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点梗]无个性英雄

——笨蛋,你也一样,是我的英雄。

原来爱是这样笨笨傻傻的暖,出久同样温柔地笑了起来。


前记:从3个有效点梗里抽了一个。

感谢 @胖太 的梗:高中生轰x牛郎久。

因此有了这篇《无个性英雄》。注意事项如下:

1、CP:轰出

2、原作向世界观,但是小天使没有遇到欧叔,因此没有个性,他和轰有年龄差距。大概差7岁。轰和安德瓦关系紧张。

3、出久依然想成为英雄。他也的确是英雄。

4、有虐有甜,HE,已完结。


相关链接:(此文已一发完结,下面这个是小英雄同人总目录)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

《无个性英雄》


绿谷出久撑着伞走出了歌舞伎町,雨下的很大,他却谢绝了客人提出送他回家的好意,甚至也没打车,他想在路过书店的时候,去买一本新出的英雄杂志。下了班的绿谷出久,就变回了一直以来的英雄宅。

崇拜着英雄,渴望成为英雄,然而残酷的是他不具备成为英雄的个性。

说没有心灰意冷的时候,是骗人的,但是直到成为店内十分有人气的牛郎,他依然幻想着自己能够从事英雄活动。

从书店出来,雨下得更大了,他把杂志放在背包里,快速地向前走。

路过小巷的时候,一个景象闯入了他的眼帘。

一位少年坐在地上,靠着墙壁,闭着眼,浅蓝色的外套和里面的白色T恤都被雨水浇得湿透,那赤红与银白齐分的头发湿漉漉地往下淌水。明明躲雨的地方很多,少年却没有去,仿佛放弃了自己。出久突然觉得心脏有些疼痛,他把伞撑在了少年头上,少年在此时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异色的眼眸,灰如萤石,蓝如刚玉,漂亮得如同高贵的猫。

出久觉得眼前的少年,真的很好看,但是也非常淡漠。

“你不要紧吧?”出久关心地问。

“......”少年看着出久的脸,看着他淡淡的,透彻的一尘不染的微笑,那双绿宝石一般的眼眸里满是善意。少年眼里的冰似乎融化了一点,但还是有些戒心地点头。

“怎么可能不要紧?你都湿透了。”出久哭笑不得,用温和的语气说着。“会感冒的。”

“......”少年依然看着出久,眼眸微微睁大。

凝视着那双异色的眼眸,总觉得不能放下不管,出久向少年伸出了手。


把少年带回了家,出久虽然在店内很有人气,但是生活却很节俭,房间很小,稍微有点乱,欧尔麦特的周边倒是整整齐齐地摆在柜子上。

“英雄宅?”少年一看到这状况就明白了。

“嗯,我崇拜着英雄,以前也一直想成为英雄。”出久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去浴室调试热水。

“那么后来呢?为什么不做英雄呢?”少年问着。

出久迟疑了一下,半响才低声回复道“因为我没有个性。”


在80%觉醒超自然能力的社会,他这个年纪却没有个性吗?

少年察觉到了自己刚才那句话或许伤害到了对方,喃喃地说道“抱歉。”

“没关系”出久却温和地笑着说道,热水已经调试好了,冲个凉可以减少感冒的概率。

把少年推进淋浴室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的衣服对方几乎都穿不上,只好把比较大的浴巾放进篮子里。


把湿透的衣服放入洗衣机里,出久为少年热了牛奶。

等披着浴巾的少年出来之后,递给了他,才发现少年的手上都是细碎的伤口。

“等我一下。”出久立刻去拿了医药箱。

“你叫什么名字呢?我是说我该如何称呼你?”为少年包扎的时候,出久温和地问着。

“轰焦冻。”少年依然很淡漠,但却还是告诉了出久自己的名字。

“轰君,你难道是…”出久试探着问,像轰这个年纪,怎么会清晨在外面淋雨呢?

“我离家出走了。”轰淡然地回答,一直看着出久,出久脸上温和的神情,和自己的母亲有些像,因此无法拒绝,然而也深刻明白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你呢?”

出久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还没自我介绍,他回答道“绿谷出久,我的名字。”

“绿谷。”轰淡淡地发出低沉的嗓音,呼唤着眼前的人。

出久点了点头,和那异色的眼眸相对时,发现对方是无比专注地看着自己,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别开视线,问着“吃过东西吗?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轰沉默了一下,并未回答他,而是认真说道“抱歉我给你添了麻烦,等衣服干了,我就离开。”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没地方可以去的话,住我家也可以。”出久慌忙摆着手。

“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好?”轰凝视着出久的眼眸。

“帮助别人是人类的本能吧?”出久笑了,如同夏日的向日葵一般,灿烂得毫无阴霾。

——本能…

轰望着出久,在内心思考,是不是英雄宅的本质都很像英雄呢,但是在现实里真的如此对人,已经不是像英雄,而是真的就是英雄。

“那么我能为你做什么呢?”轰问着。

“我想想…帮我打扫房间?或者同我说说话,我除了工作以外的时间,几乎都没什么人和我说话。”出久认真想着。

“那么我讲一些学校里的事吧,或许你会有兴趣,因为我是英雄科的学生。”轰回答着,他看到出久的眼眸亮了起来。

轰便把学校里一些课程经说给出久,自然也提到了授课老师,其中也有出久所崇拜的欧尔麦特。

出久的眼眸睁得很大,他摇晃着轰的肩膀,问着“轰君你该不会是雄英的英雄科学生吧?”

“嗯,我是。”轰依旧淡淡地回答。

“那么轰君是什么个性呢?”出久拿出了笔记本,十分认真地问道。

轰却迟疑了一阵,该说实话吗?他看着出久那如同小孩一样闪闪发亮的眼眸,还是决定说实话,不想对眼前的人撒谎,即使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在战斗中使用左侧的力量。

“我的个性是半燃半冻,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冰,但是我只会使用冰的力量,另一半的力量,我是绝对不会在战斗中使用的。”轰看着出久认真做着笔记,然后疑惑地抬起头,知道他还有很多疑问,苦笑着说道“说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你不是刚下班吗?该去睡了吧?”

被轰一说,出久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困了,已经是上午11点了,要先去睡一觉补充一下体力才是。

——但是轰君是学生,应该是正常的作息啊。

“那个,轰君,冰箱里有之前做的炖菜,如果不嫌弃的话,中午吃那个吧,家里的录像带可以随便看,我先去睡了。”

“好。”轰淡淡地点头。


在躺下的时候,出久想着,如果自己有个性的话,绝对不会只用一半,为了成为英雄,一定会拼尽全力。

可是自己,却是没有个性的人。

因为和雄英英雄科少年的相遇,心情又激动又酸涩,出久渐渐沉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17点,是时候去上班了。


来到客厅,出久差点啊啊啊地喊出来。

轰并没有看英雄相关的录像带,而是在看他的笔记本,似乎是从第一本开始,已经看到了第27本。

“轰…轰君?”出久的脸全红了,这些笔记本完全暴露了他个人的渴望,是他心底最深的秘密。

“抱歉,你写的很好,不知不觉就…”轰望着出久,淡淡地道歉着。“打开第一本,就停不下来了。”

“是是是是吗?”出久觉得自己的脸此刻一定在冒烟“轰君不会觉得我很恶心吗?明明没有个性,却一直在研究别人的个性…”

“完全不会。”轰放下笔记本,走到出久面前,为他系好领带,说道“我觉得梦想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绿谷虽然现在没能成为职业英雄,但是我觉得这些笔记,对于英雄一定有很大帮助,而且,在我心里…”轰微微弯下腰,在出久耳边低语着“绿谷已经是英雄了。”

低缓的,略带沙哑的声质,好听到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地步,出久下意识捂住仿佛要被声音融化的耳朵,露出小动物一般的表情无辜地颤着双眸。

轰直起腰,看着眼前比自己年长的男子犯傻的可爱模样,不禁笑起来,不经意融化了眼底的寒冰,在零度徘徊,些许暖意和寒冷对抗着,一丝温柔,三分疼痛,让凝视他的出久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碾碎了硬壳,里面的柔软完全展现,或许这就是名为心疼的感受吧。

出久上前抱住轰,用力抱着他,认真传达着“谢谢你,轰君,有什么我可以为你做的,一定要告诉我。”

“嗯…”轰答应着。


之后的两个星期,出久开始期待下班后的时间,他不再是一个人,虽然轰白天有去学校,而他夜晚上班,但是在清晨和傍晚能够短暂相处,也让他觉得很开心。


轰懂得很多英雄的事,对于出久也非常理解。

他一点点敞开心扉说了家里的事,没有说自己父亲是谁,只说了父亲会用火,而自己讨厌伤害了母亲的父亲,因此不愿意使用从他那里继承的力量。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出久察觉到了轰的手在轻微地抖,出久把手放在那只手上,仿佛这样就能给对方力量。

“我觉得另一半的力量,火焰的力量,同样是属于轰君自己的力量。”出久认真地对轰说着。

轰看着出久毫无杂质的眼神,没有点头和摇头,很久都没有回应,之后又绕开了话题。


轰身上有一种能够让出久安心的感觉,唯一折磨出久的是,他偶尔会有种奇怪的感觉,在面对轰那双异色的眼眸时,总觉得心里又痛又痒,昔日的朋友丽日说自己是心动了,出久当时立刻反驳,说对方只是个孩子罢了。


轰君比自己小那么多,自己对他动心未免也太可耻了一些。


“人偶先生,最近总有英雄事务所的人在店前面乱转。”出久在店里的名字是人偶,因此客人和同事都喊他人偶。

“英雄事务所?”出久一听到英雄两个字,就会双目放光。

“似乎在打听人偶先生的事。”

“哎?”出久愣了一下,打听自己的事是怎么回事?


这天下班,出久被一个高大的男子叫住了。“有空吗?绿谷出久先生。”虽然说话用着敬语,态度却不容人拒绝。

“请问你是?”出久疑惑地问着。

“这样你大概认识了吧?”高大的男人燃起了火焰。

“安…安德瓦…”出久傻眼,自己竟然被NO.2英雄叫住了。

“稍等一下,我发个简讯,家里有人在等我。”出久拿出了手机,打算发简讯给轰。

然而此时却听到安德瓦开口“轰焦冻是我的儿子。”

——离家出走的轰君…

轰君说父亲会用火,自己却没有想到安德瓦,是自己疏忽了。


出久没有发出简讯,而是沉默地把手机收了起来,抬起眼,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毫无惧色地看着对方,点了点头。


临近的24H咖啡厅,出久点了焦糖玛奇朵,而安德瓦说他喝不惯咖啡,只要了水。


“感谢你收留了焦冻,但是这么多天了,我觉得是时候把他带回去了。”安德瓦开门见山地说着。

“但是轰君不会心甘情愿跟您走,他会离家出走,想必是您做了什么吧?”出久虽然礼貌,却也有些强硬地否定NO.2英雄的话,即使自己是无个性,即使面对的是比自己年长的职业英雄,他也忍耐住了内心的所有畏惧,看上去十分冷静,只是有冷汗从额上流了下来。

“哼,我做了什么?我不过也是期盼着他能够快速成长,有一天能超过欧尔麦特罢了。”安德瓦不屑地回答。

“父母的期望就是子女的愿望吗?”出久却不甘示弱地反击。

安德瓦转头正视着出久的眼眸,那双眼眸里有着自己很少从别人眼中看到的,纯粹的愤怒。

——很少有人直视我的眼眸,更何况是用这种神情直视我的眼眸。

安德瓦不禁有些吃惊。


出久还没回来,打电话也没人接,轰看着窗外又要下雨,想起昨晚出久出门的时候似乎没带伞。

沿着他们相遇的那条路,也许会遇到吧。

轰拿着伞出了门,一直沿途走着,没有看到出久,却看到了父亲事务所的人。

——该不会是?

轰的心沉了下去。


“那家伙想做什么?”轰来到其中一个人面前,拽起领子质问着,他的眼眸里像是有冰冷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这个…大概只是谈谈话,然后带你走…”那人被轰的气势吓到,有些结巴地回答。

轰侧开视线,透过玻璃看到了出久和安德瓦。


冲进咖啡厅,轰听到的第一句话是“那么你觉得你能为他做什么呢?你只不过是无个性的陪酒牛郎罢了。英雄的世界跟你毫不沾边。”

——住口!不要伤害他!

在内心嘶喊着,轰看到出久的眼眸黯淡了一下,就像恒星燃烧殆尽熄灭了火焰,就在出久握紧了拳头的时候,轰从他们身后快速冲向他们。

“即使我没有个性,我也想保护他。”出久咬牙说出的这句话清晰地传入轰的耳中。

“无个性,还谈什么保护。还是说你对他…”安德瓦再次举杯的时候,有人猛地握住了他的杯子,里面的水全部结成了冰,然后把杯子撑破了——是轰焦冻。

“轰君?!”出久有些吃惊地看着轰,轰却把他挡在自己身后,用恼火的视线注视着安德瓦。

“和个性无关,他是我的英雄。”轰认真地说着。


在我脆弱的时候,用笑容治愈了我,从意识的深渊之中拯救了我,是我的英雄。


出久在听到安德瓦说了一半的问题时,有些心慌,一直不肯承认对比自己小7岁的高中生动心,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下,越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或许不是轰君依赖着自己,而是自己在依赖着他。

轰虽然表情淡漠,却会认真听他说话,认真回应。

对于自己以前写的笔记,他不觉得是痴人说梦,而是觉得很有用处。

自己会忘记吃饭,却总是按时叫醒他。

对于偶尔犯傻的自己,轰总是露出忍俊不禁的温柔笑意。

……

这两个星期的一幕又一幕浮现在脑海。那种安心感,来自于轰隐藏好的温柔,如同毒药,不知不觉侵染了自己的血液,如今已经中毒太深,无药可医了。

——我是喜欢轰君的。

这个想法一经确认,就让出久顿时脸红了起来。


而此时轰和安德瓦还在对峙。

“无个性英雄?听上去还真新鲜。”安德瓦冷哼了一声,却没再坚持,起身看着此刻坐立难安的出久一眼,说道“我还会再来的,焦冻你还是早点想清楚。”

安德瓦带着事务所的人离开了。

可是出久却站不起来了,不是因为害怕安德瓦,而是害怕自己的感情。

他低着头,不敢去面对轰那双眼眸,自己喜欢上了高中生?这样的事…怎么可能…如果被轰君知道的话,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恶心?

“怎么了?脸很红,是生气了吗?”轰关心地问着,伸手想要拉出久起来,出久却迟迟不肯把手给他。


——是因为刚才的话受到打击了吗?

仿佛被什么蛊惑了一般,想不到宽慰对方的别的方式,轰低下头去,微微侧过角度,亲吻上出久的唇。蜻蜓点水一般温柔,却郑重而又执着,一直一直温温地贴合着,界限在此刻变得模糊,仿佛再前进一点,就会闯入保留之地。


——!!

出久怔住了,眼眸睁大,里面的光支离破碎地流转着,很想哭,自己真的太不器用了,没有个性,却还逞强,喜欢上一个人的温柔,却不敢坦白。然而那个人对自己的珍视之情,在此刻透过这个吻传递过来了。


——我对你而言,是什么人呢?

出久闭上眼,眼泪被挤压而出,在黑暗之中,静静地感受着这个吻,脑海内却有着光,那是名为希望的光吗?


“我喜欢你,所以不要在意自己是否拥有个性,如果绿谷也喜欢我的话,就别放我回去。”轰的声音依然淡然,却是恳求的语气。

——太狡猾了,怎么可能说出否定的话语。

出久在内心想着。


终究还是下雨了,磅礴的雨仿佛把整个世界都包围了。

轰请假了,出久知道是因为不放心自己。

窗帘完全放下,台灯昏暗地照亮着房间,地上散落着被雨水打湿的衣服。

明明知道,向前一步,是炙热的爱之海,一旦闯入其中,无论如何挣扎,都会没顶。

但是出久拒绝不了,在轰的牵引下,踏上了轻飘飘的云端,那是几千米的高空,令他心惊胆战却也雀跃,咬住的手指被抽出,朦胧的视野里,轰轻轻亲吻着手指上的齿痕,然后十指交握。

“绿谷,我喜欢你。”轰轻声在耳畔说着。

幸福感冲入恍恍惚惚的大脑,出久能做的回应,只有继续索取,仿佛贪得无厌,然而他知道,轰会全部给他,把爱和渴求一起满满地给予,那是轰的温柔,也是那份告白背后的真心。


晚上出久也没去上班,看到了丽日的简讯——你这个敬业的牛郎也有翘班的时候啊。

出久回应了一句话——因为我恋爱了。

然后就把手机关机了。


3天后,出久去上班,向店长道歉,店长却喜极而泣“人偶没事就好,丽日小姐打电话来帮你请假啊,说你恋爱了什么的。呜呜呜,真感动啊。”

“店长...别哭啊!”出久有些慌乱。

指名依旧很多,出久也喝了不少酒,连被客人跟踪也没意识到。

直到他被包围,才发觉不妙,向后靠在墙上。

店里的常客,走到他面前,哭得不像人形“人偶,我一直关注着你啊,你怎么可以随便跟别人恋爱呢?你明明救了我,温柔地治愈了我啊!”

“那个...对不起!我...抱歉...”出久不知该说什么好,客人伸手想要抓住他的肩膀,一道火焰突然冲来,客人闪到了一边。


——火焰?

出久愣住了。


这时客人叫来的帮手们发出叫声“啊啊啊!”

出久转过视线,轰焦冻逆着光站着,蔓延的冰把这些帮手的脚都冻住了。


“轰君?”出久愣了一下,轰是来接他的,然而现在和这个客人撞见,真的很危险。

“别碰他,有什么不满的话,打我就可以了,我不会还手。”轰没有继续出手,而是换上了恳求的语气。

“为什么?”客人一边哭一边问。

“你也是被他的笑容拯救的人吧,他也是你的英雄啊,真的很抱歉,和你的英雄在一起,甚至独占了他,但是我想守护他的笑容,所以...”轰弯下腰,深深地鞠躬。

客人走到了轰面前,出久担心地望着,拜托着“不,别....请冷静一下...”

但是出乎出久的意料,客人哭着说“直起腰来啊,高中生,你说要守护人偶的笑容...就请一直守护下去吧。”


“谢谢你。”轰真诚地道谢,站直了身体,把冰解冻之后,走到了出久面前,伸出手抚上出久的脸“抱歉,吓到你了吗?”

“不,只是有点吃惊,你说过不用火焰的力量。”出久说着,却淡淡地笑了起来。

“因为你说过,那是我自己的力量。”轰抱住了出久,轻声说着。“我会用这份力量来保护你,去帮助需要我的人,我会用这份力量来成为真正的英雄。”

“嗯!”出久靠着轰的胸口,听到了心跳的声音,是令自己安心的节奏。

“对了,一周后是参观日,你要来吗?应该可以见到欧尔麦特。”轰像是想起了什么。

“那个,我用什么名义去参观呢?”出久脸红着问。

轰微微歪过头,突然噗地笑出来。“哥哥?”



几天后,店里来了个戴着口罩的客人,指名出久。

出久坐下来之后,不禁苦笑。“安德瓦先生,你为何要打扮成这样。”

“我不想被人误会是需要找牛郎的人。”

“那么,找我什么事?”

“上次对你说了重话很抱歉。”出乎意料,安德瓦竟然道歉。“和那孩子有关的事,都让我难以冷静。”

“没事,我理解,关心则乱。”出久浅浅地笑着。

“感觉你比上次更有自信了。”安德瓦试探着。

“因为上次您问我的问题,我有了答案。”出久正视着安德瓦。“我喜欢轰君,想和他在一起。”

安德瓦愣了一下,片刻之后,他的胡子烧着了。“是...是吗?焦冻怎么想?”

出久只是笑,并没有回答,只是拿出了手机,屏保是他和轰一起拍的,两个人笑得很温柔,这就是答案。

这也是安德瓦第一次从自己儿子的脸上看到这样的笑容。

他长舒一口气,说道“好吧,我承认了。但是你要想办法劝焦冻偶尔回一下家。”

“那和您的态度有关系。”出久认真地回答。

安德瓦思考了一下,起身离开,诚恳地说了一句“拜托你了,无个性英雄。”



在轰的参观日,出久看到了自己一直崇拜的英雄欧尔麦特,激动地说不出话,欧尔麦特却叫住了他。“你是轰同学的哥哥吗?现在有空吗?”

“哎?”出久夸张地指着自己,受惊之后拼命点头。

“这是轰同学的感谢信,希望你能认真读一下。”欧尔麦特把信交给了出久,同时说着“能够用真心帮助别人的,都是英雄。”


——英雄。

即使没有个性,也不会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出久打开了信。

信很短,只写了几句,但是却仿佛看到了轰的真心。


致无个性英雄:

谢谢你让我意识到,我真正想要的东西。我不再执着于和混蛋老爹赌气,而是全力用我的力量去帮助别人。谢谢你救了我。

也谢谢你,喜欢上这样的我,让我觉得我不是那么丑陋的存在。

你是我的英雄。


出久不由自主看向远处正在参加课程的轰,轰也望向了他,对他微笑。

——笨蛋,你也一样,是我的英雄。

原来爱是这样笨笨傻傻的暖,出久同样温柔地笑了起来。


END.

--------------------------------------------------------------

P.S

写着写着,又偏离了大纲,不过真的按照大纲写,估计会变成上中下吧。

写完这个点梗,就老老实实开始填挖了的坑。

希望有人看。

再次感谢 @胖太 

评论(16)
热度(76)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