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轰出日贺文]恋与音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1、CP:轰出

2、HE

3、已完结。


隐约听到轰的喊声,也许是自己的名字,也许是别的什么,他没有听清楚,整个世界就关闭了音量。

绿谷出久中了名为“恋之静音”的个性,人们的呼救声,同伴的高喊,敌人猖狂的大笑,火焰,风,洒水车浇出的水,统统听不见了,甚至不是安静可以形容,他就连自己体内传来的声音,也感受不到了。


“绿谷!”

“绿谷?!!”


无论如何喊,让喉咙发疼地喊,那个人都没有看向他。

很显然,是出了事。


轰心焦地用大范围的冰把敌人拦在外围。

即使知道如此草率的行动可能会被责问,但是他顾不上那么多了。


“绿谷。”

轰拉住出久的手臂,那双湖泊一般的眼眸转过头来,在看到他的时刻,似乎安心下来,褪去了慌乱。

少年温和地笑了一下,说道“我没事。”

然而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不确定到底说了没说,追问一句“轰同学,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吗?”


轰点头,心沉了下去,他抱着一线希望,恳求那或许不存在的神放过绿谷出久。

此刻他的眼神如同失去了什么。


——抱歉,让你露出这样的神情。

出久感到心脏有些软软的疼痛,因被重视而感到微甜,却也因为看到在意的人难过而心痛。


“那太好了,看样子不是大范围的个性攻击。”为了让轰此刻的表情缓和一些,出久弯起眼眸笑着“我好像听不见声音了,不过不要紧,现在还是专注眼前的敌人。”


轰沉默了一下,似乎比一个世纪还长的几秒之后,他咬住牙,点了点头。


职业英雄终于赶到,敌人被击退。

英雄科的学生大部分都受了伤,而出久的情况比受伤还要糟糕。

暂时没人知道解除个性的方法,只能相信职业英雄会抓住正在逃跑的敌人。


「绿谷,你真的不要紧吗?」

在校医室被问话的出久收到了轰的短讯,很快回复着:「不要紧,轰同学别担心。」


就在此时另一个发件人的短讯传来了,是不在通讯录里的地址。

出久愣住了,是挑衅,来自敌人的挑衅,写明了解除个性的方法,却充满恶意。

“欧尔麦特。”绿谷出久在片刻后做了决定。“我收到了敌人的短讯,也许对搜查有帮助,但是我希望只有职业英雄知道。”

「那是当然。」欧尔麦特写在了板子上。

“即使,抓住了敌人,也请不要…”在把手机递过去之前,出久再一次请求着。


——听不见声音的人,会逐渐变得无法说话,因为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就无法确定自己发出的音节是否准确。

轰焦冻合上了图书馆借来的书。

他本想寻找解除个性的方法,但是无果,却看到很多令他变得更加难过的文字。


“轰同学?”

听到出久的声音,轰抬起头,看着向自己打招呼的少年,似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眼眸中的光线依然温柔,此刻的笑容有些腼腆。

可是他听不见声音…


轰压低了眼眸,在手机的记事本上打出一句话。

「解除个性的方法找到了吗?」


“还…还没…”出久望着轰此刻的眼眸,那其中最深刻的,是怎样的感情呢?悲伤的,难过的,但是这样的词汇并不具体。

出久试探着问道“轰同学是在担心我吗?”

这是理所当然的,轰飞快的敲击着手机,再度给出久看。「你自己就不担心吗?」


上课听不见老师的讲话,只能从黑板上的字和口型推测。

走在路上听不见后面的汽车按喇叭,差点被撞倒。


更难过的是听不见同伴和亲人呼唤自己的声音。


可是,这些都不得不忍受。

因为如果解除个性的话…


出久弯起眼眸,温柔地笑起来“谢谢你,轰同学。”

轰怔住了,此刻出久的笑刺穿了他的心,裂口变得更大,血不断流出来,他听见了自己内心的声音再度谴责道——为什么你没能保护他呢?


“轰同学?”出久露出了困惑的神情,因为轰持续了很久,望着他一言不发。

终于,轰再度拿出手机,打出了一句话。「不要谢我。」

“哎?”

出久疑问着。

轰犹豫了一下,拿回手机,拉过出久的手,在他的手心上,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着:——我没有资格。


躺在床上,出久望着自己的手心,反复回想着,觉得自己都快不认识假名了。

看到那条敌人的短讯的时刻,他立刻所想到的,是轰同学的声音,储存在记忆中的声音,低沉而温和,质感如同砂石。或许以后,再也无法听见他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了。

难受地揪住领口,胸口如同被一把锐利的刀刺中,疼痛难以想象。

无法听见,不是一时,而会是伴随自己以后人生的困扰和痛苦。


——因为解除个性的风险,是忘记自己所喜欢的人。


虽然不曾告白过,也没有教科书会教导什么是喜欢。

但是时不时望向那平静如水的面容,早已成为暗自藏在心中的秘密。

傍晚的光芒照着那双异色的眼眸,瞬间春暖花开,出久不希望有别人知晓,自己心底有着那么多那么多含苞待放的恋之花。


他不想让轰担心,不想让欧尔麦特担心,也不想让母亲担心,还有饭田,丽日其他同学,他都不愿他们担心。

因此他只能笑着,伪装自己的心情。




“没想到轰同学还蛮习惯照顾小孩的。”

「曾经想尽办法照顾过。」


A班被欧尔麦特分配到了幼稚园,这一天都要和小孩一起度过。

轰和出久一组,已经被小孩子围了起来。

虽然出久听不见,但是脸上的笑容十分温柔,再加上轰把小孩子说的话,都转成了文字,他因此能够认真地回应着他们,这二人组十分受欢迎。

淘气的小男孩都爬上了出久的脑袋。

而一个小女孩,认真地听出久讲画册里的故事。


那是来自深海的人鱼,最终为爱化为泡沫的故事。


不仅是小孩子们,轰也一直听着,一边点燃小孩子们做的手制灯笼。


“为什么人鱼公主会那么傻?”


小女孩问着。

出久看向轰的手机,却发现上面一片空白。



他看见轰对女孩说了什么,可是他完全听不见,也许有一天,他会连轰的声音也一同遗忘,那是最深最深的海底,深不见底的海底,没有宫殿,在身体化为泡沫之前,无法前往海面。


“绿谷?”无法听见轰的声音,出久只看见了轰睁大的眼眸,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眼泪已经如同雨下,他慌张地用手背去抹。

轰拉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掏出手帕轻柔地擦拭着他的脸,小心翼翼地,仿佛对待最为珍贵的宝物。

出久挤出笑容,说道“对不起,吓到你们了,我只是被这个故事感动了。”


其实无论过了多久,这个故事的结局始终不会改变。


听不见声音的自己和发不出声音的人鱼相比,究竟谁会幸福一些,谁会不幸一些?


轰把手机递给出久,上面只有一句他刚刚打出的话。「明天开始,我也成为搜查组一员,等我回来,你所中的个性一定可以解除。」

出久吃惊地抬起眼眸,正对上那双异色的眼瞳,此刻轻轻压低着眼帘,流转的光芒坚定地闪耀着,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宝石,温暖的,炫目的,令人心跳。


——果然,很帅气啊。

如果解除了个性,我忘记了你,但是一定还会觉得,你很帅气。



“我也一起去吧。”或许听力是个障碍,然而出久却不能退缩。

「不行,你留在雄英。」手机上写着这样一句话。

出久摇了摇头“我绝对不会拖后腿的。”

「不是这样的问题。只是你在,我会分心。」



——只是你在,我会分心。


这样的一句话,意味着什么呢?

出久看着窗外的月亮,无法入眠。


第二天出久没有去上课,欧尔麦特发来简讯:「绿谷少年,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

「没有,谢谢欧尔麦特,我很好。」发送完毕,之后欧尔麦特发来的简讯里有个大大的生气的表情符号,把出久吓了一跳。

「看来我是不能委婉,绿谷少年,你现在有恋慕的人吗?」

出久看了很久那个恋字,他不愿说谎,却也不敢承认,然而他在校医室的那些举措都证明了他心里是藏着秘密的。

「你恋慕的人我认识吗?」欧尔麦特把他的缄默当做了默认,继续追问着。

出久迟迟没有回复,他无法回复。欧尔麦特接着发来「你是不是因为敌人的那句话而不敢解除个性?」

「如果不解除这个个性,你以后会一直生活在无声的世界。」

「你忍心让关爱你的人看着你如此痛苦吗?」

「喜欢一个人并不是生命的全部,你必须了解,必须面对。」

「绿谷少年,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


出久望着屏幕上的字,直到那些字变得模糊起来。

的确,喜欢一个人或者想被一个人喜欢,都不是活下去的全部意义,除此以外还有梦想与正义。

然而,忘记了那个人淡淡的笑容,忘记那个人喊自己名字时候的低沉温和,忘记了那个人明明外表酷帅却怕鬼怕幽灵,忘记了那个人注视自己时眼神的专注,自己还将会是自己吗?


内心开出的花苞,秘密地浇灌着,一直没能开放,却要凋谢了。

他舍不得,也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能狠下心的时刻。




一周以后,敌人落入包围网。

轰在和他面对面的时候,质问着解除个性的方法。


“怎么?那个绿头发没告诉你们?我早就告诉他了。”

所有的职业英雄都沉默了,在这里,只有身为学生的轰不知道。


“你说什么?”轰回想起他在图书馆问绿谷出久有没有找到解除个性的方法,绿谷回答的是还没有。

——为什么绿谷要说谎?


“也难怪,我的个性是「恋之静音」,在恋慕之心和声音之间只能选择其一。哈哈哈,没想到他是个痴情的小子啊。”敌人大笑起来。


——恋慕之心和声音...


轰锁紧了眉眼。



回到雄英之前,他从职业英雄那里得知了出久收到的简讯内容。

「解除的方法:被心上人亲吻,但是代价是你将忘记你所恋慕的人。」


绿谷有喜欢的人吗?也许是因为非常喜欢,所以不愿意别人知晓解除个性的方法。


心脏很难受。

自己喜欢的人所喜欢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让那个少年为了他,甘愿困在无声的世界里。


「绿谷,解除个性的方法,你早就知道了吧?」轰在手机上反复删减着这句话,删掉,再重新打出来,再删掉,最终还是按了发送。

「抱歉。」得到的回答,只有苍白的一个单词,却让轰有些想哭,他不知道该如何让绿谷放弃。

「你真的那么喜欢他吗?」

等了很久很久,才得到出久的回复。「嗯,很喜欢。」


人鱼公主,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太阳的第一缕光线。


「如果我说我希望你放弃,你会不会恨我。」

「不会,但我不想放弃。」


「绿谷,在你听不见之后,我塞着耳塞过了2、3天,那种感受,我多少体会了一些。你要为了那个人忍受一辈子吗?」

「我知道,如果是轰同学中了个性,我恐怕会说出一样的话来。」


「绿谷,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出久在屏幕的另一边,看着那行字,如果没中个性的话,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向他告白呢?可是自己现在的状况,无论轰同学对自己怎么想,告白的同时就是结束的时刻。

「抱歉,不是轰同学认识的人。」


「请告诉我,我会去找他。」

「对不起,我做不到。」


“丽日,饭田。”课间,轰喊住了两人。

“正准备找你呢,怎么样?绿谷同学的个性能解除了吗?”饭田皱着眉头,推了一下眼镜,关切地问着。

“嗯,能。但是我想先知道,绿谷他...”轰停顿了一下,总算说出了下一句。“喜欢的人是谁?”

饭田和丽日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饭田先回答道“这个,你不能直接问绿谷同学吗?”

“我问过了,但是他...他不好意思说。”轰压抑着说着谎言。

“嗯,我觉得可能是轰同学你呢。”丽日看着轰说道。

“我?”轰愣了一下,心脏猛烈地跳了一下,手开始发抖。

“因为小久经常看着你啊,总觉得他看你的时候特别专注。”


“.........”轰回想起了出久看着自己时的视线,的确是很专注,然而在自己对视过去的时候就会移开。

但是那是绿谷害羞的表现吗?

绿谷一直不愿忘记的人,是自己吗?

即使听不见任何声音,也想要记得自己的事吗?



雨下的很大,轰向一直在宿舍的绿谷发送了简讯。

「绿谷,我有事想要确认。傍晚的时候,来教室一下。」



“轰同学,要确认什么?”出久的眼睛是肿的,却还是努力微笑着。他觉得自己真的很逊,总是无法忍住不哭。

轰看着出久,深深看着,那双眼眸映出了他。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这一刻到天荒地老。

轰伸出手去,碰触到出久的脸,他恳求着神,让出久喜欢他,也恳求着神,让出久不要喜欢他。


手机递给了出久,出久读了出来“如果猜错了,你可以揍我。”


——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出久抬头的瞬间,轰已经弯下腰来,突然拉近的距离让出久心慌意乱。

慌忙躲开,同时向后退了几步。


异色的眼眸变得深邃,里面有着深沉的,出久所看不懂的情绪。

“是猜对了,还是你讨厌我?”


“....”出久无法回答,他根本不知道轰说了什么。


“抱歉,你听不到。”轰突然使出个性,用冰冻住出久的脚。

“轰同学!你在做什么?”出久立刻用SMASH硬是连同冰块一起抽出来,他的脚上依旧有很重的冰渣。

因此后退的速度有些慢,但是后面是拐角的墙壁,并没有更多可以逃走的地方。

轰深吸一口气,猛地冲上去,抓住出久的手腕,然后把那手腕扣在了墙壁上,把少年桎梏在自己和墙壁之间。


“轰同学...”出久吃痛地说着,看着那双异色的眼眸。

他的心脏跳得很快,尽管听不到声音,也觉得砰砰砰的。

不想忘记,不想忘记,不想忘记...

“我不喜欢你,请放开我。”

想哭,很想哭,可是学会坚强的过程,就是在想哭的时候,把所有眼泪都吞入肚子。至少在喜欢的人面前,不流泪。


异色的眼眸更加暗淡了,然而却还是直直地看着他。

轰的另一只手,钳制住出久的下颚。

距离再度拉进,一点点拉进。

“轰同学...我真的会揍你。”眼泪快要忍不住了。

轰没有说话,只是更用力地抓着他的手腕,怕他逃开。

“求你了,不要...”终于眼泪断了线一般,一颗颗滚落着。

咫尺的距离,呼吸都能感受到。

出久用SMASH覆盖,电光开始蔓延,也许不顾一切推开对方,这种状况就能结束。

但是自己一击下去,到底会怎么样呢?

说着不喜欢,其实,只是因为太喜欢。


最后一刻了,殉教一般放松了浑身力气,SMASH也戛然而止,出久用最后仅剩的一丝念想支撑着自己,低声告白着。“我喜欢你...”

轰停滞了一下,闭上了眼。


被爱与遗忘,竟是一体两面,同时存在的利刃,涂了糖,深深捅入胸口。


两个人初次的吻,如同飘在风中的樱花,切实存在,却又缥缈。

在个性临近解除的时刻,轰在出久耳边轻轻说着“我也是。”



“你是?”出久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帅气的外表,刘海却遮挡了神情。


自己为何在这里?刚才在做什么?为什么会被这个陌生人抓着手腕?

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


“抱歉。”眼前的少年压抑着嗓音,松开了他,然后问着“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嗯,可以。”出久突然回想起来,自己之前似乎中了个性,听不见声音,但是细节却模模糊糊的,如同被水浸泡过的文字,无法看清楚。

“那就好。”少年低声说着,深深看了出久一眼,然后走开了。


以为是陌生人,绿谷出久却很快发现,这个人是自己的同班同学。而且很奇怪,轰总是在躲着自己,却时常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看过来。

“那个...轰同学是转校生吗?”出久低声问着丽日。

“小久?你在发烧吗?还是什么新式冷笑话?”丽日吃惊地问着出久。

“我...我以前没见过他。”出久对丽日的反应更是有些奇怪。

“我知道了,小久在耍我。”眼看丽日又要变黑了,出久赶紧闭上了嘴。


看样子,还是问欧尔麦特保险一点。

但是当出久询问欧尔麦特的时刻,对方却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半响,才说了一句“总之,你能听见声音,真是太好了。”


是啊,回到了有声的世界真是太好了。

然而,自己是不是付出了什么难以想象的代价呢?


出久在资料馆里翻找着最近雄英的事件,的确写到了自己中了个性的事,也写到了轰焦冻加入搜查组的事,但是自己完全没有印象,他无意中看到,A班曾去过幼稚园。

也许那里会有线索,抱着试一试的念头,他来到了幼稚园。


“哥哥哥哥。”一个女孩子立刻奔了出来。“你能听见我说话吗?那个红白配的哥哥没和你一起来吗?”

“我能听见。那个红白配的哥哥曾和我一起来吗?”

“嗯,你还给我讲了人鱼公主的故事呢。”


——人鱼公主?


模模糊糊的影像突然浮现在脑海。

那个手机屏上是一片空白,然后那个人说了什么。


“哥哥,你觉得人鱼公主为什么那么傻?”

“哎?”

“我当时问哥哥,是另一位哥哥回答的。”

“他怎么回答的呢?”

“嗯...我想想...”女孩努力思索着,也许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过于深奥了。“他好像是说,因为和喜欢的人的幸福相比,自己就没那么重要了。”


——喜欢的人....


头痛欲裂。

「你真的那么喜欢他吗?」

「嗯,很喜欢。」


——喜欢?喜欢谁?那个问题是谁问的?


于此同时被审讯的敌人说道“我的个性解除之后,10个人里有2个人会恢复记忆,我没研究过恢复的条件,但估计是那些人,太过执着吧。”


出久支撑不住天旋地转的感觉,在倒下之前,有人扶住了他。

“绿谷,你...没事吗?”对方说的有些犹豫,但却认真而温柔。


出久抬起头,那双异色的眼眸正看着他,一如当时,有些黯淡,却是那样温暖。

“轰同学...”出久看他的眼神变得像过往了。

轰没有躲开,微微睁大了眼眸,然后温柔地笑起来。

“嗯,我在。”

出久咬住牙,哽咽着说道。“你猜对了,可我还是很想揍你。”

“好。”轰淡淡地开口。

可是他的眼泪却掉了下来,让出久愣住了。

“笨蛋,我....”出久正视着轰的眼眸。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轰静静等待着。

出久脸红了起来,在低下头的时刻,突然轰把他抱了起来,然后转了几圈。

出久吃惊地看着轰,却看到他的脸也红了。


半响,他们一同压低了眼眸。



“喜欢你,最最喜欢你了。”




恋与音END.




P.S10月9日轰出日快乐~~

因为三次元很忙,所以游戏和文都更新比较慢,请大家见谅。不过偶能更新的时候还是会努力更新的!

现在还没到轰出日,不知道lofter能不能预订时间。

嗯,我先研究一下预订时间....

评论
热度(30)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