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别怕,我在这里

 前记:

  1、这篇的梗是轰有可能怕鬼怪之类的事物。一直搞不清楚那句哦到底是怕还是不怕,看了动画之后觉得,他怕的可能比不怕要大。(这样的话,很久之前写的那篇同人就有严重BUG了,而且修复不好。那篇就暂时放着不动了。)

  2、本文的时间线是在住校以后,有私设,请注意。

  3、后面的部分内容有点可怕,害怕去鬼屋冒险的人请慎入。

  4、字数9K5左右,已完结,HE。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正文

  

  ——该怎么办呢...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出久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不久之前,吃过晚饭,出久发觉自己忘带笔记本,回去拿的时候,遇见了峰田和上鸣。

  “哟,绿谷。”峰田打着招呼。

  “你们怎么还在?”出久找到了笔记本,温和地问。

  “从B班那里听到了有趣的事,打算活用一下。”峰田露出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主意的笑容。

  “有趣的事?”出久下意识问。

  “当然不能告诉你。”“轰好像怕鬼。”峰田和上鸣同时开口,然后上鸣被峰田跳起来拍了一击。

  “你还没用个性就成笨蛋了吗?”

  

  出久怔了一下,然后用认真的表情看着两人。

  “你就当做什么都没听到吧。”峰田搓手期待地说“啊哈哈哈哈,这其实是「帅哥原来怕鬼令女生好感下降大作战」。”

  ——你不也把你的计划说出来了,而且还是长到直白的名字。

  出久忍住吐槽的冲动,思考了一下,诱导地说着“我没听轰同学说过,你们是打算确认吗?”

  “说的也是,是不是真的,要确认一下,确认之后才是真正的计划。”峰田却像是领悟了什么一样自言自语,然后突然察觉到了,对着出久大喊“你别想套我们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我要在女孩子们的面前揭穿他怕鬼的真面目的。”

  

  ——也就是说,你打算在女生面前吓他是吧?

  出久叹了口气,说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轰同学好像没对峰田同学和上鸣同学做过什么。”

  “没办法,谁让他长得帅呢?应该说是男人的公敌吧,绿谷,你也好好想想,他同样也是你的竞争对手啊。如果有天你喜欢上了班里的女孩子,你也会明白我的感受了。”峰田的思考逻辑让出久愣了一下。

  “那个,我是觉得轰同学很厉害,只是想和他在个性上竞争...”出久实在无法体会峰田的感受。

  “所以说你还没领悟到男人的真谛。”峰田一副过来人的口气。

  “上鸣同学也这么想吗?”出久知道要说服峰田估计是没戏了,他们的思考方式从一开始就是不同方向,只好求助地望着上鸣。

  “我只是觉得很有趣啊,他一直很酷,虽然和你们在一起你的时候有些不一样,我想看看他怕鬼是什么样子的。”

  “那个...我觉得,还是不要去吓他比较好。”出久用商量的口吻说着。

  “我就知道绿谷你会这么说,你人太好了...太正经了...”峰田摇了摇头“不过你放心吧,我们只是想让大家看看他的一时失态,绝对不会伤害他的人身安全。”

  

  ——心理安全该怎么办...如果轰同学真的怕鬼的话...

  出久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了,他认真地说着“如果我告诉轰同学的话,你们的计划就失败了。”

  “说实话,我们也不怕你告诉他。”峰田一脸自信,同时竖起了拇指。

  “.....”出久只能沉默相对,刚才说会告诉轰,但实际上他不会这么做。

  如果告诉轰同学,同班的峰田和上鸣因为觉得他长得帅,因为他看上去比较酷,就要对他恶作剧这样的事,应该会让轰同学不好受吧。

  虽然性质不同,但是以前的自己,什么都没做,就总是感觉到四周的人的恶意,那种事真的很难受。

  

  直到最后也没拦住那两个人,在回去的路上,出久也一直烦恼。

  ——还是和饭田同学商量一下吧。

  “原来如此,我都明白了。其实有个很简单的方法可以让轰同学不害怕。”饭田推了推眼镜,他的身后是满排的书,他却精确地抽出了一本,然后翻开到其中一页,对出久说道“只要让他看这篇文章就好。”

  出久接过书,扫了一眼,大致说的是世界上所有的鬼怪其实都只是物理或化学现象,并非人类想象中的意义。

  “原来如此,只要让轰同学相信鬼怪什么的其实不存在就可以了,没有人会害怕不存在的东西。”出久恍然大悟。

  “然后再给他看一些容易被拆穿的现象,用科学的方式解释给他听巩固一下这个理念。”饭田正打算滔滔不绝。

  “谢谢你了!饭田同学!”出久却立刻抱着书出去了。

  “喂,等等啊,我还没说完。”饭田无奈地伸手,但是门已经关上了。

  

  敲了敲轰的房门,出久忐忑地思考着该如何开口。总不能一进去就说——为了让你克服害怕鬼怪…

  这也太失礼了…

  

  “绿谷?”轰对绿谷的到来有些惊讶的样子,有些紧张地问“出了什么事吗?”

  “不,只是想来看看轰同学。”哇,这借口好随便啊…

  出久在心里哀叹着。

  然而轰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反而像是宽心了一样,温和地微笑起来。“那就好,进来吧。”

  出久不禁抱紧了手中的书,下定决心,这样的笑容,自己一定要守护好。

  

  出久在榻榻米上坐下,同时听到轰问着“要喝茶还是饮料?”

  “和轰同学一样就好。”出久一边回答,一边想着要如何开口。

  

  在轰倒茶的时候,出久把书推了过去,然后有些突兀地开口“最近看了这本书,觉得蛮有意思的。”

  “嗯,是小说吗?”轰倒好了一杯,看了一眼,把杯子放在出久面前,继续倒第二杯。

  “不,是科普…”出久望着轰的脸,试探着说“上面写着鬼怪都是物理和化学现象,和人们的认知不一样。”

  “嗯。”轰淡淡地回应着,似乎不怎么在意。

  

  “我想和轰同学一起去看看那家废弃医院背后的鬼火。”然后拆穿那些不过是骨头内的磷罢了,出久这么想着。

  然而他一直望着轰的脸,因此发现了有一瞬间,轰似乎灵魂出窍了一般露出无辜的有些呆呆的神情。

  

  第一次看到轰有这样的表情,出久没来由地觉得心软。

  下一秒他发现大事不妙。“轰同学!!快别倒了!!”

  茶水已经从杯子里溢出来了。

  “抱歉!”两个人一起喊了出来,出久慌忙越过茶几和轰一起擦拭着溢出的水,等到空气再度静默的时候,发觉距离骤然变得很近,两个人注视着彼此的眼眸,出久认真地说着“或许是下猛药吧,我只是想证明给轰同学,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怪之类的东西。所以…轰同学…”出久看着轰愣愣的模样里有了一丝无助,想着原来他有这样的表情啊,总觉得非常可爱,稍微有些不想被别人看到这样的表情。即使面对不擅长的事,轰同学从来都是一个人承受吗?心脏如同被什么化开一样,变得绵软而又微疼微痒,他轻声说着“别担心啊。”同时不由自主伸出手去,捧住轰的脸,出久温柔地笑起来“就算真的有,我也会在轰同学的身边,我一定保护好轰同学的。”

  “那个…你的意思是我害怕幽灵之类的吗?”半响轰终于艰难地开口。

  “哎…不…不…我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性。”出久慌张起来,冒汗的同时模糊地回答着。

  轰认真望着此刻出久那勉强的笑容,不由自主,抚上他捧着自己脸的手,压低了嗓音,回答道“我不害怕。”

  ——你确定?

  出久在内心吐槽着。

  然而下一秒,他说不出话来,因为轰十分认真地回应他“谢谢你,绿谷。”微长的发梢之下,那双异色的眼眸专注地凝望着他,嘴角噙着的笑淡淡的像是迎面而来的轻风,仿佛精细雕琢过的轮廓线在此刻看上去也是那样柔和。

  自己捧着的这张脸,确实帅得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但是自己还是感受不到峰田所说的竞争感。

  因为,轰同学除了帅还很可爱啊。

  啊?那应该更加受欢迎才对…但是自己…

  

  “怎么了?绿谷?”轰的声音让出久意识到自己看太久了,心里一慌张,脸颊就开始发烫,并且迅速燃烧起来。

  抽回手的绿谷出久,抱着膝盖把自己缩成一小团,脸埋在膝盖上,心想这样轰就看不到自己红着的脸了吧。然而轰却伸手去摸他的额头“是不舒服吗?脸突然变得好红。”

  ……!!

  出久实在是又慌又尴尬又着急,他想不到对应这种情况的方法,脑子一抽,抬起脸,猛地张口,咬住了轰试探体温的手。

  ——…

  空气突然安静,轰没有抽回手,就这样让出久咬着,只是他的表情稍微有点像是摸不到情况的猫,只能无辜地凝视着出久。

  出久在内心流泪,自己在做什么啊…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但是轰同学到底是做了什么,让自己这么心焦呢?

  也许潜意识里,害怕对方窥探到自己的内心。

  害怕自己的不器用和软弱会被对方知晓。

  ——我想成为你心中顶天立地的英雄,而不是什么都做不到却只对你抱有独占欲的孩子。

  

  就在出久不知道自己是松口还是继续咬着的时候,轰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一言不发,表情依然无辜如猫,估计依然没弄清楚状况和原因。

  “对不起,轰同学,我…我最近有点奇怪。”出久松开了口,看着轰手指上的齿痕,他更想挖个洞钻进去,即使自己是轰同学的朋友,因为莫名其妙的心情让他困扰可真的不好。

  出久起身匆匆忙忙冲出了轰的房间。

  

  翻来覆去彻夜无眠,出久在半夜3点收到了轰的简讯“还醒着吗?”。

  出久不禁苦笑,原来轰同学也睡不着啊。

  

  第二天出久顶着黑眼圈去图书馆的音像区借了诸如《揭穿!愚蠢的灵异现象》这样标题的DVD。

  刚下课,出久就走过去对轰说“晚上能去你的房间看DVD吗?”

  全班的男生安静了一下,峰田在想什么坏主意一样,蹦跶起来,对班里的女孩子大喊“听到了吗?听到了吗?这两个人表面正经,晚上却在看DVD哦。”

  女生们也静了一下。

  “我也常看的啦,英雄的DVD。”切岛却在一片静默中十分爽朗地开口。

  “嗯,是欧尔麦特的DVD吗?”轰看着一脸疲倦的出久,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也能一起去看吗?”这时丽日元气满满地问。

  “我也有点兴趣。”常暗也看向他们。

  陆续表示想看的人很多,出久的汗都要流下来了。

  

  “那个抱歉,这次,只是想和轰同学一个人看...”出久90度鞠躬。

  

  又是一阵静默。

  “嗯,明白了。”常暗第一个回应。

  “小久???”丽日觉得自己不该被排除在外,但是看着出久此刻低着的头,又有点于心不忍去追究。

  

  “于是到底是怎样的DVD?只想和我一个人看...”轰问了一句,却在标题显示的时候把后面的话都吞了下去。

  出久没想到的是这个DVD标题过了之后就立刻上恐怖现象的片段了,前面没有任何解说。

  “我...去柜子里拿点东西。”轰机械地转头,立刻跑到柜子那里去了。

  ——柜子里有什么?时光机吗?

  出久有些后悔选这个DVD,一开始就过头了。

  

  结果轰拿回来的是棉被,他用被子把自己和出久包裹了起来。

  好像这样就能形成无形的结界保护好两人。

  

  出久只好苦笑,他不由自主把手放在轰的右手上,握紧了。“没关系的,都是骗人的把戏。”

  “嗯,我知道。”轰点了点头,稍微靠近了一些。

  

  手机传来简讯的声音,出久拿起来,是峰田——救命啊!!我和上鸣被困在废弃医院里了!!

  是想吓轰同学去准备素材,结果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出久有些无可奈何,但还是回复到“怎么了?为什么被困,原路返回不就可以了吗?”

  ——这里有人使用了个性!

  虽然觉得他们是自作自受,但还是放心不下。

  

  “轰同学一个人也能看吗?我有事要离开一下。”说完这句话,才发现自己好像太斯巴达了,因为轰此刻在屏幕的映照下,淡漠的表情里有了一些委屈。

  出久站起来,摸了摸轰的头顶,温柔地说着“没关系,我很快回来。”

  

  出久换上战斗服赶过去。

  废弃的医院离学校不是很远,但是擅自离校,估计还是免不了写检讨书,说不定还会有各种花式惩罚,所以出久没有联络其他人,自己一个人能搞定的话,就尽全力把上鸣和峰田救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峰田和上鸣躲在柜子里,峰田不断发出碎碎念。“来踩点却真遇上鬼了…不知道绿谷会不会来救我们。我还不想死啊,要死也要在揉过欧派之后再死。”

  “你觉得绿谷一个人能打赢吗?”上鸣问着。

  “手机没电了只发了绿谷啊。”峰田欲哭无泪。

  

  

  阴森森的废弃医院,门口的牌子已经看不清了,模模糊糊写着什么研究所。

  背面就是墓地,磷火时不时照亮陈旧的破碎的玻璃,出久正准备推开门,手机却响了起来。

  糟了,忘记静音了。

  出久看到屏幕上显示着轰焦冻三个字,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挂断,别人还好,如果让轰同学来的话,估计真的会被吓到。

  出久用简讯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复着——我已经睡了,不太方便接听,有事的话,请留…

  最后一个字没打出来,就被个性击中,出久猛地天旋地转,撑不住身体,他向前瘫软下来,却拼命用手撑住,回头去看,却只看见一双凸出来的金鱼眼。

  在失去意识之前,背后的人上前来抽他的手机,那是一只小小的手。

  ——小孩子?

  他用最后的力气攥紧了手机,那人抽了几次都没抽出来,呼吸开始困难,眼前的一切都是扭曲的。

  

  

  轰焦冻打算再打一次电话,一条简讯却闯了进来。

  “他在我手上。”

  发件人为绿谷出久,但显然不是他的口气。

  一刹那间,心脏猛地收紧,个性失控的同时,火焰燃了起来。轰努力让自己平稳下来,熄灭火焰,下一条简讯传了过来——轰焦冻,我在废弃医院等你。

  

  阴暗的走廊里不断传来水滴的声音,轰沉着脸向前走着,如果开手电筒或者燃起火焰的话,会暴露自己,因此几乎没有光源,唯一照亮路的,是窗外漂浮的磷火,幽幽的蓝色像是连接着冥界。

  走廊的柜子里发出了抓挠的声音,像是有什么被锁在里面。

  ——谁?

  

  轰猛地打开柜子,一个小女孩哭着扑了出来。“呜呜呜呜哇!”

  “你怎么了?英雄来了,不用害怕了。”轰蹲下来说着。

  “我和同伴玩捉迷藏,可是他一直找不到我,呜呜呜。”女孩边哭边说。

  “在这里玩捉迷藏?”轰愣了一下。

  “嗯,大哥哥,带我去找他好吗?”女孩恳求地说着。

  “不行,这里有敌人,你必须先去安全的地方。”轰认真地说着,拿起手机打算联络附近巡逻的职业英雄,然而在发完讯息之后,转头发现小女孩不见了。

  

  出久一直在昏迷中听到滴水的声音。

  他艰难地醒来,撑起身体,发现手机并没有被拿走,就放在自己身边。

  ——太好了,叫人来增援吧。

  但是他拿起来,划开锁屏的时候愣住了,最后一条简讯记录是和轰,他自己打的话被删除,发出去的简讯是叫轰来废弃医院。

  ——天啊!!

  出久拨不出电话,发现被设置了飞行模式。

  弄好了之后,立刻拨通了轰的电话。

  

  “你想要做什么?”轰压迫感的嗓音真的久违了,出久无奈地想着。

  “是我。”出久压低声音对轰说着。

  “绿谷?你没事吧?”轰换了语气。

  “我没事,所以轰同学快回去吧,这里对你来说...”出久把后面的话咽下去。

  “没关系。”轰淡淡地回答。“我并不害怕。只是个性有点使不出来。”

  “个性?轰同学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吧。”出久不禁担心了起来,其实轰同学还是害怕的吧,怕到个性都用不了了。然而他却还是要坚持来救自己,总觉得内心暖暖的。

  

  “我应该在二楼的前台。”轰回答着。

  “好的,我马上来。”出久回应着,支撑起身体,走到走廊上,却听到旁边的房间里有细微的声音。

  他走进去查看,走近柜子的时候,突然从中传出不小的尖叫。

  “谁?!”出久打开门的时候,峰田吓得水龙头又开放了,而上鸣也一脸惊惧地指着出久。“绿谷,你的脸...”

  “我的脸?”出久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唇边有黏黏的东西。

  这时上鸣颤抖地指着另一边说“那边有镜子,绿谷你是不是遇上敌人了?”

  出久走过去,镜子隐约显现出的模样,也把出久自己吓坏了。

  那个敌人竟然在他嘴的两侧画了一堆逼真的缝合线和血迹!看上去就像都市传说里的裂口。

  还好先遇到峰田和上鸣,不然,这样去和轰同学汇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出久把自己战斗服上的护具拉上,遮盖住自己的口。

  回到上鸣和峰田那里,出久温和地说“没关系,是画上去的,不用担心。轰同学也来了,我们去找他吧。”

  “轰?”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似乎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如果你们要趁机吓唬他的话,我是不会原谅的。”出久难得强硬地说着。

  

  “嗯嗯...我们现在只担心你会吓到他。”峰田露出了一脸担忧,刚才出久的脸都把自己吓尿了。

  等下万一护具掉了,恐怕真会发生有人心脏骤停的事。

  

  然而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轰焦冻已经找到了他们。

  “刚才听到了尖叫,就想你们会不会在这里。”轰解释着,看着戴着护具的出久,担心地问着“绿谷你的脸受伤了吗?”

  “还好,只是被画得比较可怕而已。真像个小孩的恶作剧。”出久无可奈何地笑着回答。

  “能画成这个程度,一定不是小孩了。”上鸣说着。

  

  轰上前打算摘下出久的护具,出久却立刻抓住他的手。“轰同学还是别看。”

  峰田和上鸣也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现在交换情报吧。”为了让轰不那么在意,出久提议着。

  “我遇到的敌人的个性,大概会让人失去意识,我太大意了,没注意到他站在我身后,他的手很小,我想体型应该和小孩子一样。”出久说着。

  峰田和上鸣说“我们看到的敌人很可怕,跟见鬼了一样,他的个性让很多肉袋子一样的东西在地上爬行。像蜗牛留下黏液一样,留下很长的血痕。”

  “我没遇到敌人,但是遇到了一个捉迷藏的小女孩。”轰回应着。

  

  “现在该怎么办?”出久看向轰,征求他的意见。

  “先回去吧,我已经联络巡逻的职业英雄了。”轰的提议让峰田和上鸣松了一口气。

  

  “是啊,先回去吧。我要换裤子了,穿着好难受啊。”峰田抱怨着。

  “真的很抱歉。”出久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一起来捉迷藏吧!”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那里是漂浮的一排小孩。

  “见鬼了啊啊啊啊啊啊!!”峰田大喊起来。

  “冷静点!是个性!”上鸣提醒着。

  “大家退后!”出久大喊一声,SMASH20%覆盖,他蹬地上去,却撞上了看不见的屏障,掉下来的时候被轰接住。

  “为什么要遮起来,我给你化的妆你不满意吗?”为首的小女孩问着,轰认出了她,就是从柜子里跑出来搭话的女孩。

  此时女孩声音突然尖细起来“呐,那个哥哥是你的恋人吗?不让他看看你的新妆容吗?”

  “绿谷,千万别让轰看到。”上鸣大喊起来,打算用电攻击。

  但是峰田丢的一堆葡萄球被反弹回来,把上鸣和他自己黏住了,轰抱着出久连续向后跳了几步,总算躲过了葡萄球。

  

  恋人...

  红着脸的出久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必须全力对付这些莫名其妙的小孩。

  “轰同学,放我下来,我试着打破那个屏障。”出久这么说的时候,一个小孩快速地飞了下来,轰抱紧出久,又连续退了几步。

  

  “轰焦冻,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的个性,怎么现在不用吗?”那个女孩挑衅着。

  “对啊,轰,快用的你的个性。”被黏住的峰田和上鸣同时喊着,他们都汗如雨下了。

  “....”轰咬住了牙,自己也不想这样,可是一跨入这个阴森森的地方,个性就躲了起来。

  “没关系,轰同学不用勉强。”出久却在此时低声说着。

  “我...”轰开口,似乎想说什么。

  

  “我知道了,是使不出来吧?”女孩笑了起来。“那就陪我们玩吧,成为我们的同伴吧!”

  

  峰田和上鸣露出了绝望的神情,原来轰是真的怕啊。

  本来是希望这个帅哥因为怕鬼而失态的,但是现在发现失去他这个强大的战力,也太亏了。

  

  祸不单行,就在此时啪的一声,出久的护具裂开了,护具无声地掉落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上鸣和峰田一起大喊了起来。

  出久赶快捂住自己的脸,从轰的怀抱里挣脱,背对着轰,很担心很担心,但是却不能转头去看。不知道轰同学怎么样了,刚才的距离那么近。

  “轰同学不要紧吧?”出久深吸一口气问着。

  “.........”轰没有回答,让出久更担心了。

  

  “放心吧,轰同学,这只是画的,实际上我一点事也没有,轰同学也不要怕...因为...有我在。”出久握紧了拳头,SMASH再度覆盖,全力冲向上方,想要击碎屏障,然而拳头却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这个棉花深陷进去,出久在滞空时间内,更用力地用拳头硬是撑向前方,但是还未击穿就掉落下来。

  这一次轰还是上前接住了他。

  “轰同学!真抱歉!”出久慌乱起来,如果自己不能快点想办法改变状况,怕是轰先被自己的脸吓出阴影。

  接下来,他却愣住了,因为轰突然托住他的后脑,低下头,有些强硬地拉近距离,但却轻轻地吻在了他的唇上,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温柔,那触感却很清晰,在短暂地碰触之后,稍微离开一些距离,望着出久吃惊的眼眸,确认那其中并没有反感之后,又略带笨拙地再度亲了上来,这一次没再快速地分开,而是执拗地碾磨着那双唇片。

  哎?!!

  出久大脑当机的时候,隐约听到了卡滋卡滋的声音,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大脑零件转不动时的声音,后来才想到那是冰。

  

  峰田和上鸣石化了,一排小孩也都很吃惊地望着。

  

  吻着好像已经灵魂出窍的出久,轰微微睁开眼,看向漂浮着的女孩,微微的火光不断啪嚓啪嚓亮起和无声地熄灭,在一个又一个刹那照亮了空间的同时,也照亮了那双异色的眼眸,里面是冰冷的怒意。

  火焰越来越稳定,轰松开了出久,把他放下,稍微推开他一些,毕竟现在自己的身体要么滚烫要么冰冷。

  手上的火在熊熊燃烧,脚下的冰同时蔓延着。

  出久愣愣地望着轰,轰的唇边还有着红色的颜料,应该是刚才亲吻自己时蹭上去的,此刻在火光的照射中,有着一丝隐隐的惑感。

  “谢谢你,绿谷。”轰开口说着。

  ——你一直给我力量。因此让我用这力量来守护你吧。

  

  只是刹那就决定了胜负。

  因为上鸣和峰田动不了,出久和轰把那些被冻住的小孩绑了起来。

  “在这里玩捉迷藏会让人担心的。”出久温和地说着。

  “为什么?我对你们恶作剧。”为首的女孩低声说着。

  “嗯,以后不能这么做了。”出久笑了起来,画上的颜料还在,但是被轰蹭掉了一点,感觉没有那么可怕了。再加上他的眼睛很温柔,因此即使裂口,也依然像是天使。

  

  出久转身的时刻,却看到轰向自己鞠躬,似乎已经持续很久了。

  “怎么了?轰同学!”出久慌乱起来。

  “虽然是情形所迫,但是刚才那样对绿谷你...真的很抱歉...”轰认真道歉着。

  “哎...我...没关系的。”出久立刻走上去,脸红着说道“真的没关系,不如说能让轰同学克服害怕我真的很高兴。”

  

  “万一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你们以后还要用这种方式来克服轰的害怕吗?”

  上鸣在旁边吐槽着,却听到峰田嘿嘿嘿笑着。“这样不是很好吗?如果让那些女孩子看到轰对绿谷的深情,我就少了一个情敌了。”

  “深...深情?”出久觉得自己大概要冒烟了。

  

  就在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句幽幽的声音“我好恨啊~~~~~”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看来今晚还没结束,说不定是真的开始。

  

  “该不会是峰田同学和上鸣同学之前看到的肉袋子吧?”出久担心地问着。

  

  “啊...”轰小声呢喃了一句。

  出久转头望着他,轰却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害怕。

  

  然而出久却在此刻,鼓起全部的勇气,踮起脚尖,然而还是没够到,他只能拉住轰的衣服,把他往下稍微拽了一下,轻轻地吻上去。

  “是我主动的话,轰同学就不用道歉了。”出久红着脸,低声说着,眼眸里流转着微光,如同繁星一般。

  

  

  ——你真的,总让我没办法啊。

  

  “嗯。”愣了一下,轰柔软地笑了起来。“那么速战速决吧。”

  “好!”出久答应着。

  

  结果一直战斗到第二天天亮,因为天亮之后,那个敌人就无影无踪了。

  在被赶来的职业英雄拜托之后,他们一个一个把小孩子送回家。

  出久的脸总把家长吓软,在无数次道歉之后,总算借了个洗手间把那颜料洗掉了。

  

  终于能赶回去上课了。

  但已经是第四节课了,写检讨是免不了了。

  

  结果到了晚上,四个人还在教室里写检讨。

  上鸣快速地乱写一气,涂完了。

  峰田在用写检讨的格子纸画美女。

  轰也很快写完了。

  出久太过认真,费尽心思,写着这次的过失,保证以后不再出现一样的情况。

  就在他奋笔疾书的时候,突然听到轰说“绿谷,我想好了。”

  “想好什么了?”出久下意识问着,停下笔,看着轰。

  而峰田和上鸣竖起了耳朵。

  

  “以后出战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我真的十分需要绿谷,但是如果绿谷和别人是恋人,可能会造成困扰...”轰说是自己思考的结论,但实际上他很清楚,自己私心满满,不想被发现自己内心的脆弱秘密,然而对方是绿谷出久,一定会温柔地回应吧,即使受伤自己也不能再撑下去了。“所以,能不能,成为我的恋人呢?”

  出久的笔掉在了地上,他顾不得去捡。

  他看着轰,半响没有任何反应。

  轰有些慌张,结果更加直球。“对不起,找这样的借口,其实是我喜欢绿谷。”

  出久还是没有反应,让轰觉得自己差不多是凉了。

  “你要拒绝也没关系,直接告诉我就可以。”

  

  “轰同学,你是笨蛋吗?”出久终于开口,却没忍住,眼泪掉了下来,仿佛受了委屈的孩子,一直忍着忍着,终于击溃了堤坝,因此涌了出来。

  让轰措手不及,难道自己是被讨厌了?“绿谷?!!!”

  出久低下头,红着脸说道。

  “我暗示过了,还以为只能做朋友了。”

  

  “暗示?”轰问着。

  “我之前说会一直在轰同学身边。”出久拼命擦着眼睛。

  “那句....”轰愣了愣。片刻之后,他温柔地笑起来,温暖而又可爱的笑容,低低地开口“我还以为真的只是让我不要担心。”

  “我现在明白了。喜欢上你真好。”他轻轻地说着。“以后请多指教了,出久。”

  换了更为亲昵的称呼,这个词从轰的口中说出来,总感觉和母亲呼喊自己时的感觉不太一样,没喝酒却容易醉,有些晕乎乎的。

  出久只好红着脸,结结巴巴尝试着回应。“嗯...焦冻...同学...”

  啊,不小心失败了。

  出久闭上眼,鼓起全部勇气,大喊起来“我才是要请多指教!焦冻!”

  

  然后第二天A班所有人都看到了黑板的中央画着一个雨伞,雨伞的两边分别写着轰焦冻和绿谷出久,已经非常直白,只差没写上结婚快乐,永远幸福,之类的话了。

  这是峰田和上鸣对轰的道歉,也是峰田为了排除一个情敌而私心想出来的礼物。

  

  当然结婚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别怕,我在这里》END

  

  P.S

  断网了,只能打字了。

  用流量不知道能不能发文。

评论(2)
热度(62)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