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拳皇KOF][庵京]《件》11

KOF同人目录

11 不一样的面容

  提着便利店的袋子,不断踢开路上的碎石,京恍恍惚惚地,漫无目的地走着。本来是要回去的,然而却担心自己的心再度掀起那样猛烈的风浪。

  等待八神醒来的那段时间,真的很难熬,每一秒都抱着希望,然后失望,反反复复煎熬着。

  再度对上视线的时候,似乎松了一口气,导致忍耐的线一下子崩塌了,心里强压的那些感情,一下子全部涌了上来。

  

  那个时候,那个男人的妹妹,说了喜欢,是意料之中的事,却不想听。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不断为自己的哥哥道歉,竟然跪了下来,她的脸上满是泪痕。

  京立刻扶起她,但是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人的道歉,就轻易原谅。

  “和你没关系。”京刻意淡漠地说着。

  “草薙先生,你对八神庵先生.....”女孩抬起脸,她看着京,然后把下半句咽了下去。

  “那家伙...是我的朋友。”就算不被对方所承认。京苦涩地说。

  “我喜欢八神庵先生,从很久以前开始。”女孩却认真地对京说道。

  不是玩笑,而是要付出生命的感觉,如同誓言。

  京怔了一下,感觉像是被什么硬生生锤在心上,差点站不住。

  “跟我说没有用,等他醒来,亲自对他说吧。”京笑了一下,却知道自己笑得很难看。

  他立刻推开女孩,走向那扇虚掩的门,打算去收拾那个兔子头套的男人。

  “草薙先生,你想知道我为什么长得和你像吗?”女孩却在他背后问着。

  京停下了脚步。

  

  不想听,隐隐约约觉得,那是自己不能得知的事,然而他还是回过头来,看着女孩流泪的脸,默默点了点头。

  

  听着女孩的讲述,京仿佛看见了女孩记忆中的八神庵。

  通往地下的阶梯,不断传来音乐的声音,女孩胆怯地跟在不知火舞的身后。那时候她们完全不熟,只是舞打算为安迪买一件贵重的生日礼物,因此受雇于哥哥罢了。快要回去了,路过酒吧,舞突然问,想不想听一下认识的人的乐曲。

  因为好奇,那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赤红发梢的贝斯手抬头望了刚进门的她一眼,然后转开了视线,心突然跳了一下,她责怪自己是傻瓜,对方明显是在找人,而找的并不是自己。

  可是快速的心跳却无法平息。

  ——他是谁?

  女孩装作不在意地问着。

  ——八神庵。很厉害的家伙吧?

  舞笑着回答道。

  ——真可惜要对京保密。

  舞又自言自语地说道。

  

  后来女孩就一直去听八神所在乐团的演奏。渐渐觉得自己是入迷了。

  八神庵虽然总是淡着脸,没什么表情,可实际上总是在观众中找寻着谁。

  可是那个人一直没有来,也许是不会来了吧。

  女孩突然觉得八神庵每次到了演奏结束的时刻,都会露出寂寞到了刻骨的神情,就仿佛是孤独的月亮。

  

  哥哥终于察觉她的心思,开始禁止保镖带她出去。她却一个人偷跑出去,在去酒吧的路上,被跟踪她的男人拦住。

  可是男人刚说完一句话,就被一脚踹开了。

  “不要挡路。”八神冷冷地说。

  “八...八神庵?!”那男人被吓得逃跑了。

  

  “谢谢你...八神先生。”女孩鞠躬说道。

  “嗯。”八神没有问她是谁。大概也不知道她是谁,尽管女孩一直有来看他,他也没有在意过。

  

  “八神先生,那个...”女孩的脸热了起来,她鼓起了全部勇气,毕竟如果错过,也许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她喊道“我喜欢你!”

  

  八神庵却一脸平静地看着她。然后说道“抱歉,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惦记的人。”

  “是八神先生每次在找的那个人吗?”女孩怔怔地问,眼泪却流了下来。

  

  “嗯。虽然知道...”八神回应着,和女孩擦肩而过,同时说出了下半句“他不会来。”

  很寂寞,如同月亮一般寂寞。

  

  那天,没有再去听演奏,被哥哥的人找了回去。

  哥哥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她。

  那上面是一个年轻男子,轻轻压低眼眸,有些慵懒,笑容却十分温暖。

  ——这是?

  ——八神庵最在乎的人。

  女孩怔了。

  ——所以忘记八神庵吧,他虽然不会承认,但是经过我的调查和推测,是这个男人没错。

  

  女孩望着一脸复杂神情的京,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说道。“所以我做了脸部的手术,让我看上去像你。”

  

  ——你...

  京哑然。女孩就因为那个男人说八神最在乎的是他,然后就上了手术台吗?

  他握紧了拳头,低声问着。“你不后悔吗?”

  

  “有一瞬间能占据他的目光,就已经满足了。虽然我知道,我不是你。”

  京愣了一下。他压低了眼眸,试探着问。

  “那么传言八神那家伙和什么人谈了刻骨铭心的恋爱又是怎么回事?”

  女孩却笑了,尽管脸上还有着泪痕,那和京相似的脸上,却有着陌生的,只有女子才会有的神情。

  京觉得自己内心深处,又痛又痒,就像胸口裂了被百虫所蚀,里面那些柔软,都被什么东西咬住,撕扯,甚至能听见那刺刺的声响。

  一些暗号能对起来,然而又不太一样,或许是自己不愿承认吧。

  自己不应该这样。不应该这样。

  

  “那个男人说,八神杀了他曾爱过的人。”京换了个话题,看样子,那个男人的话,根本不可信。

  “那可能是哥哥钓你上钩的台词。我想八神庵先生来执行哥哥的任务,应该是想知道真相吧。”

  “什么真相?”京问着。

  “你听说过件吗?”

  “没有。”京老实地回答。

  “传说中100年出生一次,人面牛身的妖怪,一出生就会说一个预言,一定会灵验的预言。”

  “预言?”京想起了那个被当成实验品的女孩,她的孩子就是预言之子。

  

  “八神先生想要调查出,件是如何产生的。”

  “等等?件是存在的吗?”京惊讶地问。

  “既然大蛇存在,件又为什么不存在呢?”女孩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为什么,但我觉得,很可能和草薙先生你有关系。”

  

  ——京!

  有人呼喊的声音,把京从回忆里叫醒。

 

  

  (待续)

  

  P.S

  下一章继续。


评论(2)
热度(8)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