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鼓动的誓言 10

  ——即使是同样的面貌相似的内在,无论是父亲还是重生的绿谷出久,都属于这个时代,属于这个时代的轰焦冻,而不属于自己。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10 火曦

  

  平时鱼肚白的天空并未出现,这个黎明,是火烧一般的颜色。

  

  支离破碎的火星散发着不祥的微光,不断上升飞向天空,灰尘与烟雾遮蔽了人们的视线。

  从梦中惊醒的人们,携家带口慌不择路地逃命,不断有父母和孩子被冲散,小孩子的哭声,大人焦急的嘶喊声,都让人坠入不安的深海一般透不过气,而这些声音很快被巨大的爆破声所盖过了。

  人们更是陷入了绝望。

  “英雄们怎么还不来?”

  “拜托了救救我们!”

  埋怨与祈祷混合在一起,在这个超能力社会,过去一直毫不在意潜在的危险,幸福地笑着,都是因为有欧尔麦特这样的象征在,都是因为有浴血奋战自我牺牲也要拯救他人的英雄们在。

  现在,在这个黎明,人们期望着,英雄能够挺身而出,救助他们,他们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微笑和感激。

  

  可是这噩梦一般的黎明,仅仅只是开始。

  

  甚至六千年过后,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依然期望着同样的黎明。

  

  粗暴地拦截海伦的通讯记录,大批量的数据显现在屏幕上,责难的语句里透露着敌人的不安,即使安德瓦去了车站,他们也不能旁观,有一两个无视集体的决定,说要擅自前去,身为英雄的轰焦冻看着桌子旁的电子时钟,21:02分。

  自己醒来的晚了一些,平时都只睡很少的时间,是普通人的1/6,他不怎么需要睡眠。

  然而刚才,实在舍不得醒来,因为梦里,他和绿谷出久重逢了,梦的温度残留在心上,少年眼眸中的光芒依旧亮着,那是他的英雄,真挚而又热忱,总是用柔软善意的眼神看着他,森绿的眼瞳如同宝石,晶莹剔透毫无杂质,仿佛能倒影出他的模样,而那温暖的唇片颜色浅淡却总是脱口而出热血正义的言辞,在吻着他的时候,是那样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但却一点点把热度传递到心里,这样的温柔与克制,爆裂了心脏,点燃了灵魂。

  因为深爱,是喜欢的同义词。

  ——我喜欢着你。

  轰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现在不是沉溺的时候。

  他拿起手机,戴上保温的手套,披上黑色的斗篷,走出门去。

  

  与此同时,站台上轰炎司望着自己的儿子和绿谷出久,他此刻的表情严肃中略带疑惑。

  “走吧,绿谷。”轰焦冻收回了视线,打算无视那个博物馆里雕像一般健壮的男人。

  

  “焦冻!”眼看就要被当做路灯的轰炎司急切地出声喊着。

  “轰君,他他他他是…”难道是安德瓦?出久拉住了轰的手,毕竟是N0.2的超级玩家,如果平时遇见了估计自己会请他签名吧,虽然现在不行,但是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可能是轰君的父亲,轰君就这么走掉,他们父子之间的裂痕只会变得更大。

  轰炎司大步向他们走来,那压迫感远超常人,就仿佛生气起来就会把所有东西都烧掉的那种压迫感,出久的汗都流下来了。

  “焦冻!”轰炎司站在了他们的前面。

  “挡路。”轰焦冻冷淡地开口,这个男人在他小的时候,不惜使用暴力来强迫他进行训练,指责前来劝说的母亲,甚至动手,在自己心里,早就和人渣无异,即使现在克制了很多,能够坐下来进行简单的谈话,也绝对谈不上心平气和,把想要超越欧尔麦特的野望强加于人,一激动还会掀桌子,作为父亲,他是失格的。

  “今天冬美做了红豆饭。”然而轰炎司没有让路,他开口的话令轰焦冻愣了一下。

  父亲接着说了下去。“为了庆祝你长大了,并且有了喜欢的人,我们三人都吃了红豆饭。”尽管当时气氛是很尴尬,但轰炎司说的是事实,他在自己儿子那异色的眼眸中捕捉到一丝困惑,那双眼眸中坚硬如铁的寒冰,仿佛瞬间融化了很多,变得柔软了一些。

  “然后呢?”轰焦冻的语气依旧平淡,他抬起线条凌厉的下颚,冷漠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你喜欢的人就是你身后的小矮子吗?”轰炎司指了指出久,出久差点想缩起来。

  ——小矮子是谁啊?我不过就是没到170吗?又不是童话故事里的小矮人。喜喜喜…喜欢?安德瓦说的喜欢指的是可以让全家人吃红豆饭的那种喜欢吗?还是他们误会了,白开心了一场,啊,不对,无论是不是那种喜欢,都会白开心一场啊,因为我不是值得开心的对象…

  等出久注意到的时候,安德瓦和转过身的轰焦冻都无言地望着他,原来他刚才思考的时候又在碎碎念了,一连串的话语从口中哆哆哆地飘出来,而他自己完全没有察觉。

  被两个人同时注目着,出久两眼发白,汗如雨下,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浑身的毛都往上竖。

  轰焦冻看着这样的出久,不禁有些想笑。

  

  然而就在此时广播突然响起“请轰炎司先生在听到后,来第12号站台,有人在那里等候您。再播放一遍…”

  “什么?”轰炎司愣了一下,有人找自己?自己并没告诉任何人,跑来东京站的事。

  “怎么?不去吗?”轰焦冻再度看向他,不管怎样,能让眼前的男人离开视线就好。

  “有些奇怪。”轰炎司低语着,轰焦冻愣了一下,第一次听到老爸说这句话。

  “焦冻,有任何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你要带着这个小矮子住家里,我也不会反对。”轰炎司向旁边迈开一步,同时说着,他很关心焦冻,最近也隐约察觉到,自己的水准有所下滑,只希望焦冻能快点想清楚,成为自己的后继者。但是,今天冬美说焦冻有了喜欢的人的时候,他的内心突然松动了一下,自己的儿子有了想要守护的存在,不是游戏里的荣誉,而是切实的什么东西,宛若随着心脏跳动寄宿在灵魂上的幼苗,在经历痛苦后得到幸福,这样的感情,自己的儿子不知不觉拥有了吗?那句话仿佛打醒了他,焦冻并不是机器人,并不是道具,是有血有肉的人类,自己在过去忽视他的眼泪,忽视他喊痛的声音,只为了超越欧尔麦特,在冬美说出那句话的时刻,他突然感到了一丝疼痛和心软。

  稍微放开一点手,再放开一点,就像天下所有对子女有过分期望的父母觉悟时所作的那样。

  

  看到安德瓦转身离去,出久长舒一口气。

  可是这时轰却伸手,把他护在身后。

  

  老爸还没走远,因此不能发出声音,轰在心底想着,他没什么害怕的事,除了对鬼怪有点苦手。

  站台上投射下一个巨大的影子,像怪物一样越变越大。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接近。

  

  

  身为英雄的轰焦冻赶到了车站,也察觉了敌人。

  虽然理论上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在这个时代出生的人的个性都被钥匙封印,但是如果是从六千年前世界毁灭时就活到现在的话,拥有个性也不奇怪。

  自己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了六千年,看过很多事,也多少该长点脑子,眼前的敌人却不怎么聪明的样子,用广播调走安德瓦,然后迫不及待发起攻击,这根本不是海伦和大多数敌人的计划。

  大概是表现欲太强了,以至于忘记思考。

  轰从高处跳下的同时,伸出手,在这里使用火焰的话,太显眼了,因此冰就足够了,蔓延的冰把体积庞大的敌人固定在了原地。

  但是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因为对方看上去是属于力量型,也许使用蛮力的时候,会把冰层破坏。

  

  “停下了?”护着出久的轰低语了一句,他身后的出久也看到了那影子。

  “你们两个快点离开。”一个声音传来,低沉而又熟悉。

  两人四处张望,却没发现出声的人,轰开口问着“你是谁?”

  “英雄而已,快走。”对方可能在暗处看着他们。

  此时出久终于发现了,为什么觉得熟悉,因为对方的声音竟然和轰君一模一样。

  

  英雄?

  想到了那本手账,轰怔了一下,拉着出久的手,快速穿过站台。

  

  “轰君?轰君?”出久在身后喊着他的名字。

  “以后我再和你解释吧。我们也该回家了。”轰拉着出久冲到等计程车的队伍里。

  

  冰块碎裂的同时,下一秒又有冰块蔓延冻住敌人的脚。大个子敌人发出了郁闷的声音。

  一个身影快速地冲向了轰,轰下意识放出了火焰。

  “该死!”熄灭了火,轰跳向一边,一把弹簧刀几乎和他的脸擦过。

  

  “喂,不要乱丢啊!”那把刀差点击中大个子敌人,这让他更加郁闷。

  

  轰回过头,身后的那人和大个子敌人是鲜明的对比,瘦弱如猴,此刻速度非常快地拉开了距离,应该是敏捷型的对手。

  “就只有2人吗?”轰冷冷地开口。

  觉得自己被小瞧的大个子一边发出吼声,一边用力把脚从冰上拔出来。

  轰却看也没看他,刹那间的冲刺来到小个子面前,而那人完全想不到轰的速度比自己还快,看着对方睁大的眼睛,轰焦冻毫不留情地用膝盖顶住对方的腹部,直接压了上去。

  制服在地之后,他冷漠地说“即使不用个性,你们也不是对手。”

  在这六千年里,他从未停止过对体能和个性的锻炼,比出久还在的时候苛刻几百倍,甚至是反复折磨自己,无数次在极限挣扎,孤身一人的他,也许是借此来遗忘内心的疼痛吧。

  因此只靠体能,都足以击败个性不足的敌人。

  而他也成为了敌人的眼中刺,作为寻找钥匙的关键,敌人的头目才对他忍耐到现在,当然也有海伦的判断在起作用。

  

  “可恶!!”瘦猴子干呕了几下,开始了大声的咒骂。

  而那个大个子一步一步来到轰的身后,挥拳打了下去,然而轰却在这时闪到一边,拳头直接砸在了瘦猴子身上。

  “呜哇哇!”一声惨叫刺破了长夜。

  轰看着犯蠢的敌人,拿起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虽然是敌人,但也不能坐视受伤的人不理,先送进医院吧。

  

  这时安德瓦从第12号站台折返,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和出久,但是却听到了惨叫声,立刻跑了过来,在看到披着斗篷的轰时,他愣了一下。

  “你是?”

  被撞见了…

  轰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斗篷的帽子摘了下来,他清晰地感受到这个时代重生的轰炎司屏住了呼吸。

  

  轰炎司发愣地看着他,虽然光线很暗,但是那银白和赤红齐分的发,黑灰萤石和宝蓝刚玉一般异色的眼眸,以及被烫伤的容颜,甚至凌厉的线条,都和自己的儿子一模一样。

  

  “你是谁?”轰炎司死死盯着对方,仔细看的话,还是略有不同,就是烫伤的痕迹不太一样。

  

  即使是同样的面貌相似的内在,无论是父亲还是重生的绿谷出久,都属于这个时代,属于这个时代的轰焦冻,而不属于自己。

  自己真的还是人类吗?还属于这个世界吗?也许只是残存的意念罢了。

  轰握紧了拳头,不,不对,我还有一个要等的人,即使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也会等下去。

  

  (待续)

  

  P.S 火曦篇还剩1-2章完结。接下来是龙歌篇。


评论
热度(12)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