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我的英雄学院][轰出]零度星火 21

注意事项写在了01,不知为何,我只要发链接,lofter就会吞,查看01-20可以点「零度星火」这个tag。

21 百物语进行时

 

在暗处张开了无数的发亮瞳孔,从天花板上,角落里,窥探着。

 

出久怔了一下,他感到了一种微妙的不协调感,就仿佛有什么要发生的预感,然而捉不住,摸不着这种感觉。

 

“呜哇啊啊啊啊!!!”突然外面传来了峰田的惨叫声,然后是咚咚咚的跑步声,拉门被打开了。

峰田像是坏掉的水龙头一样,一边放水一边跑进来,哭着大喊“你们不要这样吓人啊!”

女孩子们看到他这样又脏又可怜兮兮的模样,都不禁石化。

“吓你?我们吗?”出久指着自己。

“当然不是你了,笨蛋绿谷!”峰田哭着说。

“除了峰田同学以外,没有人离开房间。”饭田说,毕竟是这一分钟的事,大家都在等峰田回来。

“那就是叶隐!!一定是她!”峰田在奔溃之前,大哭着,这样能让内心的恐惧减少一些。

“可是今天叶隐同学穿着连衣裙啊…”八百万看向了坐在另一边的透明女孩,要换掉这身衣服,再穿回来的话,至少要一分钟吧。

“啊…昏过去了。”叶隐在为自己申辩之前,发觉峰田已经两眼发白地倒在地上了,身下的水滩蔓延开来。

“峰田同学到底看到了什么呢?”出久思索着,按照饭田同学的性格,不太可能会安排一个人躲在蜡烛房间吓人。

“也许是花子?”轰淡淡地说。

现场一些听过恐怖故事的人都变了脸色,他们都瞪着一脸平静的轰。

“冷静点,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那样的东西,就算有,也应该是在女洗手间里!”饭田推了推眼镜。

“说不定那个房间是女洗手间改造的?”常暗抱住自己的双臂,手电筒的光调到了最大,照在他的影子上,这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

“别说这个了。”欧尔麦特也回忆了一下年轻时候看的可怕电影。

“下一个由我来吧。”轰开口说道。

“不,不,总感觉你胆子特别大,万一说出一个很恐怖的故事,我们后面的人要超越你就困难了。”上鸣笨蛋式的逻辑让人无语,但是谁都没有提出异议。

“那么我讲个阿菊的故事吧。”八百万提出来。

“虽然是个老故事,但是说说无妨。”蛙吹想了想。

“老故事?我没听过。”青山一脸璀璨得仿佛钻石的表情。

——你的脑子里只有法国料理吧?

众人在内心吐槽,而此刻八百万开始讲故事。

阿菊打破了丈夫珍贵的盘子后,被害身亡,然后一到晚上,从枯井里传来数盘子的声音,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等等!!”耳郎突然大叫,满脸惊恐。

“怎么了?”常暗问着。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耳郎对细微的声音也很敏感,更何况现在那声音非常清晰。

“没有啊。”出久尝试去听,空气沉静下来,只能听到大家变得略微急促的呼吸声。

“外面有人在数,一个,两个,三个…这样数…”

“别吓我们啊,耳郎同学。”被打断的八百万一脸苍白。

“等她数到九个,就会跑过来说少了一个吗?”轰猜测着。

“轰同学,别说这种吓人的话了…”出久总觉得有些不安,点蜡烛的房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呢?

“八百万同学,你还能一个人去吹灭蜡烛吗?”饭田担心地问,他也冒汗了。

“我…大概没问题吧?”八百万说着,她其实是不相信有什么魑魅魍魉,但是现在总觉得背后发寒。

“为了防止出现峰田那种情况,两人一组去吧。”坐在叶隐旁边的尾白建议道。

 

于是百物语顺利进行了下去。

夜色渐渐深了,听的可怕的故事越多,就觉得浑身发寒,甚至打了寒颤。

出久看向轰,轰也轻轻望了回来。

“总觉得气氛有点怪。”出久悄悄地说着,不想被误会是胆小,但是现在这种感觉让他顾及不了太多。

“是吗?我也觉得。”很奇怪的是,轰竟然有同样的感觉。那么绝对不是因为这些故事的原因,而是有什么确实存在着,在暗处越积越多。

 

终于轮到出久了。

出久想了想,讲了一个关于耳朵的故事,那是一个浑身写满经文的男人,漏了把耳朵也写上经文,结果耳朵就被厉鬼取走了的故事。

因为是食梦貘写的故事,很多人都听过了,除了青山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其他人都没太大反应。

 

吱呀吱呀,陈旧的地板时不时发出这样的声响。

——放蜡烛的房间有这么远吗?

出久稍微慢了一些,因此落在了轰的后面。

轰意识到的时候,不由自主伸出了手,示意出久拉着自己。

出久怔了一下,他们在梦境里,在游乐园中,都曾经这样握着对方的手前进,然而现在不知为何,出久觉得脸颊有些发烫,大概是因为他们已经开始交往,牵手的意义会因此变得有些不同吗?

不明白的事太多,只是去体会,就会觉得心中有什么膨胀开来,占据了思考的能力,满脑子都是对方的笑容。

 

让轰同学等太久这样的事…

并不想做。

出久向前伸出手去,这个画面却刺入心里,他也曾经向自己自以为重要的朋友伸出手,然而却伤害了对方。

他怔住了,一刹那的迟疑。

轰没有言语,也没有把手收回去,他向后看去,映入眼帘的是出久流泪却不自知的模样。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响动,像是嬉笑的声音。

轰立刻警戒了起来,伸出的手下意识地变成了张开的盾,而出久也察觉了空气之中微妙的粘稠感。

一秒,两秒…什么也没发生。

滴哒,眼泪落在了地上。

出久才意识到,是自己的眼泪。奇怪,很奇怪啊,为什么自己会…

他猛地向前一步,把头靠在轰的背后。

“绿谷?”轰愣了一下。

“抱歉,我本来想握住的,但是刚才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出久轻声说着,有些哽咽,他克制着,现在不是倾诉的时候。“我们走吧。”

轰慢慢把手放下的时刻,出久用右手握住了,尽管轰看不见,他还是用力笑了起来。“太好了,这样做不会伤害到轰同学真的太好了。”

 

(待续)

P.S

我好久没更新,每一天都有写手账,每一日开头标题栏上写着“未更文”三个字的提醒,连续一周…

我也不知为何没有更,估计是沉迷画画,明明画不好。


  13 5
评论(5)
热度(13)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