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鼓动的誓言 07

  夏日流泪的冰激凌,甜腻腻地在阳光的温暖中融化。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07 六千年后成为恋人

  

  一直不敢奢求这份爱恋的实现,却没办法让自己忘记。

  小小的花骨朵,经历了数千年的寒风暴雨烈日冰霜,蔫蔫地垂头丧气,但依然没有放弃,因此迎来这一刻。

  花朵绽放的时刻,整个世界都变得绚烂起来,冰冻的霜如同夏日流泪的冰激凌,甜腻腻地在阳光的温暖中融化。所有一切都改变了,治好了所有刻印在灵魂上的伤痛,不再害怕未来。

  

  梦中的吻延续着千年之前告别时,那雨水与泪水的味道,然而此刻却有了些许微甜,像是在醇厚的牛奶中加了蜂蜜,甘软从唇片一直传递到内心,再把内心的温度反馈回来,仿佛一个证明,守护誓言的证明。两个人彼此相拥着,心跳很快,一直一直等待着,等待到心痛快要成了麻木,如今却终于得到了再一次的救赎,作为彼此的英雄交换了彼此的真心。

  

  “我发现自己变得狡猾了。”出久红着脸,小声说着“我竟然用这种方式抢先一步。”

  轰却笑着回应“确实不太像你,但是我很开心。”

  “嗯?”出久抬起头,看着轰异色的眼眸。

  “说明你喜欢我到了不顾所谓的公平了。”轻轻抚上出久的脸,两个人相互注视着,出久的眼眸和千年以前一样坦率地,没有任何杂质。总是令自己的心脏变得柔软起来。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如果另一个我也喜欢上你的话...轰君该怎么办?”出久抓着自己的前襟问着。

  轰望着出久,手指突然用力扯起出久的脸,稍微拉长了一些,让出久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滑稽。

  “痛痛痛,轰君你在干什么啊?”出久话都说不清楚了。

  “因为难得看到嫉妒的你,我想确认我是不是在做梦。”轰天然地说着。

  “一般人都会扯自己的脸吧。”出久埋怨着,但还是拜托道“不过轰君别扯自己的脸,这的确是梦,但却是真的。”

  “梦...”轰的眼眸稍微暗了一些,但片刻之后开始揉捏出久的脸“很痛对吧,真的抱歉了。”

  “是真的,我只是托梦给你...”出久含糊不清地说着。“还有,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好吗?”

  轰想了想,回答道“我会告诉他,我不想让你难过。”

  轰依然在揉出久的脸颊,出久含糊着问。“即使他同样是一半的绿谷出久?”

  “嗯。”轰认真地点点头,双手捧住出久的脸,再度拉近了距离,出久不禁闭上了眼,然而轰却轻轻吻在了他的额头上。

  尽管如此,出久的脸还是再度红了起来。

  

  “虽然现在只能在梦中相见,但还是请和我交往吧,绿谷。”这一次终于由轰开始了告白。

  出久怔怔地看着轰,他们曾经是朋友,搭档,曾经以为奢望能够踏出一步的只是自己,然而如今却是轰主动走向他,伸出手,想要牵着他。

  心脏持续着,剧烈的跳动。快要承受不住的眩晕感。

  

  ——我们会得到幸福吗?

  

  脑海内突然闪过这样的疑问。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做和轰一样的傻事,说谎伤害自己喜欢的人。

  

  “好,以后请多指教了,轰君。”出久微微皱眉压抑着想哭的感觉,努力笑起来,这个笑容令轰想起了当年在体育祭上,出久看着释放出火焰的自己,所露出的笑容。

  

  ——为什么你还在笑?促使对手变得更强,然后还在傻乎乎地笑,你这家伙,真是不正常。

  那时的自己并未真正了解绿谷出久,现在却懂得了,他在那时,是因为做了正确的事而笑。绿谷出久是英雄啊。

  

  “请多指教,我的英雄。”轰也给了一个笑容,温柔得快要化开,有「真拿你没办法」的无奈,也有「喜欢上你真好」的欣慰。

  

  英雄人偶和焦冻,曾经擦肩而过的两人,在六千年后,终于成为恋人。

  

  

  一起靠着墙壁,出久抱着膝盖,和轰依偎着。

  “那么,你去保护另一个我的话,我也就放心了呢。”靠着轰的肩膀,出久不好意思地低头说着,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狡猾呢。

  “另一个你究竟想起多少呢?你能感受到他吗?”轰问着。

  “敌人虽然和他接触,但是因为你的干涉,并没有带走他,只是让他去寻找前生的故事。”出久回应。“我觉得他应该没想起什么。”

  

  “那一次是我疏忽了。”轰道歉着。

  “不,你已经做了很多了,做到我...嫉妒的地步。”出久的后一句说的很小声。

  “我比较在意的是,另一个轰君...啊,为了区别,以后我叫他轰先生吧。”出久看向轰。“我没有和他的缘,所以看不到他的情况,他是站在敌人那边的吗?”

  轰思索着什么,看向远方。“可能性很大,但是也许他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海伦把他创造出来,模拟他的成长环境,就好像过去的我那样,想要在他的心底种植恨,让他的眼光变得狭隘,然后再让另一个你去拯救他。”

  停顿了一下,轰继续说了下去“因此我有些同情他,如果他只是被利用,我会放过他。”

  “嗯,如果没做太多错事的话,就好好教育他成为一个好人吧。”出久笑了起来。

  “那种事,让另一个你去做吧。”轰揉了揉出久的头发。“就像当初的你拯救了我那样,另一个你身上一定也有英雄的力量。”

  “嗯。”出久柔柔地笑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个绿谷出久正傻傻地看着眼前的切岛,半响,他才挤出一句话。“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

  “哎?”切岛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真的!我不认识小胜,也不知道你。”一心急就说漏嘴。

  “你都说小胜了,怎么可能不认识。”切岛抓住出久的双肩,很有男人气概地喊了句“同学一场,即使有过节,也不能装作不知道吧。”

  出久被吓了一跳,露出了有些畏惧的表情。深吸一口气,他说道“对不起,切岛君,我和小胜的关系很差,所以才装作不认识的。”

  “关系很差是因为告白被拒吗?”切岛却说出了出久最头疼的问题。

  “不,那是误会,我从来都没想过,那样的事...”出久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

  “是吗?那就好。”切岛却像松了一口气。

  “哎?”出久的脑袋旁边闪现一个问号,他歪过头,看着切岛。

  “没什么。你刚才好像很难受,现在可以走路了吗?”切岛关心地问着。

  “可以,现在已经不晕了。”出久无奈地笑着。

  “还是小心点吧,我送你回去。”切岛认真说着。

  “不,不用,我自己能走。”出久不好意思地笑着。

  ——原来小胜有这样的朋友啊,还以为小胜的朋友都会欺负人,原来不是这样。

  

  差不多6、7年前,国中毕业的时期。

  很努力地学习,以至于每次考试都在前3名,出久想要报考那所培养超级玩家的学校,虽然契机只是幼年时的一句话,但他现在真的很喜欢欧尔麦特。

  想要接近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然而那所学校,却十分礼貌和冰冷地拒绝了他,理由是他晕3D,不能使用VR设备。

  他就是在那时,第一次看到彼岸,看到彼岸的自己。

  

  那一天直到半夜还未回家,走过深夜的人行天桥,下面的车灯猛地照亮了他的眼,在那一瞬间,绝望和失落之中所看到的,是一片火红的彼岸花,彼岸花之中站着那穿着荫绿制服的身影,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那双眼眸里却有着自己没有的自信和坚定,他悲伤地看着自己,似乎想说什么。

  然而景象很快消失了。

不想屈服于所谓的命运,却一次又一次被否定,在活着与消失的分界线上,他的心突然空了,或许自己能够飞翔吧,或许自己这么纵身一跃,就能找到答案了吧?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找到自己的小胜狠狠打了自己一拳,自己大概真的会做傻事。


  ——白痴废久!!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身体近乎垂直地倒下去,怒吼的声音几乎震破耳膜。


  自己什么也不想干,只是想尝试激发潜能罢了。


  可是来不及辩解,对方直接单手拉起自己的衣襟,又狠狠揍了上来。


  “小胜…你怎么可能懂得我的心情…”出久压抑的嗓音,不知道是被揍得太疼,还是内心太疼,眼泪一直往下掉。

  

  之后,却被母亲温柔地原谅了。

  一直让母亲很担心,自己真的太傻了。怎么会想要试试飞翔呢?人是有极限的。

  无论如何,自己都想要成为一个大人,至少能稍微让母亲放心。

  

  因为这件事,他想要向小胜道谢,因此邀请小胜去游乐园,没想到被彻底误会了。

  之后就变成了梦魇,无法摆脱的黑色阴影。

  即使曾经怀念起过去的日子,也会因为这梦魇而变得不可追忆。

  

  “怎么了?又头晕了?”切岛的问题让出久从回忆中反应过来。

  “不不,没什么。”出久慌张地摇了摇头。

  

  “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切岛热心地提议着。

  实在盛情难却,出久最后只好答应了。

  

  “对了,绿谷现在在做什么工作?我和爆豪都是职业玩家。”切岛在路上说着。

  ——职业玩家。

  真好,为什么小胜能接近梦想,而我却一直在原地呢?

  “我现在是朝九晚六的公司职员,不过...大概会辞职吧。”出久小声回应着。

  “要换工作了吗?”切岛问着。

  “嗯,是啊。”出久不好意思地回答。

  

  就在此刻电话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出久向切岛道歉,然后接起了电话。

  一个豪爽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你就是绿谷少年吧?”

  “欧...欧尔麦特...”简直是如同在梦里,自己一定没睡醒。然而那个声音却接着说了下去。

  

  欧尔麦特?切岛吃惊地看着出久。

  

  “没错是我,虽然是第一次和你对话,但我还是单刀直入地说了吧。”

  要要要要说什么?!

  出久的大脑打结,都说不出话来了。

  一不小心就错过了回应的时机。

  欧尔麦特充满活力和元气地大声在电话里几乎是吼出来“成为我的弟子吧!绿谷少年!”

  这一声大吼直冲着耳膜而来,出久差点握不住手机。

  “是!!!”下意识大声回答,下一秒好像绷紧的线被脱开了,一下子变得像超负荷的机器人一样。

  “什什什什什什么....?!”大脑的供血都不够用了。

  

  

  (待续)


评论
热度(12)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