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请问要来点小猫吗?

前记:有私设,时间线大致是住校以后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最后一节课下课的铃声响了,出久收拾了东西,看着饭田走向轰,他有些紧张地听着。

“轰同学,我和绿谷同学一起去食堂,你呢?”

然而轰看了一眼出久,转头向饭田道歉“抱歉,我今天还是小卖部。”说完就拎起包走了出去。

 

饭田和出久分别呈现“口_口”和“0_0”的模样注视着轰的背影。

偷听到他们谈话的峰田在他们面前扭来扭去,用幸灾乐祸的口气说“你们的友情到此为止了,一看轰就是交了女朋友啊。以后都不会一起吃饭了呢。”

 

饭田推了推眼镜,认真地分析道“轰同学不是那样的人,即使有了女朋友,也不会把朋友放在一边,对吧?绿谷同学!…绿谷同学?”

饭田叫了两声,峰田也停止了扭动,他们一起看着出久。

此刻出久依旧是“0_0”的模样,只是眼睛睁大更大了些,像是已经石化。

“喂喂,绿谷。你别这么介意了,我们一起友好地看DVD吧!”峰田提出了可耻的邀请。

“绿谷同学才没兴趣呢,是吧?”饭田尝试拍了拍出久,结果出久直直地倒向一边。

“绿谷同学!!!”饭田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教舍,然后卡兹卡兹的声响,窗户突然被冰破开,轰迅速地从窗户里跳进来。

“绿谷!!”他明显是听到了饭田的声音赶了回来,而他的手上,拿着的是牛奶的盒子。

绿谷像机器人一样眨了眨眼睛,才发现自己是倒地了,有些尴尬地爬起来,嘿嘿地笑着“抱歉,抱歉,刚才走神了。”

——你的走神也太可怕了。

饭田和峰田一起在内心吐槽。

 

“绿谷你不要紧吧?”轰紧张得冒汗了。

“不要紧,话说轰同学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小卖部应该在隔壁那栋楼吧?”出久闪躲着视线,问道。

“我出门之后直接用冰梯过去的。”轰显然发现了出久在回避,但却不清楚为什么,只是向前迈了一步。

而出久下意识向后退,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两天看着轰一个人离开就觉得很不是滋味,而峰田同学的话,让那奇怪的被蚊子叮在心上的感觉从痒痛变成了被一个机器人拿着长钉反复扎的疼痛,机器人的口里还很机械地模仿峰田的口气不断地碎碎念友情到此为止了,到此为止了,到此为止了…

 

拜托了!别再扎了!很痛啊!

 

“我本来想,早点喂完好早点去食堂和你们汇合的。”轰解释了一下,他的右边已经有些许冰渣,还没来得及解冻,看来是真的很着急。

“喂完?”他面前的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反问了一句。

“轰轰轰轰同学???”饭田不知道在脑补什么。

峰田却噗嗤一下,小声笑了“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还是恭喜你了,没听说过吗?秀恩爱分得快。”

“???”轰疑惑地看着他们,而出久又变成了0_0的表情。

就在饭田卡机,峰田窃笑,轰满脸疑惑的时候,他们突然听到出久低声说着“SMASH40%覆盖!”

 

40%??怎么突然开启对付强敌模式?

三个人心中一惊的时候,出久已经一跃跳出了窗户。

 

“绿谷!”轰顾不上饭田和峰田的奇怪反应了,眼前有个表现更离奇的人在,更何况这个人一直让他牵肠挂肚,冰结成的梯子一直延续着,而作为地基,把整栋教学楼都冻起来了,正在准备去吃晚餐的学生和老师们一个两个都被固定在原地了。

“那两个人在干什么!”相泽老师瞪着干涩的眼睛,然而现在消除他们的个性很危险。

 

而出久不断在楼之间穿梭,毕竟是40%,速度非常快,但是无奈的是学校的楼不多,只能来回转圈跳跃。

就这样绕了好几圈,轰总算知道了出久的逃跑模式,突然反向去追,直接和出久撞在一起,两个人一起从空中掉落,撞击在了树上,轰紧紧抓着出久,护着他,自己的背部击穿了很多树枝,最后掉到草地上。

“绿谷,你怎么了?”轰忍着痛问着,看着支撑在他上方的绿谷出久的眼眸,此刻那双眼眸里,是燃烧着的流星,绚烂的火焰却冲进了大海里,海啸一般汹涌的水隐藏在其中,出久拼命忍耐着,摇了摇头。

“你这种表情,怎么可能没事。”轰伸出手,抚上出久的脸,轰十分认真地说着“能告诉我吗?我一定全力帮忙。”

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啊!

出久在内心想着,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难道我嫉妒你有女朋友?不,好像不对,只是一想到你和什么人在一起,还互相喂饭,我就觉得自己待不下去了,难受得不能呼吸。

这种话说出来,轰同学会怎么想?撕烂我的嘴都说不出口!

出久咬住牙,轰仔细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说着“绿谷,你讨厌我?”

“不,不是!”出久赶快解释着。“我只是突然发现,我不太了解轰同学罢了。”

话一说出口,眼泪就忍不住了,一滴一滴掉落下来,掉在轰的脸上。

 

轰怔怔地望着哭泣的少年,仿佛被魔咒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喵~”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来,一只柔软的肉垫落在出久头上,原来是一只小猫跳了下来,这只猫踩着出久的头,对轰不断喵喵叫着。

“抱歉,牛奶刚才掉了,现在没东西喂你。”轰向那只猫道歉着。

“没东西喂你?”出久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轰是在和踩在自己头上的猫对话。

——……

出久沉默地把猫抱了下来,却看到轰有些紧张地望着自己,然后出久打了个大喷嚏。

“没事吧,绿谷,因为它的毛好像很容易让人发痒。所以我才一个人来喂它,也没跟你们说…”

“阿嚏…”出久一开口,又是一喷嚏,一边流泪一边如释重负地说道“什么啊,原来是猫啊。”

——太好了,原来轰同学并没有交往的人。

自己可以这么想吗?

原来自己是真的不愿意看到轰同学和别人在一起。

 

“原来是猫?”轰像是明白了什么,问着。

“阿嚏…”出久又打了个喷嚏,然后给轰一个毫无杂质的笑容,温暖而又可爱,像是最天真的孩子,最温柔的天使。“我和饭田误会了,所以…”

“误会了什么?”轰沉下眼眸,他大概猜到一定是在那里的峰田乱说了什么。

出久想了想,如果轰去问饭田,大概就会知道所谓的误解,不如自己直接说了。

这样还好把自己这奇怪的心情糊弄过去,实在不想让轰同学知道自己对他有想要独占的想法。

 

“就是友情走到了尽头,轰同学有了女朋友之后不再和我们一起了。”出久别开视线,解释着,他把自己的一切都控制得很好,但是脸却控制不住地发烫,红扑扑又被泪水沾湿了,看上去又可怜又可爱。

 

“原来是这样,不过你的反应简直吓到我…”轰大致了解了大概,他也犹豫了一下,突然补充了一句“放心好了,我会一直和你们在一起。”

“即使…即使有了交往的对象?”出久轻声问着,很轻很轻,声音快要化入风里。

 

沉默蔓延在空气,轰怔怔地望着出久,似乎忘记了如何回答,半响,打破沉默的是出久又打了个喷嚏。

轰立刻把出久手里的猫抱过来,塞进草丛里,然后捧住出久的脸,突然靠近的距离,让出久一时无措,太近太近了,简直就像是电视剧上出现的kiss的前奏,现在该不会是…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什么新的惊吓游戏吗?

不,不对,如果是轰同学的话,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就在出久慌张思考的时候,“阿嚏!”他又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刚才的气氛戛然而止,轰愣愣地看着出久的眼眸,两个人的眼眸近在咫尺,仿佛彼此能看到对方的倒影。

“对不起,轰同学,你手上好像有猫毛。”出久小声说着,无奈又有些失落的模样。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

轰来不及去想更多,他脑海内只有这个念头,闭上眼眸,轻微侧转了角度,吻上了傻愣着的出久。

少年的眼眸睁大了,他确确实实感觉到了唇片上的触感。

这…轰同学在吻他…

刚才的那些刺痛和酸涩,全部涌了上来,原来是这样啊,已经明白了,都明白了,这种心情。脑子都要烧成浆糊了。

“我喜欢你,绿谷,你偶尔也…”轰轻轻放开出久,略带抱怨地说着“有点自觉吧。”

“咔吱………”然而此刻轰得到的却是一个严重超出思考负荷的绿谷出久,嘴里不断发出碎碎念,头偏向一边,双目发白,魂魄都要飞出来了。

 

还是太早了一点吗?

轰有些后悔,他不想破坏两个人的友谊,然而出久今天的异常反应,让他觉得自己有些许机会。

但果然还是太心急了吗?

 

“如果讨厌的话,就直接说出来。”轰认真地看着出久。

此刻出久根本无法回应,无法组织语言,然而他还是摇了摇头,说不出来话,但是不想被轰误解,他红着脸,抱住了轰,紧紧抱着,就好像小时候得到欧尔麦特玩偶时那样,是自己心爱之物,说不出来,但是想表现出自己的喜欢。

是太开心了吗?出久忍耐不住自己的眼泪。

 

“喂,你们两个!不要随便使用个性!”这时相泽老师终于追上来了,却看到出久紧紧抱着轰,憋着腮帮子哭泣的模样。

“啊…算了…”相泽老师叹了口气。“给我写两万字检讨书,就放过你们吧。”

 

这件事过了3天,出久已养成习惯,和轰一起去看那只小猫。

虽然容易打喷嚏,但是出久还是很想摸一下那温暖柔软小动物。

前两天因为和饭田解释了,饭田也有一起来,然而今天饭田刚好要打扫卫生,就只有两个人。

 

——绿谷同学,你突然用SMASH冲出去,也太可怕了。

那天两个人一起回去,峰田和饭田异口同声地说着。

 

“还好轰同学追上了你。”饭田由衷感慨道,然而出久却红了脸,转过头去。

“嗯?”峰田狐疑的视线在出久和轰之间徘徊。

“怎么了?”饭田认真地问道,镜片在闪光。

“没什么…只是相泽老师要我们写检讨。”出久不好意思地开口,现在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不能让别人察觉到。

“我向绿谷告白了。”然而下一秒,轰一击直球,穿过全场,差不多是全垒打了。

饭田和峰田突然浑身变白了一瞬间。

在片刻之后,饭田突然郑重地开口“轰同学!你这样会给绿谷同学造成困扰的。”

峰田用头发黏在墙上往上爬,爬到最高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即使是帅哥也有今天!深渊啊深渊!”

 

…………………

出久看向轰平静的脸,虽然轰没有表现出什么,可是出久自己的心很不好受。

然后这种状况大概持续了十几秒,饭田和峰田轮流开口,平常不觉得怎样,但现在就像是灾难,出久突然豁出去了,大喊了一句。“快停下!我、我答应轰同学了!”

“哎?”饭田和峰田都僵硬了,而轰则露出了微微吃惊地神情,看着出久。

出久却突然走近了几步,鼓起全部勇气,握住了轰的手。

“我、我、我答应了…”

说得不是很连贯,然而不想让轰受伤,一点也不想。

沉默之中,峰田的葡萄球失去粘性,他从墙上摔了下来。

 

 

从回忆里回来,面前的小猫安静地喝着用体温温过的牛奶。

“谢谢。”出久蹲在它面前,轻声道谢着。“虽然好像事情弄得乱七八糟的,但是我现在…”

——觉得很幸福。

把话语吞下,脸红了起来。

轰在出久旁边蹲下,两个人一起看着小猫,然后一起转头看着对方,同心同力一起欢笑。

 

END.

 

P.S有些猫的毛,容易令人打喷嚏。

似乎很少写短篇,但还是打算练习一下。



评论(10)
热度(66)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