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我的英雄学院][轰出]零度星火06

注意事项写在了01,不知为何,我只要发链接,lofter就会吞,查看01-05可以点「零度星火」这个tag。


06 许下的约定


“但是焦冻你想成为英雄吧?”那温柔的嗓音和怀抱,一直封存在内心最深处,如同珍藏的,色彩斑斓的,虚幻的宝物盒,太久太久没能正视自己想要做的事,想要拯救的人,甚至开始怀疑那段回忆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他总是放任阴影遮蔽自己的表情,可是绿谷却给了他契机,如同炫目耀眼的光芒,直刺心间,擅自穿破了他包裹着心脏的坚硬外壳,鲁莽,直接,执着,硬生生击毁所有妨碍。绿谷这个人,即使撞得头破血流,即使对他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却还是多管闲事了。

所以,自己…想要保护这样的光芒…

“我也是,想成为英雄啊。”出久再一次听到这句话,和那时几乎一样的话语,却没有了丝毫的迷惘,坚定而又执着认真。

出久抬起头,他还没从小胜被击败的冲击中恢复过来。而轰站在了他的前面,半侧的火焰熊熊燃烧着。

“站起来,绿谷,我们离目标最多也只剩下一半了。”轰的话语让出久重新打起精神。

是的,还没结束。

还有能做的事。

出久撑着地,艰难地起身,却听到轰说道“你带着切岛离开,我有办法对付他。”

“可是…”你在撒谎吧…出久犹豫地看着轰的背影。

“绿谷,这件事结束之后。”轰直视着前方,安德瓦向前迈一步,没多少时间了。“带我去游乐园吧。”声音几乎快被瞬间爆发的热浪所盖过。

明明知道,醒来就会忘记,明明知道,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有可能变成不存在。

就好像一个人孤独地用几千万年领悟了宇宙的真理,却因为失去记忆,而变成一场空。

甚至,绿谷可能在此时此刻也无法听见。

这个请求,这个约定,根本无法生效。然而轰焦冻还是发自真心地希望能够让绿谷安心。


然而预想的反击并没有到来。

安德瓦的幻影如同水雾一般变得模糊,渐渐消失了。

“什么?”两个人全都愣了。

与此同时,在出久的身上,没有信号也不可能使用的手机响了起来。

轰转过头,看向出久,视线相撞,出久点了点头,接起了电话的同时按下了免提。

“绿头发的小鬼,撑到现在很不错啊。那么给你们一晚上的时间作为奖励吧。”一个阴冷的男声…不是普通科的少女,而是敌人的本体。

“我们没那么多的时间。”出久开口说道。“要怎么玩都随你,但是我们一定会找到你。”

“别急,这里时间的流逝和外界不同,你们挣扎了这么久,对于外界来说,不过是半分钟罢了。”

“我懂了。”出久回应道。

“OK,我喜欢聪明的孩子。”留下这样一句话,电话被挂断了。


两人一起扶起受了几乎站不起来的切岛,然后他们向未被破坏的迷宫深处走去。


天色的确暗下来了,巨大的,幻境一般的落日把整个迷宫都染成了深红色。

他们的面前是一栋小木屋,很体贴地在门口挂着休息室的牌子。

两个人搀扶着切岛,来到门前,互相看了一眼,无法分辨是否陷阱,因此现在神经紧绷着。深吸一口气,推开了小木屋的门,环顾着四周,里面没有人,只有壁炉的火在燃烧着,没什么家具,甚至连床都没有,但却足够安全。

三个人一同松了口气。

把切岛放在小木屋的椅子上,轰把被水汽和汗水浸透的上衣脱下来。

出久也想照做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还未恢复,那朵玫瑰的「个性」还未失效。就在他为难的时候,轰拎起角落里的被单递给了出久。“用这个吧。”

他把被单塞到出久怀中,就转过身去。

就算醒来就会忘记,他还是不想让出久感到困扰。

出久把湿透的上衣挂在壁炉旁边,卷着被单,看着轰的背影,然后做了不知为何需要鼓足了勇气的事,他走近轰,同时开口“轰同学…”,在轰转头的时刻,出久拉着被单伸出手,把轰包裹住,紧靠着对方,他的脸在发烫,事实上也红到了耳根,却像是安心了一样笑起来“这样就不冷了。”

“……”轰被出久这样靠着,不禁愣了,原本想要拒绝,却想到绿谷出久就是这样的性格,总是为了别人着想,即使…轰看着出久红透了的脸,知道对方此刻一定羞赧得不行,即使拥有十分强的「个性」,出久有时候,就像是小动物一样,让人不禁想要一直守护着。

“绿谷,谢谢你。”轰也轻轻地笑起来,温柔得仿佛和煦的阳光,令出久很想记住,深深地记住,不再遗忘。

“如果这不是梦就好了…”他喃喃地,却发现自己说了傻话,如果不是梦,而是现实的话,小胜估计已经…这分明是一场噩梦,然而梦里却有着令自己心醉的温暖,因此才说了这样的话。


两个人一起在壁炉的旁边坐下,感受着壁炉和身旁的人的温暖,如果这时候有一杯热饮就好了,但是像现在这样相互依靠,能感觉到一种安心,对方的体温,心跳,呼吸,仿佛都能感受到。

“我会记住的。”出久仿佛下定了决心,斩钉截铁地开口。“要带轰同学去游乐园。”

“游…游乐园?”还未昏过去的切岛忍着疼痛,想要吐槽——你们简直像国中生。然而他再度睁眼,看见卷着同一个被单的绿谷出久和轰焦冻,他立刻转过脸装睡——我好像看见了不得了的景象。


“那么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也会记住吗?”没有理会切岛还醒着,轰轻声问着自己身旁的少年,有些迟疑,有些犹豫,梦醒之后,一切都会消散吧,自己是希望他记得,还是希望他忘记呢?

分不清楚,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要说。

对于绿谷所产生的情感,和别人不同。

“我很在乎你,开始的时候猜测着,也许你是我的竞争对手,后来又觉得不对,把你视作朋友,现在依然觉得我对你的感情,在朋友之上。”轰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仿佛敲击着出久心脏的节拍,让它扑通扑通加快了速度。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那么像告白…??

出久傻了眼,脸却可以煮熟柿子了。


——反正我醒来的时候就会忘记吧!轰你这家伙,一直是这样看绿谷的吗?

切岛无奈,自己要不要装作没听见呢。不过他还是很识相地闭上嘴,忍着痛,不发出声音,装作睡着,好让自己不那么电灯泡。


该如何回答,不回答的话,一定很不礼貌吧。

出久觉得自己的大脑又快超过负荷了。


(待续)

下一章继续小木屋里的情形。

如果有错字或者BUG的话,请告诉楼主。


  27 8
评论(8)
热度(27)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