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纸飞机》02

目录: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02 离开洞穴

  

  隐约能看到光从洞口照下来,或许是星光或许是晨光,对于没有出去外面的鲁路修来说,是没有概念的。

  然而柯内莉亚和修奈泽尔一直没回来。

  或许比过往的任何时候都要久,鲁路修意识到,这是比过往任何一个,都要难熬的冬天。


  娜娜莉露出了担心的表情,但却什么也没说,她懂,她明白,说出来的话,只会让大家更担心。

  此时尤菲突然站了起来,低声说了句。“我听见姐姐的声音了!”

  然后她提着长裙向着洞口跑去。

  总和鲁路修小吵小闹的库洛维斯也似乎听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却有些惊恐。

  鲁路修察觉到了不对,全力追上尤菲,拉住了她的手。

  「不能出去。」当尤菲转过头的时刻,鲁路修用唇语这么对他说着。

  

  此时,鲁路修听到了外面有人在说话。

  “他们向另一边跑了,快追!”

  是有人在追柯内莉亚和修奈泽尔吗?

  “等等,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一边有更隐蔽的地形,而他们所跑的方向,却是十分空旷...”

  “这些怪物,是看不起人类的脚程。”

  “你是傻瓜吗?我说的很明显了,这里有他们想隐藏的东西,那就是鬼族的巢穴啊!”

  !!!

  鲁路修浑身绷紧了,那些人离得很近,只要稍微探寻一下,就会发现这个洞穴的入口。

  不行,不能让他们进来。

  

  鲁路修拼命思考着对策,可是自己能战斗吗?别说自己了,这里的其他鬼族也都还年幼,没有觉醒后的能力。

  “哥哥。”隐约听见娜娜莉的声音,那声音因为受惊微颤着。

  鲁路修一咬牙,对尤菲说道“以后,娜娜莉就拜托你了。”

  

  “什么?”尤菲惊讶地望着鲁路修的脸,而后者松开了她的手,回头望了娜娜莉一眼,下定了决心,快速地走了出去。

  “哥哥?”娜娜莉的呼喊没有得到回应,她更加不安,想要上前,然而却无法行走。

  

  “喂!那里有个小孩!”

  “是鬼族吗?检查一下有没有角就知道了!抓住他!”

  

  上钩了。

  鲁路修反身跑向森林,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洞穴以外的地方。因此他完全不认识路。

  然而任何方向都可以,只要能够让那两个人远离巢穴,远离娜娜莉就可以了。

  至于自己,已经是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回去了。

  但是一想到娜娜莉,就有了决心和勇气。

  

  “他跑地真慢啊。”捕猎者的话已经近在咫尺。

  鲁路修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缺口,没有路了,下面是奔流不止的河水,重重冲刷撞击着河中的石头,发出可怖的声音。

  

  “抓到你了。”捕猎者猛地抓住了鲁路修的手腕。

  鲁路修回头,紫水晶一般的眼眸里全是嘲弄。“是我抓到你了。”

  

  “什么?”那捕猎者愣了一下。

  鲁路修全力拽住对方,然后向后一跳,但是体重太轻,没能带上这个捕猎者,而是悬在了空中。

  那个男人明白了鲁路修的意图,这是鱼死网破的拼命,即使他会坠入这危险的河中,也至少拖他一起上路。

  

  开什么玩笑,太嫩了!

  男人松开了鲁路修,然后掰开鲁路修的手。

  

  鲁路修一声不吭地坠了下去。

  “这么想去的话,我就送你吧。”捕猎者向着鲁路修坠入的河中开了几枪。

  

  “别浪费子弹,这条河很急,一般的鬼族都不会游泳。”另一个男人提醒了他。

  

  

  「捡到了鬼。」

  这个消息在村子里,像是被传染的重症,一下子扩散,很多人闭门不出,害怕遭来祸害。

  身为村长的枢木玄武,一直站在村医的门外,等待着。

  捡到鬼的正是村医,他年事已高,因此思想也和普通的人类不同。

  玄武自然希望村医能够把鬼交出来,交由自己处置。

  然而,村医却说他捡到的鬼受了很重的伤,需要治疗。

  玄武忍着没有质问村医为什么要救助一个鬼族,因为他知道,对于医生来说,生命始终是生命。

  但是现在村里弥漫着不安的躁动,如果放任一个鬼族住在村子里,不管有没有意识,都可能带来灾难。

  他们的角会影响到周围的人,尤其是年幼的孩子,非常容易被影响。

  最近朱雀也一直闷声不吭,现在只剩下两个人相依为命了,无论如何为了朱雀,为了村里正在成长的孩子,必须解决这件事。

  

  

  梦里一直在奔跑。

  

  娜娜莉...

  

  无论哪里,都找不到娜娜莉。

  他突然想起,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娜娜莉了。

  悲伤如海浪一般淹没了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梦中。

  

  醒来的时刻,他听到了咚咚咚的声音。

  睁开眼,浑身刺痛,然而自己还活着,挣扎着坐起身来,看到一个驼背老人正在捣鼓什么。

  

  自己终究是被人类捉住了吗?

  鲁路修观察着四周,和洞穴完全不同,虽然天花板很矮,但是地面十分平整,光线也很充足。

  这里就是绘本上,人类的房间吧。

  简直,像是另一个世界。

  

  “你醒了?”老人转过头,手上拿着一个小碗。

  

  鲁路修警惕地看着他。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老人笑着说道,那笑容十分慈祥,没有见过,却莫名令鲁路修感到怀念。

  “你想做什么?”然而鲁路修还是没有放松下来。

  人类都是不可相信的。

  

  “我用古时候流传的药材配方为你配了些药,你受了伤,需要服用。”老人耐心解释着。

  “.......”如果他想杀了自己,会说这么多话吗?

  鲁路修思考着,看向那小碗,里面隐约传来难闻的味道。

  

  然后他惊讶地看到老人自己喝了一口,然后笑着说“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你...为什么...救我?”鲁路修小声问着。

  “因为我是个医生。”老人却理所当然地说。

  

  无法理解,医生是什么?

  

  “谢谢。”鲁路修低声回应,接过了小碗。尝了一口,苦得难以置信。

  

  他咳嗽起来,老人善意地坐在旁边,拍了拍他的背。

  以前娜娜莉也曾这样为他拍背。

  突然涌上想哭的冲动,然而没有任何用。不知道娜娜莉他们是否安全。

  

  这时窗外突然传来砰的一声,老人转头看向窗外,然后笑着说“朱雀那孩子又随便翻墙了,真是,明明有大门不走,老这样进院子。”

  朱雀?

  鲁路修隐约觉得这个词有点熟悉。

  

  (待续)


评论(2)
热度(22)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