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羽翼》(ABO,长篇)前记&部分人物简介&楔子

是英雄的本能?还是身为挚友的执着呢?亦或者在此以上更深的感情在驱使?又或者全部都是答案?

对于所有题目的答案,都认为只有1个的饭田,心底却有了这样的疑惑。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前记:


感觉是一下子把想开的轰出坑都开了(这是第3个长篇),还剩一个十杰的没开,继续延后。

第一次写ABO(以前只写过XX化),虽然是ABO,但是楼主依然是步行,十分正经。(无论是本垒还是成结标记,都是步行…突然有点想哭)

如果要列出二设的话,可能会很长,而且没人会在意,一点点在剧情里说明吧。


标题原本想用“花-0714”,在日语里谐音不要离开,而在这篇同人里,是一个关键的物品。

最后还是用了羽翼这个词,羽翼寓意着飞翔、自由以及破茧成蝶。


在ABO的原设里,对于Omega来说,无论地位还是标记规则上都不公平,可能唯一公平的只有爱情,这让楼主犹豫了很久,差点放弃ABO,继续XX化了,但最后还是决定用二设修改。

在这篇同人的二设中,Omega也可以独占Alpha,虽然相对麻烦,但还是能够独占的。

爱情在某些时候,对手总是亦敌亦友,自尊与牺牲,矜持与追求,痛苦与幸福,矛盾重重,却还是渴望能够一起走下去。

Omega在这篇同人的设定里,因为是刚刚产生分化(不超过2代人),所以未受到职业限制,未来也不会受到职业限制(靠他们的努力)。

当研制出无副作用的抑制剂时,Omega和Alpha不会有太大差距。并且Omega有特殊的优势,这一点在剧情里会详细说明。

在这篇同人里,恋爱并不局限于A与O。

最后要说的是Beta,ABO原设里,Beta人数最多,就像是普通人,感觉Beta才是真的主力,Alpha和Omega遇到彼此就情难自禁,Beta兢兢业业地工作,可以说是ABO世界真正的主人。

而这篇同人里,Beta是未分化的人类,占人口的大多数。


即使现在只能躲在茧中,漫长地煎熬,但总有一天,会拥有破开茧的美丽羽翼,开始新的人生。


预警:(请先阅读,万一中途霹雷就不好了。)

1、CP:轰出

2、超能力社会,ABO设定,二设含有,双独占,包子。

3、十分正经,只步行。

4、因为剧情有些设定比较沉重,因此有虐心的时候,但是正常意义的HE。

5、故事大致开始于体育祭,基本按照时间顺序,楔子除外。


人物简介:

目前只做了几个人的,等以后再补充。【忙着一边写一边玩Smashtap,今天又有池子复刻了。西装嗷嗷嗷嗷!!!】







楔子:


出久和饭田藏在小巷的阴暗处,而1-A的同学也都躲藏或伪装在附近。

戒备森严的大厦门口站着保全模样的敌人,他们不能轻举妄动。

——轰同学现在是单枪匹马…

出久担心得流汗,然而理智不知道是第几千几百次告诉他,他必须镇静。


大楼之中信号被屏蔽,简讯和电话都传递不到,他们现在完全不知道轰焦冻的状况,失去联络已经4个小时了,他们在这里也整整等待了4个小时,精神都快被麻痹了。


11楼突然传来不同于灯光的亮光,那是火焰的光,第一道光亮的很短,让出久的心沉了下去,紧张得出汗,死死盯着那个窗户,但是第二道火光时间久了些,出久稍微安心了一旦,至少首字母不是S,紧接着是第三道火光,亮起的时间很短,是R…

R是什么意思?

隔了几秒,又有火光亮起,依然是三下,这次是U…

RU…出久意识到有些不妙,虽然这个信号不是SOS,但只是比SOS要具体一些。

果然,几秒后,只亮了一下火光。

“T…”出久和饭田一起说了出来,两个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

深入敌阵查找资料的轰,原本就让人担心,现在,他在这种时候进入了Rut期…


“绿谷同学,虽然难以启齿,但是我想问一下,轰同学在Rut期有什么症状吗?”饭田推了推眼镜,认真地看着出久。

“对不起,我其实…不知道…之前没遇到过…应该是轰同学避开了…”——避开了在Rut期和自己接触,出久吞下后面的话,回忆起之前去送资料时的情形,摇了摇头。


心里突然恍悟了一下,轰在进入Rut期的时候,从来都是把自己关起来,这一次打出信号,并不是求救。

“也许...轰同学...”出久咬牙,他说不出下面的话了。

饭田看着出久,有些惊讶,即使认真如他,也以为出久和轰已经在交往了,很想询问,但还是按捺住了好奇心,顺着出久的话往下说“轰同学怎么了?”


出久调整了一下呼吸。

“也许是想让我们撤退吧...”他沮丧地说着。


“那么你要怎么办?”饭田看着出久,其实答案他已经明确,只是想再确认一下。


而其他同学,有一部分也注意到了那火焰是莫斯密码,并且解读了出来。

“刚才的,不是SOS,而是Rut啊…”在小巷旁边的咖啡厅里,和上鸣还有峰田装作带孩子的年轻夫妻组合的耳郎轻声说着。

“喂喂,Rut是什么意思?”上鸣压低声音问着。

“你不也是Alpha吗?竟然不知道Rut。”峰田露出了不像是小孩的揶揄笑容。“该不会是还没有过Rut期吧?”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耳郎责备着。

“什么?什么?究竟是什么?”上鸣一头雾水。

其实很多这个时期的Alpha,对于Rut期都是朦朦胧胧地一知半解,只有真正经历Rut期的Alpha才会体会。


在最近的两代人之中,开始有具备和传统人类不同生殖结构的婴儿出生,很小一部分拥有能够成结的软组织,另外更少的一部分则拥有可孕育的内腔,究竟是进化还是疾病,还是哪个人的个性导致,一切都没有定论。


人们把未出现结构变异的人类,叫做Beta,拥有结的称作Alpha,拥有内腔的称作Omega。

Alpha在出生后,不经仪器检测,就可以判断,因此多半都有记录,但是Omega的出生率小,加上需要仪器才能看出,在第一次heat期来临之前基本都被当做Beta。


无论Alpha还是Omega都是刚开始出现,甚至还没有什么人能够指引,紧急的研究也跟不上这些独特的孩子的成长。

比起研究论文,更多出现甚至被依赖的是网络传言。


网络上把Alpha经历的情热期称为Rut期,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和Omega的情热期也就是heat期一样有很大影响,严重的时候,别说执行卧底任务,站着都艰难,甚至会和Omega一样有发烧和脱水的现象。


此刻,出久焦急地在搜索引擎上检索Rut期的资料。

来不及细看那些症状,直冲着缓解方法去看,还要兼顾现在难以闯入大楼的情形,头脑一团乱。

最坏的状况就是轰同学和自己的heat期一样,几乎无法保持理智,偏偏是处于敌人的巢穴里…

越想越急,出久握着手机的手抖有些颤抖。


“怎么办?”在服饰店里装作买衣服的八百万在群里发了消息,她此刻摆出发自拍的样子对着手机。

丽日一边在心底感慨这家服饰店的衣服很贵,一边担心地等待着谁提出方案,往往这个时刻,都是出久会有奇妙的主意。

“还用问吗?当然是硬闯。”切岛立刻回复到,令人担心的对象又多了一个。

不过在切岛打算不顾群上炸锅一般的慌乱自己一个人冲出去的时候,被完全没看手机一直在思考的爆豪用膝盖踢在腹部。“你是要去哪里啊,笨蛋!”

在紧急的时刻,看起来性格暴躁的爆豪反而是非常冷静。


“硬闯不行,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调动职业英雄,所以要避免正面冲突。”常暗认真在群上回复着。

“八百万同学,你能制造出和保全一样的衣服吗?需要符合我和饭田同学身高的。”出久在群里提出了要求。

“好,我可以。”八百万立刻回答。

“小胜等一下能制造小型爆破吗?不要伤到路人的那种。”出久鼓起勇气,向爆豪胜己请求着。

然而回复他的却是切岛,爆豪完全没有看手机。

“爆豪这边我来搞定就可以了!有什么要求就尽管说。”切岛用令人安心的语气回复着。

“另外,峰田同学,我们需要你的个性。”

“知道啦。”峰田回复的有些敷衍,但是出久知道他一定能做到。

“那么我和饭田同学来拿衣服,切岛同学你那边是10分钟后,在正门的左边。”出久简单安排了一下。“峰田同学能丢多少把葡萄球,就丢多少在前面地上。”

“等一下,小久!”丽日打出了这句话,又删除了。

看到来拿衣服的出久,丽日也说不出阻止的话——如果可以的话,换别人去吧...

虽然在大部分同学眼中,出久和轰在体育祭结束后就在一起了,但是丽日试探过出久,他们现在其实还未交往,刚才翻查网上的资料,Alpha的Rut期对于Omega来说十分危险,丽日担心会出什么差错。

“那个...不要做不情愿的事。”丽日在出久向八百万道谢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说着。

出久看向丽日,看出了她的关切,点了点头,给出一个微笑。“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在换上保全制服的时候,出久也停不下思考。

不情愿的事指的是网上所描述的那些事吗?被Alpha强迫的Omega所写下的事的确令人难受,更难受的是,很多原本是朋友的人,在那之后关系破裂无法弥补了。

为什么人类要出现分化呢?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不能出差错。


“准备好了。”饭田穿好了保全的制服,看着还在沉思的出久。回想起出久刚才的回答。

——我绝对不会放弃,即使只有我一个人,也会去救他。

那双眼眸坚决而又明亮,纯粹如宝石。


是英雄的本能?还是身为挚友的执着呢?亦或者在此以上更深的感情在驱使?又或者全部都是答案?

对于所有题目的答案,都认为只有1个的饭田,心底却有了这样的疑惑。



10分钟后,街上一片慌乱,人们纷纷逃开。

“爆豪,说了是小型爆破…”切岛捂住脸,觉得很无奈。刚才那一下,真的是天摇地动。

“啰嗦什么?这就是小型爆破。”爆豪青筋都要起来了。

而他们身边,是精神放空了的峰田,因为拔掉太多葡萄球,他头皮都出血了,口中喃喃着“我尽力了…”

大楼门口的几个保全向他们奔来,却被葡萄球黏住了,大喊起来,留在门口的保全也过来帮忙了。


短暂的空档出现,穿着保全服装的出久和饭田趁机装作溜进了大厦。

出久知道,摄像头此刻一定清晰地映出闯入的两人,他下意识拉低了帽檐。


上了电梯,直达11楼,走廊上没有轰的身影,只有一些夜晚加班的敌人在窗户边向下张望,刚才爆豪的那一击太强烈,连11楼都听到了声响。

虽然轰有变装,但是出久相信自己一眼就能看出,扫了几眼,就确信轰不在这些人里。

“下面出了什么事?”有敌人向出久和饭田搭话。

“有个小鬼的个性走火了。”饭田改变了语气,粗鲁地回答着。

“这样啊…”那人的视线又转移到下面街上的热闹。


出久着急地向前走,饭田则进入了伪装的状态,稳步走着,洗手间没有,办公室不可能,在出久慌张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储藏室。

“饭田同学,麻烦你注意外面的情况。”出久嘱咐着,打开了储藏室的门,只有Alpha和Omega能够闻到的特殊味道扑面而来,在网络上这样的味道被称为信息素。

是轰同学…

找到了,本该安心下来,然而此刻出久却办不到。

因为现在充满着狭小储藏间的信息素虽然有着平时的清冽的磁质,此刻却灼热得如同浅酌一口就会醉的烈酒,直冲感官,和上次在宿舍门口所闻到的一样,甚至比上次还要猛烈,被引动的感觉翻江倒海,自己也快腿软到站不稳。

——很难受。

出久从信息素里辨识出这样的感觉,他突然后悔之前没有打开宿舍的门。

或许轰一直在忍耐这种痛苦,或许自己在那时就可以帮助他。

也许当时打开了,现在就有准备了,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轰同学…”艰难地出声喊着,这是自己的声音吗?有些干涩,如同吞咽了青果子一般。

回应他的不是声音,而是信息素的变化,十分复杂,因惊讶而浓烈,因喜悦而甘甜,因疼痛而苦涩。

出久向前迈出一步,看到了货架后的轰,变装已经失去意义了,深色的领带被拽开,衬衣大开着领口,假发被丢在一边,墨镜也取了下来,那双异色的眼眸有些难以聚焦,萤石的灰变得更深,刚玉的宝蓝色却在微微流转光线,两人的视线沉默地缠绕在一起。


轰的视野里仿佛只剩下出久如同绿宝石一般的眼眸,一言不发。

不是发不出声音,而是此刻自己充满渴求的声音,一定会令眼前的少年觉得恶心吧,很难受,浑身的血都在疯狂涌动,信息素也控制不住地外泄。

Rut期突然来临,他几乎完全动弹不得,匆忙打了信号,意思不是让人来救自己,而是让他们撤离。

在躲进储藏室里之后,才想起,他们是A班,怎么选择退缩,更何况,绿谷出久是那样倔强,自己估计是脑袋都要烧晕了,当时应该保持沉默。


储藏室的门被打开时,察觉到出久来到身边,他感受到的是撕裂心脏一般的矛盾,出久携带着的信息素在令他安心的同时,也让热潮涌动得更厉害,快忍耐不下去,想要求助,想要拉住出久的手放在自己最难受的地方,太阳穴,心脏,以及…

但是不行,绝对不行,绿谷出久没有这样的义务和责任。

这份感情只是单方面的。


出久的脸全红了,也许是因为这强烈的信息素的冲击,也许是因为眼前的轰已经卸下了平时淡漠的神情,无论是不稳的呼吸,还是从下颚滑落的汗水,还是那有着滚烫热度的眼神,都是第一次闯入视野。

“对不起,我来晚了。”发觉自己也一头汗,出久把帽子摘了下来,干涩地道歉道。


(待续)



P.S

刚才边写边抽卡,75个英雄魂全花掉了,只抽到了轰,又少久,天啊,希望在复刻结束前能够抽到久。

还没来得及仔细检查,如果有错别字,请告诉我。



评论(14)
热度(68)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