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鼓动的誓言 02

——我想撕开疤痕,去见过去的你,会痛也没有关系。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火曦之章


  02 游戏厅


为什么想不起来,是因为曾经的快乐与温暖深藏在疤痕之下吗?而我想撕开疤痕,去见过去的你,会痛也没有关系。


出久和轰一起乘坐巴士,窗外的车灯不断从轰的脸上闪过,出久不由自主望了一阵,不知为何总有恍若隔世的感觉,为什么会有这种幻觉?是不是最近连续加班太累了?

揉了揉自己的头,低下头给引子发了简讯,让她不要担心自己——和一个认识的朋友去玩了,也许明早回去。

打字的时候有些心虚,以前自己除了学校安排,从未外宿过,母亲会怎么想呢。

然而引子很快发来一个笑脸,并且附言:和朋友好好玩吧,比宅在家里好多了。

出久看着那个笑脸,也笑了起来。


而坐在旁边的轰,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看向出久的时刻,对方的笑容映入了眼帘,很温柔,很温暖的感觉,这种感觉过去也曾有过,然而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

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即使知道,靠得过近的后果就是疏远,因为自己的这双手,不曾守护住什么。


出久抬起头,却正对上轰的视线,发觉对方在看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再度面向前方时,公交车突然急刹车,出久猛地向前撞去,轰却用手臂挡住了他要磕到对面椅子的额头。

“谢谢。”虽然只是小事,但是出久还是很感激,同时顺口问道“轰君的反应很快,是游戏玩家吗?”

“算是吧…”轰的口气很淡漠,似乎不想谈论自己的事。

“我有个憧憬的偶像,我也很想成为游戏玩家。”出久用羡慕的口吻说着。

“欧尔麦特是吧?”轰淡淡地问。

“嗯。”出久像啄木鸟一样点头,看向轰的眼眸里闪烁着星星一般亮晶晶的光芒,轰觉得自己或许是无意中触碰了出久的开关,一连串的话从出久的口中滔滔不绝涌出来,语速很快,而且高亢,就像是打进了一支强心剂。

  

——这就是宅吧?宅的技能。对喜欢的事物,事无巨细地全部了解。

  

  而轰其实对欧尔麦特也非常了解,甚至有些轶事是只有自己这样的人知晓。

因此轰也能对上出久的话题,而且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从那平淡的口吻里,出久隐约觉得轰君和自己是类似的人,他们身上有什么是相似的,如同镜子般能够发现彼此。

两个人差点坐过站,走到游乐厅门口还在讨论着。

  

已经接近10点,游乐厅的人依然很多,中间的电子屏也围了一圈人,电子屏上播出的是目前备受期待的游戏《英雄学院》的PV,很多人都看得入迷了。

毕竟一个超能力社会,是很多人所向往的,在这样的世界里成为光明磊落受人尊敬的英雄,也是很多男人心中的梦想。试想一下,救出美丽的女孩,俘获芳心的同时,潇洒地说一句“我是注定要牺牲自我为全部人付出一切的英雄”,然后转身离去,女孩却含泪念念不忘,走遍天涯也要找到你,这样的罗曼史或许也是终极浪漫之一吧。

可是此刻,出久却像没看到那块电子屏一样径直路过了热闹的吆喝的人群。

轰望着出久的背影,突然觉得一丝心痛。

一直滔滔不绝超级玩家欧尔麦特的事,然而自己却不能玩VR游戏。眼前这个人,一定经历了很多煎熬吧。

而自己能为这个人做些什么呢?


就在轰思考的时候,出久已经在格斗类游戏机前坐了下来,向轰招了招手。

轰走了过去,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出久发来了对战邀请,轰接受了,游戏时间倒数60秒,出久虽然有4、5年没玩,但是以前玩过很多次,这个机型的连胜次数在游戏厅内是第3名。

然而他发现轰虽然操作不熟练,但判断力却很好,两个人都极度认真地苦战了一番,第一轮是出久赢了,第二轮则是轰,第三轮出久发挥地很好,尽管有些紧张地连汗都落下来。

不知不觉有不少人围在他们周围看他们两人对战。

连游戏厅的老板都来了,老板一看到轰的脸,就惊讶地说道“YAKUSOKU(日语里约定的罗马音)?!”

——啊?

轰不为所动,出久却怔了一下,被轰操控的角色一个必杀,打成了血皮,然后时间到了,出久发觉自己竟然又输了一次。

此刻人群也骚动起来。“YAKUSOKU?那位传说中的大神?现在应该成大叔了吧?可是他看上去很年轻啊,似乎只有20来岁的样子。”

“我不会记错的,没人的头发像他这样是雪上红梅的配色吧?还有这烫伤和异色的眼眸。”老板却认真说着。

“不…不会吧…老板…”出久流汗,这怎么可能,当自己还是小学生的时候,这家游戏厅的榜首就是名为YAKUSOKU的人了。

这么多年一直没变过。

几乎没有人见过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抱歉,我是第一次来这座城市。”轰淡淡地开口,仿佛别人的眼光和议论都和他没关系。或许他早就习惯了,习惯了那些惊诧的目光和议论。

“是吗?”老板傻眼了,他觉得自己没记错,然而眼前的轰的否定又无懈可击。


“那个…老板,能再说说嘛?YAKUSOKU的事。”出久的宅属性却萌发了,肯求着老板。

“当年他是陪一个孩子来的,似乎是想教那孩子游戏,因此把店里的所有机器都试了一遍,每个都打出了超高的分数。”


听到这句话,出久突然感到头疼,眼前渐渐发黑,他不由自主蹲了下去。


——哇,哥哥好厉害。

抬头望着那淡漠却十分帅气的侧脸,他用稚嫩的嗓音喊着。

“没什么。”对方淡然地回答,甚至腾出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YAKUSOKU…约定?”小孩好奇地看着对昂打出了那罗马音。

“嗯。”对方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那时绿谷出久不懂的感情,而现在回想起来,会觉得,那大概是所谓的悲伤吧。

“那我以后叫哥哥YAKUSOKU桑吧?”出久开心地说着,仿佛终于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

“不。我不想你这么叫我。”对方却认真拒绝了。

出久露出了委屈的表情,但他并不是任性的小孩,从小他就懂得了忍耐。

“我的名字叫做「     」。”那个人轻轻地开口,如同等待了很久很久,等待有人再度喊他的名字。


什么?

你的名字…为什么我不记得了?


彼岸的花在摇曳。

他看见自己站在河流的另一端,用悲伤的眼眸凝望着这边,一言不发。

  

  我...是我站在那里吗?


“人偶,你不要紧吧?”

再度睁开眼,轰正拉着他的手臂,而自己已经坐在了地上,周围的人都担心地围上来,看他醒来,松了一口气。

“是贫血吧?小子?你可别吓唬大家啊。”

“抱歉…”出久有些纳闷,刚才的瞬间,好像有什么浮现在脑海里,然而自己此刻却想不起来了。对了,最后看到了很多红色的花,在风中不断地摇摆,还有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已经是第2次了。

出久脸色一下子煞白。


轰依然沉默,伸手抚上出久的额头,试探着温度。“好像有点发烧了,我送你回去吧。”

“…”出久怔怔地看着轰的脸,半响才说道“连家庭地址都调查清楚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啊!万一我是女孩子,轰君就要被送进警署了。”

“调查清楚的时候,也知道你不是女孩子。”轰却柔和地笑了一下,很好看的笑容,干净的,透彻的,却也有一丝捉弄的意味在里面。

看着轰的笑容,出久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或许真的发烧了吧。

然而下一秒,他更是想挖个洞钻进去,不再出来。

因为轰竟然把他拦腰抱了起来。

  “喂!喂!”在周围的景物旋转的同时,出久慌张地喊道。

  

(待续)


评论
热度(14)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