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我的英雄学院][轰出]零度星火28

注意事项写在了01,不知为何,我只要发链接,lofter就会吞,查看01-27可以点「零度星火」这个tag。

28 病毒的正体

邮件只有短短一句话“我也在找她,突然断了联系,可能是因为母亲感染了病毒,所以她被隔离了吧。”

——被隔离...

突然一瞬间有了不安的预想,轰立刻翻阅起之前查阅的资料。

“去找目前负责调查病毒的机构,那女孩恐怕在里面。”


与此同时,穿着白大褂的人们在纯白的房间里走来走去。

房间的中央是一个透明的容器。

容器内,女孩垂着头,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地上。

她没有被绑起来,也没有被桎梏住,然而她的「个性」无法打破这个容器。

不想看外面,也无法控制自己突然变异的「个性」停下。

病毒的本体的确是她的「个性」,现在是封闭的消息,不仅仅是为了保全她和家人的名声,更多的,是为了杀死她这件事不被人们谴责。

一旦有感染病毒的人死亡,那么可能会强制“停止”她的「个性」。


“你是说他们已经找到病毒的来源了吗?”出久和轰迅速跨越街道,夜风吹得脸生痛,然而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刻。

“对,恐怕是「个性」暴走。”轰回答着。

“那么解决的途径是让她学会控制?”出久思考。

“如果控制不了,只能暗地里杀死她。”轰回答道。

“....!!!”出久觉得有什么梗在了喉咙里,他们都还年轻,然而世界残酷的那一面,有时也会悄然显现出来。

“还有...关于那个女孩的另一件事...你想听吗?”轰在此时问着。是不该有所隐瞒,就算可能有些误解,也不想要隐瞒。

“嗯。”出久一边点头,一边看向轰。

“那个女孩,曾经说过...喜欢我。”轰轻声说着,望向出久,两人的视线交错。

“这样啊...”出久心脏似乎漏了一拍,然而他很快就认真回应。“轰同学是怕我误会什么吧?”

“嗯。”简短地回应,轰没有继续解释。确实也没什么可以解释的。

“那太好了,轰同学没有因为担心我误会而放弃救她。”出久的眼眸此刻坚定而温柔,他看到轰闻言笑了一下。

“我的确担心你误会,但是放弃救人的选择,我没想过。”

出久看着轰,然后低声说道。

“我觉得,在我心中,轰同学已经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了。”

“什么?我没听清。”也许是此时风声太大,轰追问了一句。

“没什么...”要再说一遍,需要莫大的勇气,出久红了脸,快速向前跳跃。



闯进最大的医疗研究中心,立刻被人拦了下来。

“无关人士请离开。”对方很客气却也很冷漠地说着。

“如果我说我们有关呢?”轰开口说道。

“怎么可能,你们只是学生。”

“抱歉,我们认识那个女孩,是她的「个性」让病毒爆发吧?”出久礼貌地回应,对方却愣了一下,严肃了面孔。“什么女孩,不要胡说。”

“如果不想让我们去散布你们擅自囚禁市民,甚至不经过审判就杀死她的话,那么就让我们见她。”轰有些怒意,却面不改色地说着。

“这是为了保护所有人!是正义的行为!”对方明显被踩到痛脚。

“不要污蔑正义!正义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轰反驳着。

“对不起,拜托你了!也许我们会想出办法。”出久则恳求着对方。

“...........”生气地涨紫了面孔,那人似乎打算强行赶走他们,然而突然他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垂下了头。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前不久才刚刚体会过,出久和轰对视一眼,当那个人抬起头,果然露出了和刚才截然不同的表情,阴笑着说“你们以为靠嘴皮子就能拯救世界吗?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你怎么跑出来了?”轰冷冷地问,很明显,是不久前刚被他们抓住的那只猫。

“因为无聊啊。我还想看看焦冻你更多的表情呐。”猫理所当然地说着。

“我们会再抓你一次。”轰认真地回应。

“但不是现在对吗?”猫的问题让两人沉默下来。现在的确是个机会,能够进入设施的机会。虽然不能放过敌人,但是救人要紧。在救人和制裁之间,他们两个人都会选择救人。

“那么走吧。听了你们刚才的对话,我对那孩子的「个性」多少也有些兴趣。”猫一边说一边向里走。


他们走到了设施最深处的一个房间。

用男人身上的卡打开了门。


“「个性」还没停下吗?”猫装作认真的样子问道。

“是啊,一旦确认有人身亡,我们只能动手了,这也是为了保护城市。”为首的人在此时看到猫背后的轰和出久,问道“他们是谁?”

“她认识的人,说不定能让她的「个性」停下。”

“.........”为首的男人沉默了一下,这太儿戏了,这个世界上,少有“说不定”这种事,大多数都是必然。

“你们,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许说出去。”现在赶他们走也太晚了,男人严肃地说着。

出久点了点头,轰却一动不动。然而对方当做他默认了,也没再追究。


“我们能和她对话吗?”出久恳求道。

“可以。但是只能通过设备。”


出久看了一眼轰,比起自己这样的陌生人,那个女孩更想听到的是轰的声音吧?

轰也望向出久,他领会了出久的意思,然而自己该对对方说些什么呢?自己并不像绿谷,会说一些一针见血的话,然而...

轰握紧了拳头,此刻犹豫不决的话,就什么也做不到了。


“你,没事吧?”轰对着麦克风说着。

女孩怔了一下,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向着容器外面看去。

模糊的视野里,轰和一个在电视上见过的男孩正看着她。

然后她再度哭了起来。

很久很久没有说过话,然而此刻见到了自己曾注视了三年的人,坚强与麻木被统统打碎。

她哭着回答“我...不想死...”

“我们会救你的,所以,你不会死。”轰认真保证着。

“可是我的「个性」停不下来。”

「个性」很难控制,这一点出久有切身的体会。

自己也是花了很久的时间,很多磨炼,才控制住one for all。

此刻靠言语就让她掌握暴走的「个性」实在太难了。

出久担心地想着,却说不出来。

他们不能放弃,直到最后一刻都不能放弃。



(待续)


P.S

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

现在已经不想周末到来了,因为太多活要干了。

故事依然会稳步地走向结局。

评论(6)
热度(26)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