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我的英雄学院][轰出]零度星火03

注意事项请看01,不知怎么回事,我只要发链接,lofter就会吞,查看01和02可以点零度星火」这个tag。

 

03 即使变成女孩子也要奋战

 

“这种时候,分散去找路的话效率高,但是联络的话,我们的手机,在梦境中能够使用吗?”出久拿出了手机,却发现屏幕上除了一个倒计时以外什么都没有。

“轰同学,你看。是他的能力有时间限制吗?”出久把手机展示给轰。

“……”轰思考着,但是如果有时间限制,就不应该轻易展现给他们。那么这个倒计时是…游戏时间?“总之尽早找到他的化身比较好。”

“那么我走左边…轰同学的话…”出久正准备施展个性」,然而轰却从身后拉住了他的衣服。

“我们走上面。”轰这么说的同时,脚下的地面迅速结冰,冲上了墙壁,形成了一条冰路,然后立刻快速冲了上去。

“等一下,轰同学,走上面的话…”出久紧跟在他后面,他想说走上面容易被具备「个性」的敌人发现,这是原本身为「无个性」的他所练就的高度敏锐和谨慎,和一直拥有强力攻击能力的轰不同,然而这句未说完的话似乎立刻灵验了,冰从下部被击穿。

——下面有什么?

出久原本就不习惯在冰上走,碎了的冰块让他的鞋子打滑,他一下子从冰块上滑落。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轰伸手拉住了他。

“轰同学,抱歉。”出久松了一口气,低头向下望去,下面是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十分大——那是敌人吗?如果刚才让冰块碎裂的那一击再度出现,自己估计不妙吧。

就在这时,那玫瑰的中心突然喷出了粉色的雾气。

——这个不是敌人,是某英雄事务所的搭档。

出久在那个瞬间想到了对方的个性」。

轰把出久甩向自己背后,同时对着玫瑰放出剧烈的火焰,如果对手是植物,那么,一定很惧怕火焰。

这火焰几乎把墙壁都融化了,等火焰消失,玫瑰果然消失了,是逃走了吗?

轰握紧自己的手腕,明明是在梦境中,自己第一想到的竟然也不是消灭对手,留有余地,但是保留力量的攻击真的能闯过这一关吗?

“没事吧,绿谷?”轰再度冻结了冰梯,然后转头看向出久,出久一脸无辜地望着他,看上去的确是无伤…除了…外貌的变化以外…

“刚才被击中了吗?”轰有些哑然,不由自主上下打量着出久,绿谷出久的头发变长了一些,身高原本就很娇小,此刻轮廓线变得柔软,上衣因为被撑起来,微微露出腹部。

“不小心吸进去一点。真的对不起啊,轰同学。”出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的身体有其他不适的地方吗?”轰紧张地问。

“没有,我知道他的「个性」。”出久回忆着的同时进行推测。“我们所面对的敌人,恐怕能够在梦境中模仿出各个英雄。”

“你是说刚才那朵玫瑰是英雄?”轰隐隐有了不好的感觉,果然这是对敌方有利太多的场景,在有无限可能的梦境中,对方拿出怎样的武器,全靠对方的心情。

“嗯,虽然不怎么有名,但也是英雄的搭档,他的「个性」是能把男性对手变成女性。”出久说着。

“这个「个性」要怎么活用?”轰看着出久,一边提防着周遭。“他还有其他个性吗?”

“大概是转变性别之后,肌肉的紧密和身长都会变化,所以被转变的对象会有点不适应吧。我想他应该没有其他个性。”出久照着曾经的笔记说着。

“那么他本身不具备攻击能力,刚才击碎冰块的是…”轰压低了声音。明显有第二个对手存在,却隐藏了起来吗?

就在此时,他们脚下的冰再度坍塌了,这一次,他们看清楚了,让冰迅速膨胀破裂的,是火焰。

气势十分强烈,即使没看到施展个性的人,轰焦冻还是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能够使用地狱烈焰的对手,是自己的父亲安德瓦

“抓住我的手!”轰向出久伸出了手,然后拉着他迅速向前奔跑,他们身后的冰梯一直在碎裂,仿佛吞噬一切的怪物在追赶着他们。

可是轰却猛地停下了,因为安德瓦竟然出现在他们的正前方。

“怎么可能?”轰猛地愣住了,以前以父亲为对手,所承受的疼痛突然从心间升起,他有一瞬间的犹豫,然而这一瞬间的破绽很快就被对方看穿,火焰猛地蹿了过来,如同一条火龙,并且越来越强壮危险。

身后的冰梯已经完全破碎,他们根本没办法后退,出久立刻冲上前去,大喊着“扣杀(smash)!!”同时挥拳出去,原本是形起的旋风是可以暂时击退改变火焰的轨迹,可是着落点很重要,冰层已经不稳,必须在落地的同时解除one for all。然而他还未习惯现在身为女孩子的身体,身高变得稍微短了一些,预算失误,没落地就解除了。

“哇啊啊!”眼看就要摔倒了,他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抱起,于此同时,冰层全部碎了,两个人一起掉了下去。

火焰喷射在地面上,形成了缓冲的力量,两个人总算是平安落地,他们已经进入了迷宫之中,眼前却有一个旋转木马亮着灯,在不断回旋着。

“这是什么?”轰的话语让出久有些纳闷。轰同学好像没怎么去过游乐场的样子。

“是旋转木马,游乐场里常见的设施。”出久解释着,他看向轰,轰露出了一种复杂的神情。“轰同学想玩吗?”

“有点,但是我们正被那家伙追赶。”轰坦然地说着。

出久突然有点心酸,以前的轰同学,是怎样长大的呢?自己完全不知道,也无法想象,但是听别人说起过,安德瓦对他的训练非常严苛,毕竟是完美的个性,所以安德瓦特别看重。

——我不是欧尔麦特,轰同学也不是你。

那时候,自己这么对安德瓦说着,对NO.2的英雄,没有了一点恐慌之情,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气愤。

安德瓦把自己的愿望强加在轰同学身上,他这么做…分明是一种伤害…

“有什么对策吗?轰同学。”出久问着轰,毕竟轰比较了解安德瓦的事,轰却走向他,双手捧住他的脸。

“哎??”这是怎么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轰焦冻,出久愣住了,因为那双眼眸隐约倒影出了自己的模样。

他正看着自己,在这样的距离下,凝视着自己。

然而,为什么?

该不会又是不小心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

 

(待续)

 

P.S

还未检查,打算写完全文后再检查。

如果有错字或者BUG,请告诉偶。


  24 2
评论(2)
热度(24)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