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我的英雄学院][轰出]零度星火14

注意事项写在了01,不知为何,我只要发链接,lofter就会吞,查看01-13可以点「零度星火」这个tag。


14 孤岛


母亲被送往医院之后,他的世界里不再有「人」了。整个世界宛若孤岛,一个人孤独地活下去,甚至放弃了等待救援的船只。

就是在他那样孤独的时候,遭遇了猫型的敌人,简直是感情骗子。

以为是一艘小小的独木舟,独木舟却沉了。

这里是孤岛,哪里都无法去的孤岛——曾经真的这么想。


“我们是不是要找职业英雄?现在没人给我们战斗许可,即使对方是敌人,我们也…”出久拿出了手机。

“它的本体很弱,如果我们避开它附身的人的「个性」,那么就能捉住它。”轰的话让出久收起了手机,虽然轰没有明说,出久却觉察到了。虽然很危险,但是轰同学一定还有话想对那个敌人说吧。


出了鬼屋正对着4号门,然而门前却没有人,只有一个保安在打瞌睡,他们想那只猫总不至于附身在保安身上吧?

轰和出久警戒着走到门口,四处环顾着,直到发现出口的牌子被改成了“存在”(exist),而牌子后面夹着一张纸条。

「TO 焦冻,

从摩天轮向下看。」


——摩天轮?

轰愣了一下,他觉得自己似乎落入了陷阱,被牵着走。

“在那边!”出久倒是不疑有他,拉着轰向着摩天轮跑去。


他们穿梭在热闹的人群,仿佛逛着祭典的小孩。


——这里已经不是孤岛了。

轰看着出久的背影,突然这么想,心里暖暖的感觉让他的心情更加飘忽,明明有敌人在,明明已经步入陷阱,却还是…止不住此刻涌上来的感情。


排队的人不是很多,他们很快就上了摩天轮,小小的座舱的门关上了,出久紧张地向窗外看去,现在依然什么都不明白,不明白敌人的目的是什么,轰同学也没有透露太多信息。

但是有一点很重要,在轰同学回忆起过去的时候,露出了孤独的神情,让出久不忍。

是抓住这个敌人,还是放过它,能够让轰同学不那么孤独?自己也搞不懂。

自己以前也想过,如果自己能够办到,一定会去帮助轰同学,让他不再露出寂寞的神情。


——如果能回到过去就好了,回到过去,向轰同学伸出手,即使那时的自己是「无个性」,即使那时的自己可能什么也做不到,但是…想要让那时的轰同学露出笑容。


【很想很想,去往过去,遇见你。】


摩天轮在缓慢上升,一点一点地慢慢转动。

“轰同学,”出久突然开口,认真说着“关于那件事的回复,我想好了。”


——焦冻,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脑海内不知为何想起了猫的声音。


摩天轮外的风景渐渐缩小。


“嗯。”轰认真地点了点头,等待着下文,无论出久是拒绝,还是接受,他的心意都不会改变,他已经传递到了,那么要做的只是让心穿孔,让心生出一个洞,流出温暖的血液,变得柔软,学会温柔,学会忍耐疼痛。


——现在的你,还没有让我认真玩这个游戏的资格。因为现在的你,一无所有。

脑海内的声音还在继续。

轰无法挥去那声音,却不能错过此刻,他直直地望着出久。


出久抬起脸,认真看着轰,那双眼眸微微颤动着,似乎要鼓起全部的勇气。


——等你有了不愿失去的事物的时候…

【很吵,拜托了!闭嘴!为什么要让我在此时想起?】


“我还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情,但是我想和轰同学开始…”开始一段感情,和别人不一样的感情,就像得到一粒种子,必须细心呵护才能开出花,至少绿谷出久是这样想的。

轰睁大了眼睛,面前的少年红着脸,仿佛因为害羞和激动快要奔溃了。


“绿谷,我…”轰开口,然而此时,那个声音变得清晰的仿佛就在耳边——到了那时,我会带走你。


身体突然不能动了。 

意识保留着,身体却擅自行动了,轰仿佛寄宿在自己身体里,只能观看着眼前的景象,而无法控制身体,「个性」发动冻结住了出久的脚。


“轰同学?”出久看着眼前的轰,察觉到有些不对。

「轰」上前,两手撑在出久的两侧,弯着腰,欺身上前,遮蔽了此刻照进座舱的光芒。


【住手!】

轰想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却感到电流穿过身体一般的疼痛。

像是直接楔入脑海一样。


那具身体的手擅自抬了起来,向出久的脖颈伸了过去,出久一动不动地望着那手,如果自己这时候出手,打伤的只会是轰同学。

那只手并没有掐住出久,而是掂起他的下颚,打量着他的脸。

同时「轰」开口说道“这就是焦冻你不愿失去的东西吗?除了那和欧尔麦特相似的「个性」,其他方面还真是朴实无奇。”

“…!!”被当做物品一样审视,出久不禁觉得难受,他大喊起来“轰同学!快点醒过来啊!”

【绿谷…】

动作僵硬了一下,是轰在意识中挣扎,然而那疼痛仿佛放大了数倍。

“真吵啊,还是堵上比较好。” 「轰」笑了一下,那扭曲的笑意完全不像平时的他。

出久愣了一下,「轰」继续残酷地说道“鞋子到腿都被冻住了,要脱袜子也很困难,不如这样吧,我来个挥泪大赠送。”

掂着下颚的动作变成钳制,力气大到几乎要把下颚骨捏碎,用力拉近,然后轻轻凑近那张吃惊又愤怒的脸,此刻下颚被这样钳制,出久几乎发不出声音。


【停下!停下!停下!停下!】

如同被灼热的烧红的铁铲反复煎着,奔腾的血和刻骨的痛。


“你不闭上眼吗?” 「轰」笑着问道。

出久狠狠瞪视着他。


【停下!!】

意识快要被熔断一般的可怕感觉,但是如果不夺回身体的话…


快要碰触到,呼吸都能觉察到,出久却感到钳制他下颚的手突然松开了。

“轰同学?”他立刻喊了出来。

轰睁开了眼,溢出了很多汗,仿佛从噩梦中醒来。

视野在晃动,变得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轰知道自己赢了一局,他向前倒去,却猛地撑住了座舱的玻璃壁。


“轰同学?”出久关切地看着一脸苍白的轰,汗水已经滴落在他的脸上了。

两个人此刻的距离只差分毫,互相凝视着,在摩天轮缓慢转动的咯吱咯吱声音中深深看着对方。


(待续)


  19 2
评论(2)
热度(19)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