的暗夜,如今回到了光明的地方,恍若隔世。

身后的视线一直存在,他知道朱雀在等自己先开口。

两个人之间的沟壑,是自己一直朝朱雀走去,却矜持地不肯迈出最后一步。即使看穿了朱雀真正的心意,即使听到了隔着门的泣音,如果对方不切实地,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他就会当做不知道。

然而所谓的矜持都是过去的事了。

结果是好的的话,他可以不在意过程,不在意那最后一步是谁先跨出去。

 

于是他转过身,看着朱雀,看着那双森绿的眼眸睁大了,倒映出自己的笑容。

鲁路修把万千风景都隔绝在他的身后,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朱雀顿时浑身僵直了,他此刻想要得到什么呢?久违的招呼?亦或者命令?

然而面对朱雀深重的期待,鲁路修只是淡淡地说“朱雀,我渴了,可以给我一瓶啤酒吗?你也知道我到了可以喝酒的年纪了。”

朱雀愣了一下,他看着鲁路修,不敢相信,鲁路修沉默了那么久,第一句话会是这个。

然而鲁路修却笑着,反问道“不行吗?”

“我去拿。”朱雀低低地回答。

 

冰箱里的确放着啤酒,但是朱雀自己的库存已经喝完了,只剩下塞西尔刚刚放进去的,奇怪味道的蓝莓味啤酒。

朱雀皱着眉头拿了两瓶出来。

递给鲁路修一瓶,鲁路修轻巧地打开,泡沫涌了上来,又退下去,仿佛海浪。

鲁路修面不改色地喝了几口,朱雀走到他身边,靠着栏杆,侧过脸看着他,同时也打开自己手中的怪味啤酒,只喝了一口,就皱起眉头。

然而要吐出来又不可能。

沉默地空气里隐约传来咕嘟的声音,鲁路修吞咽时的喉结仿佛轻轻滑动翅膀的蝴蝶,朱雀想了想,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们在一起吧。”

鲁路修的动作停滞了一下,他转过脸看着朱雀,凝望着他的眼眸。

就在没有言语的时刻,嗖的一声,阳台外面炸裂了烟花,并且是玫瑰的形状。

不用鲁路修去思考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因为对面的楼层突然灭了灯,却亮起一串霓虹的字,在暗夜里滚动着。

——请你嫁给我。

楼底下传来欢呼声,一个男人和一个年轻姑娘被簇拥着围在一起。

 

别人的浪漫恰恰映照了他们的朴素无华。

“你也是那个意思吗?”鲁路修噙着一丝笑意,指着对面的那行字。

朱雀也笑了一下。“随便你怎么理解。”

然后他收起笑容,望着鲁路修的眼眸,郑重地开口。“我只是希望你不再离开我。”

 

“答应他!答应他!”在门外偷偷观察的塞西尔小声呐喊着,她紧张得手心都是汗了。

 

鲁路修低下头,似乎有些烦恼该如何回答。

又一朵烟花在他们身旁的天空中炸裂,光芒照亮了两人。

 

朱雀看着鲁路修为难的样子,有些无奈地笑了,轻轻地伸出手,把对方揽入怀中。

“抱歉,我说的太突然了,我或许应该先准备戒指,鲜花,蛋糕,以及娜娜莉的照片。”

 

“最后一项是怎么回事。”罗伊德在暗处吐槽。

 

鲁路修靠着朱雀的肩膀,突然觉得温暖,自己在犹豫什么呢?为什么不能遵从自己的心一次呢?

 

“好。”他干涩地开口,声音很轻,却还是被听到了。

 

“请多指教。”在烟火和人们的呼声中,朱雀低声回答,仿佛他们只是热闹世界中的那一丝静谧,不被人所知,也不需要任何祝福。心脏在此刻已经快要因为幸福感而炸裂。

 

 

三天后。

“他已经在怀疑了。”鲁路修坐在沙发上,一堆报纸的剪辑散落在茶几上。

“谁?”朱雀坐在鲁路修的身边。

“扇。”鲁路修低声回答。

“你会不会恨他?”朱雀问道。

“我为什么要恨他?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他只是选择了他的幸福罢了。”鲁路修淡淡地回答。

“果然像是你的回答。”朱雀拿起茶几上的报纸剪辑。

几乎都是最近的访谈,朱雀却没看出什么不对。

“之前没用上的牌,或许可以用上了。”鲁路修拿出了手机,虽然没有了HIMAWARI的高速记忆能力,但是以前记下来的,现在也不会忘记。

他按下了按键,在拨通之前,被朱雀抓住了手臂。

“怎么了?”鲁路修问道。

“你的牌指的是什么?”朱雀有些紧张地问。

“不用担心,我只是借用他们的力量罢了。”鲁路修按下了通话,同时按下了免提。

“喂。”女子沉稳冷静却不乏温柔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朱雀确定自己不久之前听过这个声音。

 

(待续)

P.S

给自己定了目标,今天是执行的第一天。

其实我真的是常立志,难坚持。

但还是反反复复地定下目标,反反复复地偷懒咸鱼。


  32 5
评论(5)
热度(32)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