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鼓动的誓言 09

  ——名为家的牵绊,始终在身后,凝望背影的双眸仿佛不会离去。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09 前行的路

  

  人要成长到多少岁,才能发现自己真正重要的东西?也许已经在手心之中,又或许远在天涯。

  名为家的牵绊,始终在身后,凝望背影的双眸仿佛不会离去。

  

  

  轰炎司拉开纸门,桌子旁正聊得十分开心的冬美和夏雄像是同时被噎到一样,不约而同闭上了口。

  朴素却有营养的晚餐摆在桌子上,除了平时常见的冬美拿手的料理外,不知为何有红豆饭,但却少了轰焦冻的碗筷。

  “焦冻呢?”轰炎司威严地开口,夏雄露出一脸的嫌弃,而冬美则不断冒汗。

  冬美看了看夏雄,夏雄已经端起碗筷,完全没有理会父亲的意思,看样子只有自己回答了。

  “焦冻他…”冬美斟酌着词汇,忐忑地观察着父亲的脸。“搬出去住了。”

  

  “搬去哪里?”虽然没有用吼,甚至音量不大,冬美却觉得这句话很像天空突然霹雷,因为冬美能听出父亲的语气里隐含着怒意。

  父亲一直限制着焦冻的行动,这一点他们都很清楚,焦冻刚刚有了认知,就开始被轰炎司近乎疯狂地训练着。

  轰炎司看重焦冻,全力培养他的同时,也让他经历了很多痛苦,比起身体,在精神上更是备受压抑和打击,轰炎司对他的鞭策,到了苛责的地步,甚至把母亲从焦冻,从他们身边推开了。

  自己倒是有时常去见母亲,但是焦冻却几乎没有去过。

  作为姐姐的冬美知道,焦冻或许是在自责。

  

  这样的焦冻和父亲的关系,自然可以说非常的奇怪与紧张,如同绷紧了弦,或许什么时候就会断开,但是偏偏他们是家人,这根弦苦苦支撑到了现在。

  冬美害怕弦断的那一天,同为自己家人的他们二人,必定都会两败俱伤。

  

  焦冻如此自作主张,估计让轰炎司很生气吧,尽管自己和夏雄真心为他找到了喜欢的人而开心。

  

  “谁知道啊,平时我连和他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夏雄没好气地嘟囔着“焦冻一定是厌烦了某个每天板着脸吹毛求疵的老爷子…”

  “喂喂!”冬美赶紧打断夏雄讥讽的话,再度尝试和父亲沟通“焦冻他现在长大了,想独立生活一阵子,而且也到了有喜欢的人的年纪…”

  声音越说越小,冬美真怕父亲去找麻烦。

  要是让焦冻现在的对象知道家里是这种关系,估计不愿意嫁进来了吧,虽然可能自己想的太远了。

  “所以你煮了红豆饭?”意外的是轰炎司的脸色反而缓和了。

  “是啊。”冬美点头。

  “那么也给我一碗。”轰炎司甚至笑了一下,坐了下来,随手打开电视。

  

  冬美松了一口气,视线和夏雄相撞,真是出乎意料啊,还以为父亲对于焦冻的交往对象也会严格挑选,现在却仿佛随随便便接受了的样子,这究竟是吹什么风啊。

  

  电视的连续剧播放结束,接下来是大型网游的宣传《英雄学院》。

  轰炎司专注地看着,冬美为他盛好了红豆饭。

  主持人问着制作组的组长。“现在陆续公布的内测邀请名单,都是一些十分知名的游戏玩家,请问组长你心目中第一的游戏玩家果然是欧尔麦特吗?”

  连选择题都算不上,问题已经暗示了答案,穿着白老鼠玩偶装又像狗又像熊的组长举了一个牌子,牌子上画着一个圆圈,意味着当然是。

  

  提到了欧尔麦特,冬美和夏雄都紧张地看着轰炎司,害怕他暴怒起来对电视机拳打脚踢。

  

  于此同时,出久在列车上几乎要激动地站起来了。

  他和轰焦冻一人一边耳机,一起看着这个宣传。当欧尔麦特的名字从耳机里传来,轰很明显感觉到了出久战栗一般激动,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眸微微睁得更大,里面绽放出如同流星撞击地球一般燃烧出的光热,那是憧憬,是期望,是扑向光明的飞蛾心中的执念。

  “《英雄学院》的内测啊…或许能争取一下。”轰轻声自言自语,片刻之后,又立刻下定决心“不,是必须争取到。”

  出久闻言吃惊地回过头,看着轰。

  轰却笑着,把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安静,现在宣传节目正在回放欧尔麦特的精彩表现,出久一定不想错过。

  

  列车一直向前,不仅是轰和出久,很多乘客也都拿着手机在看这个节目。

  尤其是年轻男性,他们一边看,一边大喊“好帅!”“厉害!”

  就像忘记了在公共场所的礼节,此刻因为内心沸腾起来,而变成了不懂事的小孩子。

  

  超级玩家驰骋于幻想的世界,无论是人鱼的歌声还是恶龙的咆哮亦或缠绵浪漫的邂逅,都令旁人向往,用华丽的技能突出重围,获得高分,在积分榜上刻印下自己的ID,这样的生活方式,看上去潇洒而又有趣。

  

  谁都想成为职业玩家,甚至超级玩家。

  然而这个职业也因此趋近饱和。

  并非有什么特别的考试,而是要在积分榜上争取靠前的排名,越往前竞争越激烈。

  

  终于欧尔麦特的介绍结束了。接下来,主持人开始询问组长的心里,NO.2英雄安德瓦怎么样。组长很直白地回答——虽然不如欧尔麦特,但是非常强劲。

  简短的介绍之后,是安德瓦的视频剪辑。

  出久在此时注意到了,轰的脸色阴沉下来,虽然他依然看着屏幕,但是眼眸中有着阴霾和一丝憎恶。

  “轰君?”出久出声喊他。

  轰怔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平息怒火,脸色柔和了很多之后才转头看向出久。“抱歉,我有点走神,怎么了?”

  “不,只是有点担心轰君,脸色不太好。”出久认真地看着轰,观察着他的神情,仿佛这样能从中找出端倪。

  “……”轰沉默了一下,才低声说道“实际上,安德瓦是我老爸。”

  “咦?!”出久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看了看四周,幸运的是没人注意到他们,其他乘客要么在看视频,要么望着窗外的风景。

  “你是安德瓦的儿子?”出久压低了音量。

  “嗯。”轰淡然地开口,反倒是出久看上去非常紧张,害怕被人注意到。

  “我和他的关系很差,因为那家伙完全听从海伦的话,不顾我们的感受。”轰看向视频,目前播放到了安德瓦最精彩的一战,《龙之歌》里和风龙的对战。

  

  “海伦?就是那个电子脑吧?”出久小声问着。

  “对,我的老爸一直无法赶上欧尔麦特,因此他去咨询海伦,海伦告诉他,如果和我母亲结婚,下一代可以追上欧尔麦特,他便用尽各种方法,娶了我母亲,但却没有给她幸福,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总是以泪洗面。”轰十分平静地说着内心的伤口,因为对方是绿谷出久,所以可以说吧。

  一直隐藏在内心,冷漠地独来独往,唯独看到出久的时候,内心会变得柔软,就仿佛出久的模样,已经被刻印在了灵魂上。

  “轰君…”出久不禁伸出手,放在轰的手上。

  “我是试管婴儿,由海伦亲手搭配的DNA,所以潜能和它预想的一样,因此海伦告诉老爸,不再需要母亲了,母亲的压力很大,因此在我五岁的时候,用开水烫伤了我,而那家伙竟然真的…”轰握紧了拳头,而出久更用力地握住他的手,仿佛这样就能把力量传递过去。“他真的…把母亲送进了医院。”轰终于艰难地说出了下半句。

  出久看着轰的侧脸,平时的淡漠被消融,流露出的是难过,自责,以及后悔。

  “轰君。”出久只能一直握着轰的手,等待轰平静下来。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轰抱在怀里,但是仔细想想,自己这么做有些失礼,毕竟对方是同年纪的同性,即使是友人,这么做也会让轰难堪吧。

  安德瓦的剪辑结束,轰也冷静了不少。

  

  “要不要再来一碗?”冬美问父亲,轰炎司点了点头,宣传节目快要结束了,这是第一次公布内测邀请名单,然而名单上的玩家都在人们预料之中,大概最后榜单也不会产生任何变化。

  内测的总名额只有200人,对于一个大型游戏来说,可以说相当少。

  而这一次公布的就有150人。

  也就是说下一次公布,就是全部参加内测的玩家名单了。

  

  “焦冻长大了啊…”盯着电视机,轰炎司突然仿佛自言自语一样说着,让冬美一阵紧张。

  “现在才注意到吗?”夏雄突然冲动地放下碗喊了出来“我们都长大了啊!你也是时候知道我们不是你的玩具或者实现野心的工具了!该正视我们的心情了!”

  轰炎司转过头,冷冷地看着气愤的夏雄,一言不发,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锋,最后是夏雄拉开纸门出去了。

  

  轰炎司拿出手机,向海伦传送了一句话“海伦,你知道焦冻现在的行踪吗?”

  海伦几乎是在他发送的同时回答了他。“今晚21点到达东京站。他和绿谷出久在一起。”

  “绿谷出久?”轰炎司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然而想不起来。

  

  就在轰炎司动身去车站的时候,地下的电子脑收到了很多信息。

  ——为什么要让安德瓦去迎接?万一被他发现了…

  ——这种时候,就应该让我们去和他们见面。

  ——但是现在因为安德瓦在,我们不能行动了。

  …

  一条信息淹没在了洪流中。

  ——海伦你该不会是那个吧?

  

  那条信息的意思是,海伦是否站在英雄的那一边,是敌人的叛徒,然而没人注意到。

  

  而电子脑同时回复了一句话。“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绿谷出久想起钥匙的所在地,经过计算没有任何差错。”

  

  

  

  列车在深夜驶进了东京站。出久和轰拎着行李下了车。

  而一个魁梧的男人,已经在夜的寒风中等待了很久。

  出久一下车,就感受到了他的视线,而轰也察觉到了,两个人同时望去,那个男人如同雕像一样站着。

  

  (待续)

  注释1:有喜庆的事,11区的一些人会吃红豆饭。

  注释2:在11区,圈圈是表示正确。

  

  P.S

  今天的更新稍微没那么dokidoki,嗯,也不可能每章都很dokidoki,这一章主要是铺垫。

  希望有小天使看。

评论
热度(17)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