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纸飞机》01

不知道这个目录还吞不吞,希望别吞了: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前记:

  因为太害羞,本来打算悄悄弃坑的,结果还是被发现了。设定大改了,重新来一遍。还是喜欢以前设定的亲们真对不起...楼主真的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

  

  00 纸飞机

  薄薄的纸张,承载着快要满溢而出的梦想与希望,被折叠成飞机的形状,在两个少年的目光之中,向着蔚蓝的天空飞去。

  橙色映照着蔚蓝,微微折射着阳光,仿佛真的能去往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往一个只有爱没有伤害的地方。

  

  01 本是同族

  

  “不要看,朱雀少爷!不要看!”佣人们想要拉住朱雀,然而他却挣脱开,冲向那围着的人群。

  朱雀看见父亲沉痛的面容,看见他低着头,看着地上的什么,朱雀的视线顺着往下移。

  那是噩梦的开始。

  

  

  “今天柯内莉亚姐姐和修奈泽尔哥哥...”娜娜莉不安地开口。

  “也该回来了吧?”鲁路修也想着同样的事。

  这时尤菲站了起来“是姐姐!姐姐回来了!”

  果然洞口传来声音“每次你都能敏锐地察觉呢。”柯内莉亚站在门口笑着说道。

  “因为是姐姐啊!”尤菲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扑上去,柯内莉亚接住了她,高兴地转圈。

  而其他人都笑着看着他们。

  鲁路修察觉到修奈泽尔一同回来了,也站了起来。

  “哥哥,有收获吗?”他问着。

  “嗯,捡了些过冬的水果和野菜,另外,还捡到了一个背包,应该是旅行的人类丢下的。”修奈泽尔笑着回答,上前揉了揉鲁路修和娜娜莉的头发。

  

  “太好了!姐姐冬天不用出去了!”尤菲撒娇地说。

  “好的尤菲,我会一直陪着你。”柯内莉亚宠溺地说。

  

  夜渐渐深了,鲁路修在洞穴中醒来,看到修奈泽尔和柯内莉亚皱着眉头在小声交谈什么。他们的面前是一个陌生的背包。

  

  鲁路修起身走近他们。

  两个人立刻停下了交谈。

  

  “你们在说什么?”鲁路修问着,同时看着他们之间摆放的东西,钱包,驾驶证,没见过的折纸,以及照片。

  鲁路修仔细看了两眼。

  照片是三个人的合影,似乎是一家三口,其中那温柔笑着的女子和驾驶证上的头像很相似。男人板着一张严肃的脸,却隐约有一丝温情写在眼睛里,而他们共同抱着的男孩,有一头微卷的茶发,碧翠如绿宝石一般的眼眸弯着,笑得一脸灿烂,就仿佛能让阴霾的天气变得晴朗起来。

  

  “鲁路修,你能保密吗?”修奈泽尔突然问道,柯内莉亚却慌张地向修奈泽尔摇头。

  然而修奈泽尔还是坚持地压低声音继续说着“如果你能保密,我就告诉你这个世界的真实。”

  

  “对娜娜莉也不能说吗?”鲁路修有些疑惑。

  “不能。”修奈泽尔笑着,却有种不可违逆的气息。

  鲁路修犹豫了一下,还是默默点了点头。

  

  ——人类和鬼族的争斗其实早已结束了。

  第一句话就让鲁路修睁大了眼眸。

  如果争斗已经结束,为什么他们要一直躲在山洞里,躲避人类呢?

  ——因为他们应该已经灭绝了。

  修奈泽尔压低声音说着,眼里的光线幽然,缓缓讲述着巨大的秘密。

  “灭绝了?那么我们是什么?”

  

  Half。混血。

  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纯种的人类,也没有纯种的鬼族了,或许还存在,但是寻找多年都没有找到。

  虽然是混血,但基本上是人类的基因为主,只是血脉中有着鬼族的血统,因此大部分都是像人类一样生活着。

  或者说,是模仿人类生活着。

  因为他们时不时会诞生有角的孩子,每当这时候,他们就会诅咒自己的血脉。

  为什么不能像一个普通的人类那样活着呢?

  

  “有角的孩子...”鲁路修摸了摸自己隐藏在发梢里的角,因为很小,所以看不出来。

  但是刚出生的孩子是没什么头发的,应该很明显吧。

  修奈泽尔继续讲了下去。

  

  照理来说,有规定,让他们杀死那些孩子,继续作为人类活下去。因为鬼的血会产生共鸣,如果和有角的孩子生活在一起,会受到影响。

  但是总有不忍心的父母,一边哭一边把孩子丢弃了。

  

  “因此就有了我们是吗?”鲁路修黯淡着眼神问道。

  

  修奈泽尔揉了揉鲁路修的头发。

  

  “我们和他们,本是同族吗?”听上去真的难以置信。

  修奈泽尔点了点头。

  一直一直被告知,人类是危险的。不能出去洞穴,因为会遇上人类。

  但实际上,没有人类,也没有鬼族,他们都是余下的存在。

  

  

  “为什么不能告诉娜娜莉他们?”

  “如果不是同族的话,就没有那么多模糊的感情了吧。”

  

  “可是,如果是我,即使是同族,也绝对不会原谅他们!”握紧了拳头,眼眸仿佛映射着那摇曳的火光。

  

  “鲁路修,不要被憎恨吞没了。”修奈泽尔认真地说。“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学会憎恨以外的感情,类似你对娜娜莉的感情,却和亲情不同。”

  

  似懂非懂地看着修奈泽尔难得认真的模样。

  

  然后听到修奈泽尔静静地说“只有那种感情,能够拯救这个世界。”

  

  ——是什么。

  鲁路修在内心问着,却隐约觉得,这不是言语能够描述清楚的。

  

  “我们所捡到这个背包,其实是居住在附近的「人类」村落族长的妻子落下的。”

  “她为什么丢了背包?”

  “我们也在寻找线索。不过我们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

  

  鲁路修遵守诺言,没有告诉尤菲和娜娜莉,其实这个秘密根本无关紧要,因为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永远井水不犯河水。

  他是不会去帮助那些自诩为人类的家伙们的。

  

  然而在入冬的第二个星期,命运的齿轮悄然转动了。

  

  

  朱雀「看着」窗外开始徐徐飘下的,羽毛般的白雪,一言不发。

  仆人们都不敢叫他,放任他沉浸在莫大的悲痛中。

  悲伤,愤恨,纠缠着,撕扯着,然而灵魂却像是已经被抽空了,此刻是一具空的躯壳,能够感受到的,只有痛,痛到麻木的痛。

  周围的一切都无法映入眼帘。

  所以他只是睁着眼,在窗户前,并不能意识到下雪了。

  

  “玄武大人!我的小孩不见了!在山里走失了!”一个男人慌张地来找玄武,一路都在大喊。

  玄武是这个村子的族长,尽管他年纪不大,但是却很受信任。

  发生了那样的事,他依然坚强地处理事务。

  

  “走,我会叫上人,大家去山里找!”

  “希望不要碰上鬼。”男人和玄武路过朱雀的时候低声说着。

  那个字眼突然闯入了朱雀的耳中,牵连着神经。

  一直没有哭出来的他,在此刻低下头,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待续)


评论(7)
热度(14)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