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鼓动的誓言 04

——时间逐渐改变了两个人的答案,留下的是被风化的空白誓言。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04 无情,有晴,时雨


时间逐渐改变了两个人的答案,留下的是被风化的空白誓言.即使知道时间的尽头或许依然是别离,却无法放弃等待.想要再一次看到那个人的笑容.

  

  “还有异议吗?”计划讲解完毕,全部人都一脸凝重。

  出久觉得心在猛地下沉,沉下去,沉下去,沉入最深最深的不见光的海底。

  而相泽老师在此刻跪了下来。“拜托了!不要这样对我曾经的学生!他还太年轻!我愿意代替他!”

  这句话换来的是一片静默。同期的同学中甚至有人哭了出来。

  出久一直在颤抖,即使多少次出生入死,见过多少次地狱,但是这一次他却控制不住地发颤。

  “不...不行...”就在出久开口的时候,却被轰打断了,此刻的他仿佛是最冷静的,他轻轻握住了出久的手,用不大的音量淡然地说“我同意执行这个计划。但是我有件事想拜托大家。”

  所有人看向他,出久也看向他,看向他那精致面容上平静的神情,看向那压低的眼眸里已经有了绝然。

  “无论如何,都别来救我,因为我们一定要成功。”轰淡然地笑了一下,仿佛已经看开了生死,却不由自主握紧了出久的手,令出久感到疼痛,胸口快要裂开了,硬壳毫无预兆地碎了,里面已经鲜血淋漓。

  

  ——你是不是已经预见到了,我无法放弃你。轰君...抱歉...

  

  人们陆续离去,饭田想对两人说什么,却被同学拉走了。爆豪离开的时候皱着眉头看着他们,却难得没有冷哼。

  

  最后只剩下轰和出久,轰依然握着出久的手,或许是最后一次,能够这样握住,因此他也任性了一些。

  

  “轰君。”出久压低了眼眸,垂下头,发梢遮盖了他的表情,眼泪不断从他的眼眶里涌出来,克制不住,然而他却拼命吸气,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脆弱,明明已经是英雄了,也帮助了那么多的人,但是此刻对于就在自己身边的人,他却无法守护,就要失去这双手的温暖吗?

  “真的要去吗?”出久终于抬起眼眸,他的心快要痛到麻木了。

  轰没有回答,而是望着出久,用手指轻轻地帮他擦拭眼泪,这样的温柔,快要融化所有一切,却也狠狠割开了出久的心。

  出久露出了更加疼痛的表情,就仿佛被无数针扎在心脏最柔软的地方,血被火烤干了。

  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吗?

  

  轰却在此时无可奈何地对他笑了,仿佛这样能够缓解对方的疼痛。

  

  出久怔了一下,感情涌了上来,他十分冲动地说了出来。“轰君,我...我一直喜欢着你。”

  

  轰看着出久,有些落寞地笑着开口“嗯,你以前说过。”

  

  “不...不是当时的意思...我...我想和你交往!”一天也好,一小时也好,一分钟也好。“我想成为轰君的恋人。”

  出久的脸全红了,眼泪也不由自主全部落了下来。羞赧和疼痛同时煎熬着,如同把他抽干了血,放在垫板上一片一片地切。

  

  轰仿佛被什么击中一般怔了很久,好几次欲言又止,而出久一直等着他的回答,直到轰轻轻松开了他的手,转过身去,低声道歉。“对不起,这件事,我已经答应别人了。”

  

  “是...是吗?”也就是说自己被拒绝了吧。

  出久发不出声音了,因为一开口一定是哽咽的。他很想大哭一场,像个小孩一样大哭一场。

  ——如果你答应了别人,那你又把我当什么?为什么总对我这样好,总是这样温柔地对我。

  为什么当我提起小胜的时候,要表现出有些嫉妒的样子。

  为什么要一直看着我。

  你到底是如何看待我的?

  

  心脏不堪重负,呼吸也变得难过。

  眼前的景物开始扭曲,渐渐变黑。

  


在引子和出久的挽留下,轰留宿了一晚.虽说如此,他几乎没怎么睡,一直看护生病的出久到凌晨4点,直到惊醒的引子来换班.

面对引子因为不好意思而不断的道歉,轰一直平淡地看着.仿佛被致歉的不是自己.


大概是因为有些难受,出久一直在梦中呓语.

听不清楚,絮絮叨叨的.

虽然能捕捉一些词,但还是不懂具体的意思.

轰打算起身让引子坐下来,出久却忽然在睡梦中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

“轰君…不要走…”这次却听得很清晰。

究竟梦见了什么呢?

  

  ——你不想我离开?你所呼唤的是游戏中的那个轰焦冻,还是现在的我呢?

  

  轰不由自主伸手,想要握住那只手,然而引子却十分不好意思地先握住了出久的手,轻轻地抽出轰的衣服,然后对轰说道“轰君也休息一下吧,我应该早点醒的。”


  轰点了点头。却直接走到沙发的边上,坐在地上,靠着沙发闭上了眼。

  “唉唉?我准备了被褥的说。”引子看着眼前出久的朋友如此将就,不禁傻眼了。

  “我想在这里陪着人偶...不,绿谷。”轰改变了称谓。

  “放心吧,有我这个当妈妈的在。”引子有些尴尬地笑着。

  “嗯,不用管我。”轰却平静地说。

  “是...是吗?”引子有些无奈,总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熟悉,曾经在哪里见过。

  

  梦里全世界都在下雨,倾盆的大雨之中,他一深一浅地扶着残垣断壁走着,血不断地往下淌,整个衣服都被红色浸透,就连雨水都无法冲淡。他的手里紧紧抱着用尽力气才夺出的——那被诅咒的装置,或许对敌人来说是伟大的发明,不仅如同ALL FOR ONE那样可以吸收别人的「个性」,连生命都...

  此刻这个装置不断发出吵杂的声音——英雄啊,你要带我去哪里。

  “抱歉...”出久压抑着疼痛,稳住嗓音低声说着“去销毁你的地方。”

  “但是你却在绕远路。”那个声音却敏锐地说着。

  “...”出久没有回答,的确按照计划,他是不该走这条路的,但是他必须去,他知道既然计划能够顺利执行,说明轰已陷入敌阵。

  ——对不起,轰君。就让我任性一次吧。

  

  引子凝视着自己儿子的脸,察觉到有一滴眼泪从睫毛中落下,赶忙用手帕擦掉。

  ——是做噩梦了吗?

  引子想着要不要叫醒出久,然而此时出久的呓语停了下来。引子松了一口气。

  

  大约6点的时候,出久像机器人一样睁开了眼。眨巴眨巴望着天花板。

  “出久!怎么样了?要不要吃点东西?”引子关切地问着。

  

  出久坐了起来,却发现轰靠着沙发闭着眼眸,似乎睡着了,出久突然有了一种安心感,忘记了自己做了什么样的梦,但是梦里,他一直在找一个人,拼命想要去往那个人身边。

  在看到轰的侧脸时,出久突然觉得,或许自己找的正是这个人吧。

  或许冥冥自有因果,只是现在想不到原因。

  

  (待续)

  

  P.S

  很想放弃,但又不甘心,觉得会对不起之前的努力。


评论(3)
热度(14)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