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好感LEVEL UP 11

警告:本章含有出久和小胜的过去,但是在这篇文里,出久的真心属于轰,请不要担心,如果特别不安,请跳过这一章。

目录:《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11 想要遗忘的伤


轰不在,饭田和出久也没打算走出风谷之镇,慌乱还没有平息,挤在旅馆里的冒险者们纷纷议论着刚才的事。

“不如我们也下线吧,今天我刚好要和家人一起去游乐场。”饭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游乐园吗?

内心刺痛了一下,以为已经淡忘了,然而再次被触碰时却还是会觉得痛。

“嗯,下次见了。”忍住内心的心酸和苦痛,出久点了点头。


退出游戏,出久发现轰不在家里,收到的留言很匆忙,轰说有事需要下线,却没说去了哪里。

出久在电脑前坐下来,打开了论坛,今天的版面依然非常热闹,自从《英雄学院》公布内测之后,就一直是话题的中心,出久随意打开了一个帖子,看着最新公开的内测邀请名单,仿佛意料之中,又像是意料之外,看到了那个名字——爆心地。

那是小胜的ID。


也许会再见吧,过去从未想过他们还会再见。

出久握紧了拳头。


晚上8点,轰依然没有回来。出久有些担心,又怕打扰到对方,给轰发了简讯,趴在餐桌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那是梦魇,无论多少次,都无法摆脱的黑色阴影,或许是因为里面依然有一丝可悲的怀念吧。

  过去的自己,懵懂的自己,无知的自己,不自量力的自己。

在水泥路上,在阳光下奔跑着,呼吸变得急促,快要喘不过来。

  他害怕小胜先到了,害怕小胜等个30秒就不耐烦地走掉了。这或许是他和小胜最后的告别了。

游乐园门前,爆豪胜己站在门口,一脸不耐烦。

——竟然还在。

出久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而下一秒,他就发现不对劲,因为不仅小胜在,小胜的那些总是一起欺负人的朋友也在。


“哈哈哈哈!”那些人一看到出久就哄笑起来,让出久不知所措。

“小…小胜?”出久隐约感觉到不妙,想要向后逃,可是其中一个同班同学,却拽着他的手,把他拉到了小胜面前。

“难难道大家是一起来玩的吗?”出久一边流汗,一边干涩地问。

昨天是结业式,他邀请了小胜来游乐园,当时小胜一直看着他,让他感到不安,但最终小胜还是答应了,没想到现在却是这种状况。


“很意外?”爆豪胜己却在此刻突然开口。“我早就看透你了。”

出久愣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却听到了下面仿佛最过分的玩笑,最不屑的侮辱一般的言语。

“你从很久以前就一直看着我,一副想被我抱的样子。”小胜看着出久,没有笑,依然一脸不爽地说着。

“啊哈哈哈哈哈!!”其他人却都仿佛听到了什么特别可笑的事,大笑起来。


——他,他在说什么?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在这么多人面前羞辱我?

为什么,为什么…

“小…小胜…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出久觉得自己真的想挖个洞钻进去,永远不出来。他很想哭,然而哭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吧。

“胜己啊,他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不该邀请你来游乐园,而是邀请你去旅馆吧?”其中一个声音充满嘲弄地笑着说。

“哈哈哈哈,就是,就是!”那些人在出久眼里变成扭曲的人形。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以别人的痛苦为乐呢?

或许他们长大后就会明白过去的所作所为都是错的吧。可是谁来,谁来救救这个被践踏自尊的自己?


“烦死了,走了走了。”小胜没有再看出久,而是和他大笑的朋友们或者跟班们一起,离开了游乐园的大门。


是自己弄错了吧。

出久依然站在门前,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心很痛,他不想和幼驯染最后的记忆变成这样,然而一定是自己会错意了。

那时小胜来找自己,阻止自己从天桥上飞下去,只是因为母亲的拜托吧,他依然看不顺眼自己,从未改变过。

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人…


“绿谷…绿谷…”

——轰君?


出久睁开眼,发觉轰一脸担心地望着自己。

“啊,你回来了。”出久一开口,却是哽咽地说着。

“绿谷,你怎么哭了?”轰低声问着,伸出手,擦拭着出久的眼泪。


“只是做了噩梦罢了。”出久拼命擦着自己的眼睛。


过去的明明已经过去了,曾经以为自己放下了,却又在梦中想起。或许有些伤痕,一辈子也好不了,无论多少次都会觉得疼痛,如同淹没在水中,有光,却离自己很远。


和饭田再度相聚于《龙之歌》时,骚动已经平静,游戏客服给玩家的解释是系统出现BUG,使用了测试数据,因此才出现那不在资料里的狂龙,目前版本已回退,玩家可以放心进入遗迹,并且每个人都得到了300金币的补偿。

大概是这补偿还算不错,玩家都安静了,遗迹依然排着长龙。

可是轰却觉得,即使版本真的回退了,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也一定取走了什么东西。达到目的之后,估计不会在《龙之歌》里出现了。


“我好像来过这里。”出久在进入遗迹之后,小声说着。

“是看过视频吗?”饭田问着。

“嗯,看视频的时候,就觉得似曾相识。”出久回应。

“既视感这种东西,应该是古老的咒语,和人的潜意识有关系,也许是别的什么东西让你觉得好像来过。”饭田认真解释着。

“或许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地方?”轰看着这遗迹,已经看不出那天狂龙破坏的痕迹了。

“不太可能吧…不过这是什么?”饭田看到沙尘掩盖着一块板子,他用手拂去上面的尘土。

模模糊糊的字迹显示出来。“1-A?”饭田喃喃着问道,这是什么的编号吗?

“会不会是程序员的彩蛋?”出久也看向那模糊的字迹,然而此刻他的脑海里,突然划过一连串的景象,无法抓住一般快速,如同最高速播放的电影,听不见声音,却好像在那之中,看到了轰焦冻。

出久感到头像要裂开了,疼痛从灵魂的最深处传来,爆裂开来。

“绿谷你怎么了?”轰的声音时远时近,出久看着他的脸,却无法看清楚,反而是另一个景象无端端出现在脑海内。


倾泻的,冰冷的雨水,从轰的脸上不断滑落,如同眼泪一般。

他一直看着自己,眼里却没有光芒,就仿佛变成了没有心的存在,活着的死物。


“轰君…”他听见自己虚弱的声音,一样的敬称,他却知道意义不同。

自己的同学,挚友,搭档,以及真心喜欢的人。


然而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自己一直握着轰放在自己脸上的手,却快失去力气。

如果放开了,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了?


不想放开,想哭,却不能哭出来,一直勉强地笑着,用尽全部力气笑着。


——「                                 。」


约定好了,所以…


约定?什么约定?

  

  (待续)



评论
热度(12)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