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拳皇KOF][庵京]《件》15

KOF同人目录

15 实与虚的区别 


——铃铃铃。

电话铃声刺破了夜的寂静,草薙柴舟睡眼惺忪满肚子火气地走向了那台老式电话,提起话筒,再重重放下去。

电话瞬间安静了,然而片刻之后,再次响了起来,不屈不挠。

谁半夜三更打电话,疯了吗?

“不管你是吃错药还是喝醉酒还是推荐什么好用的厕纸,我们家都不需要!”担心吵醒静和京,强忍着怒火,接起来,放低音量说着。

“老爹?!”那个声音很熟悉,是京的声音,草薙柴舟一愣,京不是已经回来了吗?一回来就看动画的录像,也不解释一下自己多日不联络的原因,自己忍着打算找机会再唠叨他。“什么好用的厕纸啊?!你每天不干正事就在厕所发呆吗?”

    ——谁发呆了?我那是冥想。

    不,不对,京已经回来了。 

“你是谁?”柴舟冷淡地说“别随便认爹。”

“你老糊涂了吗?连自己儿子的声音都听不出来。”电话那边抱怨着。

“我儿子在家!你不要恶作剧!”柴舟快忍不住了,然而心里却开始疑惑。

“果然。”电话另一端压低声音说着。“现在家里的那个人只是长得像我罢了,我才是草薙京。笨蛋老爹,你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不出来,还不如八神呢。”

“什么?”柴舟楞了。 

“不要告诉他我打来电话,明天打发他去那家超市买东西。我会亲自解决他。”说完,另一端就挂了电话。

“喂喂!等一下!”柴舟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心乱如麻。


刚才电话里的是京,还是已经回到家的是京?他真的分辨不出来。

说明白一点,孩子长大了,做父母的即使一直在观察,也不是太了解自己的孩子。

其实再说明白一点,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真正了解谁的。


“怎么了?”静醒来的时候,看到柴舟坐在椅子上,圆睁着眼。

她不知道,柴舟对着她的睡脸祈祷了一整晚,祈祷自己没有选错答案。

他分不出来哪个是真正的京,但是他觉得比较强的那个就是京。

他只能选择相信京的实力,尽管京又懒又怠惰,但却很有天分。


“今天吃什么?”柴舟问。

“??”静更加莫名其妙。

“我想吃家里没有材料的,需要京去采购的菜式。”

“…你觉得京会买鱼以外的东西吗?”静反问着。

“那么就鱼吧…”柴舟深叹一口气。


“柴舟希望你去帮他买鱼。”静抽出几张钱递给京,同时笑盈盈地说“你买回来,今晚就做烤鱼吧。”

而柴舟在一旁悄悄观察着京,那视线仿佛要在京的脸上穿洞。

京看向了柴舟,然后一脸嫌弃地笑着吐槽“老爹,你今天是便秘吗?表情那么凝重。”

——比便秘严重多了!儿子啊!我竟然分辨不出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没什么,只是我发现京你长得不错,像年轻时的我哈哈。”柴舟干笑两声,别开了视线。

“希望我年纪大了不要长得像你。”京有些疑惑柴舟的态度,但依旧打击到柴舟站不稳。

“京,放心好了,你其实长得像我。”静笑着说道。

“那太好了。”京笑着回应,打开门。

“等一下!”柴舟突然大喊。

“怎么了?”京转头看着他。

“早点回来。”柴舟干涩地说着,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希不希望这个京回来,其实养两个儿子虽然辛苦一些,但他还是乐意的,但是就算他100个情愿,也会担心虚假的京是心怀不轨。

“好,臭老爹。”京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逆着门外朝阳的光,轮廓被镀上淡淡的金线,温暖的眼眸,嘴角有着柔和的弧度。

柴舟怔怔地注视着京,心沉了下去。

自己在做什么。

在做什么啊!


“那么我走了。”

门关上了,静在柴舟的眼前伸出五指晃了晃。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静说道。

“等等,等我回来再告诉你!”柴舟说着,飞奔进房间,翻找乔装打扮用的假发和外衣。


八神缓慢地烧掉信,纸张在苍蓝的火焰里逐渐化为灰烬。隐约能看到上面的黑色墨迹。

工整而冰冷的句子。

——KOF不过是形式,只要能让草薙堕入永远的黑暗…


这样充满仇恨的信放在床头柜上,才会反复做那样的噩梦吧。

已经不是小孩了,不是任何人的傀儡,更何况从一开始,就不愿成为棋子。


想要解开真相,即使真相无法化解仇恨。真相苍白无力,仅仅是真相,也没有关系。

血之宿缘真的无所谓,他只是被一种莫名的感情驱使,想要了解。

其实真正想了解,想看领悟的,是草薙京当时不顾一切对他喊出的话语。


能够令他停下脚步,令他有片刻犹豫的话语。


——拜托了!八神!请你留下来!无论你是不是恨我,是不是想杀我,我都希望你留下来!你想打的时候,我会陪你,即使打到遍体鳞伤。你如果发狂,我会全力阻止你。你在乐团当贝斯手,我会写歌词给你。如果你不介意,过生日的时候,我也会送礼物给你…


——为什么?

停下脚步,试探着。


——因为…我觉得八神你…好像没什么朋友…


——哼。

他苦笑了一下,回过头,注视着京的眼眸,然后冷冷地说。

——别搞错了,草薙京。我对你有兴趣,不代表我想和你成为朋友。


那双眼眸里燃烧的星之火稍微黯淡了一些,那是不易察觉的疼痛,京有些尴尬地笑了。

——也对,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转过身,继续向前迈步。

——等一下八神!我到底要怎样!你才能留下来?!

京在身后大喊,不顾一切地大喊,他的声音里甚至有了哽咽。


傻瓜,你越是这样,我越是不能留下。

我也想在你身边。

和你打,看你胜利时的笑容,看你落败时沮丧而不甘的脸。

和你背对着背迎敌,听着你在背后的呼吸和我的心跳逐渐融合。

和你在一起,让我切实感受到我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或许折断你的手臂你不会哭,掐住你的喉咙你也不会哭,从背后攻击你,你也不会哭。你只会骂我混蛋,然后养好伤继续挑衅。

可是如果你对我付出的感情得不到回报,你或许会哭吧。

我想让你哭,但又害怕看到你哭。


渴望得到太阳的光芒,甚至独占太阳的光芒。

但又害怕,会迷失在光芒里,什么也看不见。


你对于习惯了暗夜的我来说,实在太过耀眼了。


如果看到你的眼泪,一定是我输,会输的彻底,无法翻盘。

我不想输。所以再见,京。


他向前走去,京不甘地跟在他后方。 

通往车站的路变得漫长。

京在等他反悔。

实在走不到车站,打了辆计程车,把京留在原地。


——那个人是你朋友吗?

计程车的司机问道。

——不是。

可是司机却仿佛置若罔闻。 

——真的不带他一起走吗? 

真烦啊。

——不。 

他简短地回答道,却一直看着计程车的后视镜,直到看不见京的身影。


(待续)

P.S糊窗户中…每天糊一点。这一章更新我还蛮喜欢的,希望多点人看。 


评论(1)
热度(3)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