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鲁鲁修][反逆白黑]血之蔷薇 02

此文索引收在了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02 噬光之花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种花,能够夺走夜晚的月光?

  

  “你留在这里,好好看清楚我的做法。”鲁路修没好气地对朱雀说。

  “是,前辈。”朱雀笑着回答,十分乖巧的模样,用小狗一般的眼神望着鲁路修,如果他有尾巴的话,此刻必定会摇得欢快。

  鲁路修叹了口气。

  自己的新搭档终于能听懂布里塔尼亚的语言了吗?

  讽刺地想着,却懒得说出口,他背对着朱雀,走出了隐蔽的地方,把对方的视线也抛在身后,没有看到也想象不到,朱雀在他背后收起笑容,认真地凝视他的背影,下意识伸出手,却又收了回去。

  

  ——你的外表如此炫目耀眼,漂亮得像是绘本上才会出现的美丽公主,然而你的内在,却是脏污卑劣,如同阴沟里的老鼠。

  勾起嘴角,嘲弄着笑起来。

  

  自己就是最好的诱饵,同时也是最好的陷阱。

  鲁路修很会利用这一点,他没想让朱雀帮忙,也不信任朱雀。在面前的背对着他的吸血鬼丢下已经晕过去的猎物时,他发出了演技的尖叫,那个吸血鬼果然向他跑来,这时鲁路修看清楚了吸血鬼的脸。

  

  ——修奈泽尔?

  怎么可能?!!

  

  鲁路修一时无措,修奈泽尔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伸出利爪。

  只要像往常一样,拿出十字架护身,然后开枪就可以了,驱魔的子弹会击穿对方的心脏。

  只要像往常一样…

  

  为什么此刻头脑像浆糊一样,一团乱,思绪胶着在一起。

  为什么手在抖,扣不下扳机。

  

  因为是梦吧?一定。

  利爪近在眼前,鲁路修却闭上了眼眸。

  

  耳边是呼啸的风划过,然后修奈泽尔的声音传入耳中。“你...果然遵守了约定。”

  “是的,请放心。”朱雀清冽的声音同样传入耳中。

  

  鲁路修睁开了眼,朱雀没有用驱魔弹,而是匕首。

  修奈泽尔依然在优雅地笑着,衣服上的血在不顾一切地蔓延,猩红色冲击着鲁路修的视野,噩梦没有结束,如同怪物,从虚幻中走出来,占据了现实,让现实变成了逃不开的噩梦。

  

  刀拔了出来,朱雀推开修奈泽尔,鲁路修看着修奈泽尔像断了线的人偶一样倒了下去,就像他不曾是真实的。

  

  世界没有改变过,只是自己不知道世界的全貌罢了。

  朱雀转过脸,看向他,翡翠眼眸里藏着看不懂的阴霾,脸的一侧被血所沾染。

  比起修奈泽尔,此刻的朱雀,更像是吸血鬼。

  

  苦痛涌上心头,鲁路修眼前的视野一点点被黑色的花所占据,像是侵染着已经干涸的血的蔷薇花,把光线吞噬,他终于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鲁路修发现自己躺在朱雀的膝盖上,而朱雀关切地看着他,脸上干干净净,没有血。

  果然是梦吗?

  

  “我哥哥呢?修奈泽尔他…”沙哑地开口,才发现自己似乎一直在梦里哭泣。明明在朱雀面前,装作前辈的样子,实际上却是这样没用,这样软弱。

  

  “他有事,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来了。”朱雀微笑着回应。

  “别用这种说辞。”鲁路修垂下眼眸,发梢挡住了他此刻的神情,他不想被任何人看到这样的神情。

 

  什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什么在处理麻烦的事情。

  其实都是在说,他不会回来了。

  

  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克制不住颤抖。然而即使如此,也绝不能停滞。

  朱雀突然用力抱住了他,把他抱在怀中,让他的下颚抵在自己肩上。

  

  “!!!”鲁路修想要像之前那样发怒,想要说自己不需要朱雀的安慰,可是却说不出口,伪装不了此刻的自己。  

  脆弱得像个孩子。他抽噎起来,眼泪全部落在了朱雀的肩上。

  

  往日做行动计划的人不在了,站在自己背后的人只剩下朱雀而已。  

  鲁路修推翻了过去修奈泽尔所做的结论。  

  和朱雀一起行动了整整三个月。  

  “为何对吸血鬼这么执着?”朱雀看着鲁路修又抱回了一堆资料。  

  鲁路修没有回答,而是把侧脸上的发梢别到耳后,低下头去看书,细微的动作让那修长的脖颈完全显露出来,朱雀仿佛能够看到颈动脉中,有滚烫的血在流过,心脏每一次起泵,都在输送新鲜的血液。

  

  漂亮的外表,鲜嫩可口的血液。

  的确,鲁路修是吸血鬼们最期望的猎物。

  

  其实早就知道了,第一次见面就发觉了。没有开口,是因为看出那个男人有了死的觉悟。他对自己说,请你保护他,只是平淡地一句话,就领略到了那种无可奈何的苦闷心情。

  

  吸血鬼与人类,其实很相似。

  同样被上帝或神明所创造,同样有着感情。

  

  朱雀凑到鲁路修的身边,故意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和神情说“鲁路修不也可以做其他工作吗?比如图书管理员。”

  

  ——该死的大型犬。

  脑海内蹦出这个想法,被惹恼的鲁路修随手把书拍在朱雀的脸上。

  

  “你好烦啊!自己玩去!”

  然而那本陈旧的书却因此飘下一张老旧的画。

  “这是…”鲁路修捡起了那张画,上面的注释让鲁路修皱起眉头。

  

  “新的目标?”朱雀扫了一眼那张画,心不在焉。

  “嗯。”鲁路修努力记住那张画的模样。

  

  “想听我说说东方的吸血鬼吗?”朱雀却突然问着。

  “你别告诉我,你是东方的吸血鬼。”鲁路修没什么听故事的心情,随便敷衍着。“如果你不是,那么就不是重点。1、2、3、好了,你不是,闭嘴。”

  “以后你这样教育小孩,一定会被说成没耐心的大人的。”朱雀拉过鲁路修的手腕,认真看着他的眼眸。

  

  “好吧,我听,但是只许说重点。”鲁路修叹了口气,为什么朱雀总是不跟着他的节奏走呢。

  然而相处了3个月,他觉得这个人比想象中可靠很多,拥有强悍的实力,在体能上几乎无人能匹敌,可就是性格有些古怪。

  

  真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还是乖巧求主人抚摸的大型犬。

  总之,不是一般人的性格。

  “重点。”朱雀轻松回应。

  

  “走开!”鲁路修差点气炸,谁会这么傻,一定是故意的。

  “眷属。”朱雀却说了一个词。

  “嗯?”鲁路修忍住怒火,因为朱雀说了跟吸血鬼相关的词。

  “东方的吸血鬼,一生只能找一个眷属。”朱雀看着鲁路修的眼眸,平静却认真地说着。

  “………”鲁路修皱起眉头,等待着下文。

  “生理上没有限制,只是他们的传统是这样的。”朱雀似乎靠近了一些,让鲁路修紧张起来。

  

  该不会这家伙是…

  

  (待续)

  

  P.S

  

  还有2-4章就完结的样子。

  

  有个人在花式催以前的坑……但是这星期的周末集训。这大概是我唯一能更新的文了。


评论
热度(16)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