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羽翼》(ABO,长篇)04

多管闲事这一点,也是英雄的本质之一啊。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预警:(请先阅读,万一中途霹雷就不好了。)

1、CP:轰出

2、超能力社会,ABO设定,二设含有,双独占,包子。

3、十分正经,只步行。

4、因为剧情有些设定比较沉重,因此有虐心的时候,但是正常意义的HE。

5、故事大致开始于体育祭,基本按照时间顺序,楔子除外。


04 你就是你


无法坐视不理,无法忘记你说那些话时落寞的眼神,需要有人告诉你,你就是你,需要有人让你再度看到你自己,如果没有人来,那么就由我...



丽日虽然输了比赛,却还是鼓励出久。

女孩灿烂的笑容,让出久安心下来,感激着朋友的关心,出久沿着走廊向前走,然而在拐角处和一个人不期而遇。

十分高大壮实,且被火焰环绕,极具震慑力。

出久顿时如同兔子一样受惊,毛发炸了一圈。“安...安德瓦!!”

他因为惊讶而喊出对方名字,安德瓦向下看着身高有些矮的少年,嘟囔着“哦,找到了,找到了。”

出久紧张地抬头看着对方,为什么安德瓦会在这里,他在找什么?该不会是自己吧?

“安德瓦先生为什么...在这里...”出久像过去国中时那样,又吃惊又慌张地望着对方的脸。

“我看到你在场上的活跃了,真是出色的「个性」,只是弹一下手指,就有如此大的威力。”

安德瓦用手指着出久的脸“单凭力量来论的话,那已经是能够跟欧尔麦特匹敌的「个性」了。”

“你...你想说什么啊?我现在得走了。”出久误会了安德瓦的意思,以为他在暗示自己的力量来源于欧尔麦特。

他快步向前走,话说的越多,漏洞也许就越多,当一个人想要隐藏秘密的时候,最好的方式往往是沉默。

可是安德瓦却在他身后说着“我家焦冻可是身负着超越欧尔麦特的义务。”

出久停了下来,即使想要迈出脚步也做不到。

“跟你的这一场比赛,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实验台。”



安德瓦...

即使你是长辈...即使你是英雄...

出久握紧了拳头,他压抑着,忍耐着。


“请务必,不要让比赛打得太难看哦。”安德瓦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就打算离去。


——没有哪个混蛋老爸的「个性」...不...是不使用他的「个性」也能成为第一。

——我想通过这样来完完全全地否定他的做法。


轰同学的感受,他有体会过吗?

安德瓦并未展示身为父亲的慈爱,而是只有严厉,让轰同学像是实现野心的道具。


那时轰同学离去的背影,以及他融化冰块的背影。

此刻都清晰地出现在脑海。

悲伤,不甘,以及自责。


然而,不是他的错。

必须有人告诉他,不是他的错。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比赛前跟你扯这些失礼了。”安德瓦已经迈出了几步,却听见少年开口了。


“我,并不是欧尔麦特。”

安德瓦转过头,看着少年的背影,毫不在意地说着“那是当然..”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年压抑激动地打断了“没错,这是当然...”

少年在此时转过脸,毫无惧意,用十分断定的语气说道“而轰同学,也同样,不是你。”


一瞬间,安德瓦竟然被少年的眼神和语气所震慑。

片刻后,他却觉得很有意思。

这小子...




计算着进攻,以本能去反击,全力以赴。


走上那被呐喊声包围的场地,却好像听不见那些声音,也看不见观众,绿谷出久此刻完全忘记了紧张。

无意识地进入了最好的状态。



此刻麦克激动地用舞蹈的姿势拿着麦克风“尖峰对决!两个人在之前的赛事上都有出色的表现,想必各位拭目以待很久了吧?轰焦冻VS绿谷出久!!现在开始!!”

他情绪高亢的声音引发观众的热烈回应,人们几乎要站起来观看比赛了。



这场比赛除了现场的观众,还有无数人透过电视机关注着。

支持着英雄们的亲朋好友,普通市民,以及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

引子擦眼泪的纸巾已经堆成山了,但是看到孩子再次出场,她的眼泪又决堤了。


而安德瓦也回到场上关注着。


午夜还没有示意。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观察着对方,彼此脸上的神情都十分严肃。

此刻轰刻意收敛了信息素,这样就不会对出久造成影响。

出久还没学会收敛,但是已经被临时标记所抑制,信息素变得很淡。

他们现在和骑马战不同,没有其他要素干扰,任何时候都能使出全力。


“那两人当时一起挺身而出救了你吧?”

面对这个悄然而来的问题,欧尔麦特点了点头,同时回答“我感觉那两人之间,有什么地方很相似。”

这场比赛还有一个担心,就是出久对轰的信息素有反应的问题。

不清楚状况的欧尔麦特思考着如果距离太近,出久很可能受到冲击。



此刻,午夜抬起了手,两个人都摆出了进攻前的姿势。


同时两个人的思考也十分相像。

——他开场就会立刻发动冰冻。

——让他那股力量自由发挥就太危险了。


在午夜的手向下挥动的瞬间。

观众们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呼,因为场地再次爆炸一样出现大范围的冰,而且立刻被击碎,冰的结晶亮闪闪地折射着光芒,布满空气。

“好漂亮!”一个小女孩赞叹着,家长却因为紧张而用力抱住了她。


出久的判断没有失误,轰果然想用冰封住他的行动。

咬牙使出SMASH的时候,虽然没有骨折但是肌肉崩裂了,剧痛传来的时候,少年咬紧了牙关。

SMASH击破了冰,然而这并未对轰造成伤害。


风压让冷气吹向观众席,如同开了强力空调一样,观众们瑟瑟发抖。


“果然如我所料。”一击落空之后,轰没有失落,因为绿谷出久的行动模式并未超过他的计算。


必须在所有手指都被折断之前打败轰。

出久忍痛计算着,再度从侧边冲过去,锻炼出的速度很快,然而迎来的依然是冰,迅猛的攻势和他的路线重合,迅速把出久逼向死角。

碰到的话,就会让对方占上风。


第2发。

冰一下子支离破碎,轰向后退了一些,但是他身后却用冰挡住,不至于超过场地。

但是疼痛却比刚才更剧烈了。


出久死死咬住牙,要找到轰的破绽是很难,并且是在眼前这场战斗中亲身去体会。


第3发。

这一次是右边。

反应的速度丝毫未减。


第4发。

出久的两只手已不能看。


“你...”轰也许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执着的对手,曾经的困惑如今更深刻了。

为什么这个人要这么拼命?

即使用这样的舍身攻击,也想成为英雄吗?

如果自己都伤痕累累了,还能够拯救谁?


冰块再一次被击碎。

“打持久战吗?我会迅速结束战斗的。”

出久怔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里明显隐藏着什么。

也许轰同学的破绽...

还来不及细想,冰又急速冲了过来。

右手最后的手指也报废了。

而此刻轰却借着冰冲了过来,麦克高喊的时刻,轰已经近在眼前了。


轰这一连串的动作比刚才要快,出久只能下意识地再一次击碎冰。

而轰却在冰被碎掉的同时起跳,迅速地击向出久,出久的躲闪已经趋于被动,被完全牵制住了。

战况很不利,如果这样下去可能会在第三次躲闪中被淘汰,必须反击。

来不及思考更多,出久解放了更多的one for all,风压把轰推到后方,重重地撞在他所建立的冰上。

风压引起的烟和冰晶散去,人们才看清楚场地上,绿谷出久整个左臂都废了。


出久艰难地站直身体。

——不止「个性」,判断力,运用能力,机动力,所有的能力...都很强。

轰同学真的不容小觑。


“你只顾着被动放手都搞成这副惨状了啊。”

轰再度向出久走去。


出久看着对方,却发现轰似乎是冷得发抖。

——可恶,到底怎么一回事。

此刻只觉得哪里不对。


在人们议论着他不愧是NO.2的儿子的时候,轰本人却一边吐出白气,一边说道“对不起了,谢谢你绿谷,多亏了你...那家伙表情都难看了。”

轰的话却让出久更难受。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觉得难受的理由。


因为即使经历了这场比赛,还是什么都没改变。

甚至自己也成为了轰让他父亲难受的一环。

不是这样的,轰根本没有看到眼前的事物。


他没能告诉轰——你就是你,不是别的什么人,和父母没关系,你只作为你自己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你的双手已经无法战斗了吧?结束吧。”轰淡淡地说着。

同时迅速放出冰块,这一次冰的高度却有些低,因为他的目标只是出久的脚。


可是一个声音却让他愣住了,同时也让全世界愣住了。

“你在看哪里啊!!!”


怎么可能!!!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SMASH猛力地袭来,冰被击碎,轰再一次被推向后方。

欧尔麦特,爆豪,饭田,丽日以及其他同学,甚至不太了解他的观众,都隐隐感到了疼痛。

因为这一击是用已经废掉的手指打出的。

伤上加伤,内在的骨头和血肉都粉碎了。


“你为何要做到这个地步?”虽然还在比赛中,但轰终于不得不问了。

可是出久却没有正面回答。


“你在颤抖啊,轰同学。”出久咬牙说着。

“「个性」也是一种身体能力,你的身体能扛住的冷气也是限度的吧?”

在轰因为惊讶而愣住的时候,出久接着说道“而且这一点,使用左半边的热量就能解决了不是吗?”

看着这场比赛的全部人都诧异地看着绿谷出久,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大家都在认真战斗!为了胜利!为了接近目标!为了成为第一!”

握紧了拳头。

出久对着轰,在此刻,在自己伤痕累累的情况下,握紧了肌肉粉碎的手指,坚强地下了战书。

“全力放马过来!你还一次都没伤到我呢!”

嘶喊是因为什么呢?

是因为自己决心成为英雄吧,一个真正的英雄,不会放着能够改变的机会,而选择沉默。


——轰同学,也不是你。

安德瓦此刻也隐隐觉察到了,绿谷出久和其他人不一样。

他并未把轰焦冻视作NO.2英雄的儿子。


轰立刻沉下了脸。

他没想到出久会提到他右半边的力量。


“你是什么意思?”

那个混蛋老爸,是什么时候...

“你到底想做什么?”轰因为忍耐着寒冷,不断吐出白气。“全力?难不成连你都被他收买了吗?”

因为气恼,轰单纯地想采用刚才的方法,拉近距离快速攻击,让出久做不出反应。

可是他的速度已经稍微变慢了,而出久也不顾对自己的伤害,彻底豁出去了。

——不能爆发,不能爆发,不能爆发...

出久回忆着USJ对敌人攻击的那个感觉,一拳击了出去,直接命中轰的腹部。

这一击是出久第一次打中轰。

然而出久的伤势更重了。

人们更是停不下议论,这场比赛逐渐白热化。


水泥人咨询午夜要不要制止他们。

毕竟绿谷出久的伤实在太多太严重,即使赢了,也参加不了下一场比赛了。

也就是说这场比赛是他体育祭的终点了。


水泥人的考量正确。

大概出久也清楚,但是他要改变的事,依然没变。

更何况,未来的事,此刻他已经不去考虑了。


英雄是无论怎样的结局,都会挺身而出的人。


观看比赛的相泽和麦克也同样在观众无法听到的情况下讨论着。

对于出久的舍身攻击,相泽没有给予肯定,却也没有否定。

“不是谁都能选择疼痛的道路。”

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或许有什么在推动着他吧。


欧尔麦特紧紧盯着此刻拼命的少年。

他说不出话来。


太痛了,出久根本无法握拳,他用牙齿咬着已经破烂不堪的手指,又一击SMASH.


——我想成为像他那样的英雄,为了这个目标,我必须成为最强。

——和你相比,这可能是太过渺小的动机...


“为什么你要拼命到这种地步?”

为什么,你能够忍耐着把自己的双手变得破破烂烂,也不愿意放弃呢?


在出久冲向他的时刻,也给出了回答。

“我想要回应寄托在我身上的期待,面带笑容应对一切...我想成为这样帅气的人!”

他知道自己的嘴边也全是手上的血,甚至现在的他还无法微笑,可是总有一天...一定...


——焦冻...

那时候的声音再度回旋在脑海里。

那是母亲的声音。

可是她后来说了什么呢?

想不起来了。


“因此大家都在全力以赴!!”出久再度进攻。“你的遭遇,你的决心,凭我或许理解不了...但是...”

出久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看着轰,看着他已经被冰冻住的面容。

“不拿出全力,就想成为最强,完全否定父亲的做法,在我看来根本就是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


你怎么可能体会,从刚刚记事开始,就一直被当做道具训练着,母亲来劝说,却被粗暴地推开。

没有人能够救我,和我牵扯上的话,只会遭到不好的下场,甚至连母亲都...一切都是因为,我是那家伙的儿子!


“烦死了!”


——妈妈,我不要!我不想变成爸爸那样!我不想变得和那个欺负妈妈的人一样!

——但是你也想成为英雄不是吗?


为什么此刻会想起那个时候?

为什么要回想起那个无力改变的自己?


——你所期待的未来...只要你想,就可以的哦。


“所以,我一定会赢你!”出久再次喊了出来。


欧尔麦特也不禁绞紧了双手,他此刻紧张大概仅次于引子了。而引子此刻哭得快晕过去了。

——绿谷少年,难不成你...


“我要超越你!”嘶喊的同时,再度击中。


哥哥和姐姐...


为什么是我...


他曾经透过窗户看着同父同母的姐姐和哥哥们一起在院子里玩耍。

可是立刻被父亲拖走。

那条走廊仿佛很长。

无论如何也走不到尽头。


——你和他们所处的世界完全不同。


有什么不同呢?

因为我同时有冰和火焰的力量吗?

即使不用你的力量...我也...



那天夜里。

“我时常会觉得焦冻那孩子的左半边,简直丑陋得难以忍受啊。”

“我已经没办法再带他了,不能让我再带他了..”


我....


“妈妈去哪里了?”

“因为她伤害了你,已经关到医院里去了。真实的,我不是说过这段时期最关键了吗?”


我....


“都是因为你!!”

我否定爸爸他....


“我要否定他...”


出久听到了这句话,可是他不想再听下去了。

必须有个人告诉轰同学!必须有人告诉他!!必须!!!


“那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用尽力气去吼出来,去传达。

那是你自己的力量,不是别人的,只是因为你是你而拥有的力量。


——但你也想成为英雄不是吗?只要你想就可以的哦。

——不要让血缘拘束自己的未来。

——自己想做什么,就去做好了。


已经忘得一干二净的话语,那时候那个温柔的声音,如今终于全部想了起来。


明明是如此重要。


一开始只是雾气而已。

雾气不断地从轰的左半边冒出,在某个瞬间,猛然爆发了。

火焰向两边放大,熊熊燃烧着,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出久的脸,也验证了欧尔麦特的猜测。


绿谷出久,想要拯救轰焦冻。


同学们都愣住了,毕竟他们都没见过轰使出火焰,知情的人更吃惊,因为他说过在战斗中绝对不会使用。

而绿谷出久却逼出了那火焰。


“自己那么想赢,却逼迫对手变得更强,到底是谁在开玩笑啊。”轰说着,身上的冰渐渐被消融了,他的眼中有着眼泪,但是他全然不知,或许那是冰被消融时留下的水吧。

“我也是想成为英雄啊。”

这句话到底多少年没有说过呢?

一心只想着超越,而忘记了自己本来的心。


出久笑了,尽管此刻的状况变得更加严峻了。

但是至少他改变了一些能够改变的事。


“焦冻!!!!”安德瓦则在观众席大喊起来,他一边向下走一边大喊。“终于接受自己了吗?没错!就是这样!这里就是你的起点!用你胸中流淌着的我的血液超越我吧!然后去实现我的野心!!”

可是安德瓦却没看到,他的儿子此刻咬牙笑着,脸上不断有水滑落。

现在的轰焦冻听不见他的声音,也忘记了安德瓦的存在。


“好厉害...”那火焰很漂亮,也很壮观,绚烂地燃烧冲上天空,出久不由得感叹,他的脸上依然笑了。

“你在笑什么?”轰却认真地望着出久的脸。“你的伤势这么重,却让我出全力,面对这种状况,你还能笑出来,你真的不正常。”

然而对方在期待什么,自己其实也清楚。

一个全力的对手使出全力。


“接下来变成怎么样,我可不管了。”轰没把握地说着,却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


只是一瞬间的信号,仅仅是眼神的交汇,两个人都做出最后一击的准备,这一击是正面的力量对决。

水泥人坐不住了,赶紧起身喊午夜。



身为老师,是不能放任学生不顾身体的。

再这么拼命下去,绿谷出久绝对撑不住的,即使精神可以撑下去,如果身体崩溃的话,他也无法实现梦想了。



出久却已经起跳,沿着冰墙飞跃,他要尽可能地近距离攻击。

这是豁出所有一切的一击,毫无保留。

而轰也想着同样的事。

他的左手充满了火焰,并且越来越强。

“绿谷。”


无数的水泥墙在此刻建立起来。

然而两人却同时出手了。


“谢谢你。”




这声谢谢在冰层和火焰的响声中很低很低。可是没有比谢谢更多的言辞能够表达了。


水泥墙被全部击碎,因为原本较冷的空气受热膨胀,而变成碎块飞上天空,观众们再次遭受到冲击,身体轻的没抓稳的话都要飞出去了。

麦克的眼镜又一次要掉下去了,因为即使在二三年级,这种大范围的超强力攻击碰撞也很少看到。

相泽的学生是怪物啊!怪物!

麦克老师再一次肯定。


而此刻全场最冷静的莫过于相泽了,他依然淡淡地分析着,说给已经听不进去的麦克。


场上全是浓烟。人们都翘首以待浓烟散去。


在浓烟之中,人们首先看到的是,绿谷靠着体育场的墙壁,支撑不住身体,缓缓滑了下去。


愣了很久午夜才想起自己是裁判。“绿谷脱离场地,轰晋级。”


观众们此刻都在议论刚才的战斗。

“绿谷出久那家伙,挑衅对手结果还被干掉了啊...”

“他到底想赢还是想输啊?”

“不管怎么说那力量是令人叹为观止。”

“气势很不错。”


轰一直看着出久,看着他被抬去校医室。


赢了。

可是,却和预想的不一样了。


原本以为赢了,就可以忽视绿谷,继续走自己过去所相信的路。


然而现在却更加迷惘了。


即使比赛结束了,那个人拼命的样子依然在眼前。

而他那么拼命的理由,自己现在竟然有些理解了。


因为,想成为英雄。


自己一直想要忽视的那份心情,他又让自己想了起来。


“终于不再说别挡我路了吗?”安德瓦得意洋洋地看着轰。“虽然对火焰的操纵上有点危险,但你终于舍弃掉那种小孩子气的固执,完美地进化成为我的高级进化版了!!!”

“毕业之后就到我身边来吧!我来带你走上霸者之路。”安德瓦伸出了手,出乎他的预想,轰完全没有接。

“谁跟你说我舍弃固执了?”轰看着安德瓦的手停在空中。

“只是那个时候在一瞬间,我忘记了你的存在。”轰诚实地回答着。


“这到底是好是坏,是不是正确的...我还要再思考一阵。”不再理会安德瓦,轰继续向前走。


出久躺在保健室,一动不动地听着治愈女郎的唠叨。

而欧尔麦特连带着一起被责备,就像个犯错的学生一样低垂着头。

“这次的事情,我不准你表扬他!”

就在欧尔麦特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同伴们突然打开了门。


“绿谷!!”

“小久!!”

“绿谷同学!!”

欧尔麦特惊出了一身冷汗,还好没人在意他。


“大家,后面的比赛怎么样了?”

“因为擂台完全被打坏了,要花点时间去修补。”饭田一本正经地回答。

而峰田则颤抖地说“吓死人了,绿谷,你打成这种惨状,没有人想招你。”


就在他们闹哄哄的时候,治愈女郎说要手术,把更加惊吓的他们一起赶了出去。


就在此时,欧尔麦特听到了,少年微不可闻的一声道歉。

他转过头,出久这一次更大声地说了句。

“抱歉。”


——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已经横空出世了。


“对不起,我没能赢得比赛。”


“如果我忍住不说,不对轰同学说那些话...我...”


欧尔麦特试探着问。“你感觉好像要为他做点什么。”

“确实,轰同学他那时的背影,我一直记在心里,我一不小心就多管闲事了。但是...”

出久回忆着自己的心情。“其实不只是这样,比起这点,当时的我只是...特备不甘心。”

“周围的一切,将来的一切,我都完全看不见...”出久说着。

再一次道歉。“对不起...”


欧尔麦特认真看着出久的脸,他心底已有回答。

其实过去,他就从这孩子身上看到了那种品质,成为英雄的品质。


“结果确实很遗憾,就算说你做蠢事,对结果也是于事无补了,但是...”


“多管闲事这一点。”


轰沿着走廊继续向前走,他依然在考虑着,未曾找到的答案。

也许那个答案,在和他过去所想相反的地方。


欧尔麦特干瘦的脸,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憔悴,但是却很有感染力,尽管出久此刻因为太痛已经没力气看清楚他的脸。

“也是英雄的本质之一啊。”




(待续)


评论(1)
热度(34)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