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羽翼》(ABO,长篇)01

就在出久一边挤出无奈的苦笑,一边握紧拳头的时候,清冽又微热的气息从身侧传来,心跳砰了一下,稍微转过视线,轰焦冻冷漠的侧脸闯入了出久的视野,令他睁大了眼眸,轰精雕细琢的轮廓线即使是仰视也挑不出毛病,略长的刘海因为走动而微微被空气吹向后方,眼眸直视着自己的座位,仿佛没有注意到任何人。


相关链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预警:(请先阅读,万一中途霹雷就不好了。)

1、CP:轰出

2、超能力社会,ABO设定,二设含有,双独占,包子。

3、十分正经,只步行。

4、因为剧情有些设定比较沉重,因此有虐心的时候,但是正常意义的HE。

5、故事大致开始于体育祭,基本按照时间顺序,楔子除外。


01 说不出口的早安


令人热血沸腾的体育祭,即使是普通学校,也会备受瞩目,更何况在前面加上了「雄英」两个字,开催的消息不断刷屏社交网站,「雄英体育祭」在搜索引擎的排名顿时就成为第一,不仅普通民众和媒体,一流的英雄事务所也纷纷关注。

处于漩涡的中央,心潮澎湃的学生们自然想要回应被瞩目的期待,既然要参加,除了经营科和辅助科,几乎每个人都以冠军为目标,这也是成为英雄道路上的试炼。他们如同幼狼,拥有强韧的意志,坚定渴望着胜利。


可是此时黑暗依旧妄图吞噬光明。


“救…救命…”

呼救声虽然微弱,绿谷出久却还是惊醒了,从USJ事件过后莫名开始的暧昧梦境也因此消散。

慌忙拉开窗帘,向外望去,下面并没有人,但不是错觉,地面在路灯下隐隐有着暗红色泽,那是血。

——有人受伤了?是被敌人追赶?

出久慌忙穿了鞋,来不及和母亲引子打招呼,就奔了出去。


沿着血迹没跑多远,就目睹了凄惨的景象。

一个少年倒在地上,面朝地面,穿着单薄的被血染得斑驳看不出底色的袍子,而半跪在少年面前的是一脸惊慌的上鸣电气——出久的同班同学。

“喂!你快醒醒!「人蔷」是什么?”手中还领着装宵夜的便利店袋子,上鸣电气十分大声地喊着,他摇晃着少年的肩膀,然而少年一动不动了,连呼吸也没有了。


联络了家人,被带去做笔录,上鸣和出久因为悲伤震怒和无力感而说不出话,直到和欧尔麦特熟识的警官先开了口“我知道你们现在很难过,但是这一次终于有目击者,你们的证词对于我们的侦破行动会有很大帮助。”

“「人蔷」!!”上鸣闻言认真看着警官回答道。

“「人蔷」?”

“是的,ひとばら(hitobara)”上鸣回忆起当时那个少年断断续续说出的词。

“这或许是突破口。”警官认真记了下来,然后抬起眼眸,看着上鸣,却问了另一个问题“你是Alpha?”

出久和上鸣一愣,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和这次的案件有关吗?

“是,我大概是Alpha,难道…”虽然是Alpha,但是上鸣对这个毫不在意,都一样是人类,应该和别人没什么太大差异。

“已经不是第一个受害人了,虽然现在努力掩盖着,大概撑不了多久就会被曝光,已接到失踪报告15例,受害者包括今天在内一共5人,都在失踪报告上,并且…”警官抬起眼眸,看着眼前英雄科的学生。“失踪者的共同点有3点,第一,拥有较强的个性,第二,是产生结构差异的人类,第三,年龄在15岁-35岁之间。至于被害人的共同点…我实在不忍心说…”

“这什么意思?”上鸣不解地问。

“意思是上鸣同学也可能被当做目标。”出久思考着,追问着“凶手会是敌人联盟吗?”

“有可能,但是我们没有发现关键的证据。我个人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太多,交给我们处理,雄英不是快要开体育祭了吗?加油啊。”

向警官道谢,笔录结束,和上鸣道别,出久回到家里,安抚了一脸担心的母亲,距离平时的起床时间还有2个小时,出久把自己抛在床上,心思重重,一直睁眼到闹钟响,出久只好感叹睡不着或许是一件好事吧,至少不会做奇怪的梦。


梦境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暧昧不清地梦境又是为什么而存在?模模糊糊的记忆里,仿佛是有着陌生的,从未体验的,没顶的快乐,难以言喻的舒服和温暖,但是也伴随着令自己颤抖的羞耻心和失控感,分不清楚究竟是美梦还是噩梦。

梦里模糊面容的对象始终无法确定是纯粹的想象,还是以谁为参照物,想要看清楚,却也不敢看清楚。


——你是谁?


不仅在梦中渴望着,醒来的余韵中,出久也有些期待,有一天梦里的人会来到身边。



结束晨练,来到1-A教室,目光齐刷刷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和出久关系不错的饭田先开口“绿谷同学,不要紧吧?听峰田同学说,昨天你和上鸣碰上事件了。”

看样子是上鸣把这件事告诉了峰田,可是出久环顾了一下教室,上鸣还没来,大概是私下联络的。

“我不要紧。”出久回答着,还是不禁露出了沮丧的神情,即使听到了呼救声,也没能救出对方,对于以成为英雄为目标的少年来说,是万分残酷的。


就在出久一边挤出无奈的苦笑,一边握紧拳头的时候,清冽又微热的气息从身侧传来,心跳砰了一下,稍微转过视线,轰焦冻冷漠的侧脸闯入了出久的视野,令他睁大了眼眸,轰精雕细琢的轮廓线即使是仰视也挑不出毛病,略长的刘海因为走动而微微被空气吹向后方,眼眸直视着自己的座位,仿佛没有注意到任何人。

擦肩而过的这一瞬在出久的意识里被拉长了,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强大的个性、冰冷的具有压迫感的气场以及轰酷帅的外表都不是理由,或许是因为USJ事件结束时的一件小事。

走过出久身边的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然后抬眼,不带任何情感地瞥了出久一眼,与冰冷的视线相撞,令出久一个激灵,像受惊的兔子一般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


——今天果然又没能和轰同学打招呼。


回想起了之前的事,出久有些失落,安静地,无意识地看着轰拿出书本的动作。


USJ事件,他和轰都想要帮助欧尔麦特,然而不能熟练运用个性的他再次受伤不能动弹,得到治疗之后昏昏沉沉睡着了,体力消耗很大,却没有睡多久,因为一种从未闻到过的气息突然闯入脑海,像是香味,但是不仅仅是鼻腔能感觉到,仿佛能够通过全身的皮肤感受,直接进入脑中,拨动神经,引发战栗。

一抖就醒来了,出久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和自己完全不同。

“轰同学?”迷茫之中终于注意到了,那只手的主人是没怎么说过话的同班同学轰焦冻,异色的眼眸此刻只是淡漠地望了他一眼,就不动声色地别开了视线。

轰沉默地收回了手,转身背起自己的包,门口有脚步声,治愈女郎从门外进来,笑呵呵说着“哦,他醒了,谢谢你了,可以走了呢。”

出久赶忙坐起身来,医用冰条从额头上掉了下来。

背对着出久,轰向治愈女郎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而那股吸引出久注意力的气息也随着轰的离去,渐渐消失。


“刚才…?”出久疑惑着。

“我和欧尔麦特去职员室了,恰好看到你的同班同学在外面,就让他照看一下你。”治愈女郎解释着。

“哎哎?这样吗?”出久楞了一下,对轰不是太了解,虽然有详细记录他的个性,但毕竟没怎么接触,完全不太了解,只是在个性分析的下方写了一行小字:很强,但是看上去很冷淡。


“他还真是细心呢,我的冰箱有点问题,冰条都变成常温了。”治愈女郎拿起医用冰条,把它重新绑在出久的头上,出久才意识到刚才轰是在给冰条降温,输出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快,一点点让温度降下来。

——轰同学对于个性的操作很熟练…

出久第一个想到的,是需要更新一下笔记本上轰焦冻的个性分析。

下一秒想到的是,原来轰同学对于同班同学这么有耐心,和冷酷的外表不太相符。


想找个机会道谢,但是不知说什么好,出久想至少在早上见面的时候打个招呼,比如一句「早安」。

从那一天开始,几乎每天早上都能和比自己稍晚来教室的轰擦肩而过,但都因为那冰冷的气势而无法开口。

轰的身上总有清冽的有着磁质的微热气息,而且一天比一天明显,每次擦身而过,这气息都敲打着出久的心脏。

究竟是什么呢?香料吗?其他同学有闻到吗?


“针对Alpha和Omega下手的案件,真是太糟糕了。”峰田的声音转移了出久的注意力。

女孩子们此刻围着峰田,但还是刻意和他保持了一定距离。

“一说到Alpha和Omega,我就想起了X配。”峰田直接的说法,让女孩子们面露不满,在女生开口之前,饭田先冲到峰田面前。“峰田同学,不要在女孩子面前说X配。”

——你自己也说了啊。

估计很多人都在内心吐槽。

“说不定是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啊。有钱人的新癖好。”峰田把自己的脑补说了出来。

——…

注意到的时候,所有视线都集中在出久身上,他刚才走到了峰田面前,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

“怎…怎么了…绿谷?”被吓到的峰田结结巴巴地问,轰和其他人一样,看着绿谷出久,只是他依然一脸平静。

“峰田同学,这不是开玩笑的,有人因此被害了,昨晚,就在我和上鸣同学面前…”出久抬起眼眸,他的眼眶里有泪水在微微折射着光,快要夺眶而出了。

“对…对不起…我再也不说了。”峰田颤抖着说道。


第一节课的上课铃响了,上鸣踩着时间点进了教师,跟在其后的是相泽老师,1-A的同学迅速回到座位,关于案件的事,估计没人会再提。


课间,抱着无法缓解的沉重心情出久来到了校医室,因为相泽老师对他说,治愈女郎想问问他近况。

“很快就是体育祭了,最近没受什么伤吧。”

“不,没事,昨晚…也没用上个性。”出久猜测着治愈女郎是担心昨晚的那个案件对自己有影响。

“事情过去了,就别去想了,要调整好状态。”治愈女郎和蔼地说着。“你的脸色有点疲倦,是没睡好吧。”

“嗯,有点睡不着,最近也总做奇怪的梦。”出久摸了摸自己的后脑。

“奇怪的梦?”

“有…有点难以启齿。”出久慌张起来,害怕再深入这个话题。

“嗯?有喜欢的人了?”治愈女郎笑呵呵地问着。

“不…还没有…”出久的脸猛地红了起来。

“梦也许和现实息息相关,有时候在清醒时忽略的信息,会在梦中体现出来。”治愈女郎看着面前的少年,他像被煮熟的虾米一样,连耳根都红了。

“哎?”

“比如说你可以想想,什么时候开始做这样的梦的,梦中有哪些细节在现实里是你遇见过的。”


第二节课自习,出久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治愈女郎的话。

真的要分析自己的梦吗?

细节原本就模糊不清,醒来时都忘记了,但是开始做梦大概是USJ事件过后。

双休日的晚上梦的时间变短,那种感觉也不是太强烈。

但是上学的日子里,越累越容易梦见,有时候那种冲击头脑的失控感觉持续到了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有着余韵,但却完全想不起来,梦里拥抱自己的人是什么样子。

惧怕那种陌生的感觉,隐约认定了世界上不该有如此舒适的快乐,至少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出久写下一行又一行的字,然后涂掉了。

——在清醒时忽略的信息吗?

出久趴在桌上,回忆着最近的变化。实在太多了,以至于无法分辨是什么信息让自己做那样的梦。


“喂,烂头发,再看那个葡萄头的杂志就滚出去,你的信息素快爆了!”坐在出久前面的爆豪胜己不满地吼了一声,仿佛惊雷一样。

——信息素?

出久愣了一下。

“抱歉!”切岛赶快合上杂志,脸上还有微微的红晕。


“小胜?”下意识开口,才发现不妙。

“啊?!”爆豪胜己十分不爽地回头,出久赶紧捂上自己的口。

“臭书呆子,别跟我讲话!”爆豪一直燃点低,现在的神情像是要杀人。

“爆豪同学!即使是自习也要保持安静!”饭田立刻站了起来。

“啰嗦死了!”爆豪转移了矛头。

“抱歉!真的抱歉!”切岛一直道歉着。


在一片混乱中,出久在笔记上记下了信息素这个词。


打开搜索引擎,检索了一下信息素,目前没有较为学术的名词,是网民创造出的词,是最近两代人中出现分化的人身上特有的物质,之所以笼统地说是物质,因为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只有Alpha和Omega能够感觉到这种物质,并且进入青春期后加上一些诱因才会慢慢出现和察觉。

叫信息素的原因,很可能是这种物质类似动物释放在外的激素,能够被Alpha和Omega独特的感受器所接收,一般来说会产生刺激,心理变化也会造成这种物质感官上的不同。


——难怪我不清楚,是只有Alpha和Omega才需要了解的知识。

出久正在看网页的时候,峰田凑了过来,原本是来试探出久是否还在生气,但是现在被感兴趣的事物吸引了。

“哦哦,绿谷你没听说过信息素啊。”

“嗯,因为是beta,所以没有这样的知识。”

“我也是beta,不过我很感兴趣呢,信息素据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会令人蠢蠢欲动的物质,试想一下除了视觉和听觉以外还能有额外的馈赠,真的让人十分羡慕。”

“啊哈哈…但是对于英雄来说,会不会是困扰呢?一接近就会被闻到啊。”

“据说信息素是跟随心理状态而产生的,刻意控制的话,能够不散发出来。有时候也会变得特别浓烈,就像刚才切岛那种情况,或者是「驱逐情敌」的时候。”

“「驱逐情敌」?”出久不由自主问着。

“嗯,想要独占眼前的对象,或者吃醋的时候,也会散发出浓烈的信息素。虽然这些跟我们无缘,但是我只是想想就觉得很有X趣。”看到出久似乎有些感兴趣,峰田凑得更近了,眯起眼睛问道“绿谷,你觉得班里哪个女孩比较像Omega。”

“哎?”出久完全不知道峰田的兴趣所在,只能无辜地瞪大眼睛。

“好像这个班级都是Alpha和Beta组成的,也太无趣了,如果有Omega才算完整吧。”峰田引导着说。

“嗯,你说的好像有道理。”

“Omega的heat期有听过吗?忍耐着煎熬拒绝别人的安慰,也是一种美,虽然我不想被拒绝。”峰田说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而出久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他完全不知道Alpha和Omega的事,虽然有英雄承认自己是Alpha,但是好像没有哪个英雄说自己是Omega,对于Omega,出久更加陌生。


就在峰田口若悬河的时候,出久又感受到了轰的气息,心脏再度重击了一下,转头望去,果然轰从身后走来,脸上的神情是淡漠与冰冷。

轰感到了出久的视线,看了他一眼,又再次别开视线,继续往前走。

“怎么了?绿谷。”峰田察觉到了出久望着轰出神,问着。

“我总感觉轰同学带着类似香料的东西,但是也不像单纯的气味。”出久疑惑着,却看到峰田睁大了眼睛。“是吗?”峰田的视线在轰的背影和出久的脸之间来回。

“嗯,感觉那种气息直接冲入了脑海。”出久解释着。

“信息素…就是这样的啊…”峰田的脸快崩了,此刻的神情夸张到难以想象“绿谷,你该不会…是正在「觉醒」中吧?”

“啊?什么?”出久被峰田的表情吓了一跳。

“Alpha出生时不经过仪器就可以分辨。但是Omega很可能被当做Beta抚养…你该不会是…”

出久有点懵地等着峰田继续说下去。

“很有可能是Omega。”峰田一脸同情与失望,拍了拍出久的肩膀。“最好能停止觉醒,男性Omega不利于找恋人。”

“哎?是这样吗?”出久有些担心地望着峰田。“可是我感受不到其他人的信息素啊。只是最近发现轰同学带着那种气息。”

“所以说现在还来得及,没有完全觉醒,有很个别的Omega在完全觉醒前是只能感受到特定Alpha的信息素,轰那家伙也许是诱因,最好离他远一些,虽然你们平时也没怎么接触。等到第一次Heat期来临,就来不及了。”

“是这样吗?”出久感到脑内一团混乱,在本子上乱写着,一点点整理清楚,自己有可能是Omega,不知为何只能感觉到轰同学的信息素,现在还没有完全觉醒,一旦进入那什么…好像是Heat期就会彻底觉醒,并且不可逆。

虽然不知道男性Omega为什么不好找恋人,但是看峰田的反应,似乎如果放任不管,自己真的会陷入不幸,顿时有点不安。


身为同班同学,要逃避也不容易,但是轰同学应该不会主动接近他吧?


怀抱着困惑,继续进行体育祭前的额外锻炼。

就在出久汗流浃背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哟,绿谷少年。”

“欧尔麦特!”出久毫不掩饰自己的欣喜,瘦弱的身影一边向他打着招呼,一边走到他面前。

对了...Omega的事,要向欧尔麦特报告,但是如果欧尔麦特也露出和峰田一样同情的目光,自己要怎么办?比起同情,更怕欧尔麦特失望。

沉默了许久,出久还是决定说出来。

“那个...欧尔麦特,我有可能不是Beta。”出久犹豫地开口。“如果我不是Beta,对于成为英雄有影响吗?”

“你的意思是,你是Omega?”欧尔麦特似乎看到了出久的动摇,试探地问。

“嗯,有这个可能。”

“...你有过Heat期了吗?”

“这个...我还不知道什么是Heat期....峰田同学说我正在觉醒。”出久烦恼地说着。

“Omega觉醒的话的确会有麻烦,目前职业英雄中,还没有人承认自己是Omega。”欧尔麦特思索着。

“难不成Omega不能成为英雄?!”出久被吓得两眼发白,圆睁着,口也大张着,似乎有灵魂要飞出来了。

“不,Omega是能够成为英雄的。我只是说没有人承认,不代表职业英雄中没有。”欧尔麦特苦笑着宽慰着出久。“对于Omega来说最不利的就是Heat期以及孕期,只要能够平安渡过特殊时期,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Heat期先不提,孕期是...”出久怀疑自己的耳朵。

“看样子,绿谷少年真的完全不知道Omega的事呢。”

“欧尔麦特为什么知道?”出久回忆着,欧尔麦特过往的采访里,都不曾提到过Alpha或者Omega之类的。

“虽然公开的资料上没写,但我实际上是个Alpha,出生档案上就写了。”欧尔麦特对出久坦言道。“因为怕麻烦,所以就没有公布。现在Alpha和Omega的出现,已经造成了很多问题,我不想站在任何立场,工作时候也一直收敛信息素,也拒绝回答关于此类问题,没有被媒体发现,其实我也一窍不通,但是我有一件事可以确定。”

“什么?”出久专注地看着欧尔麦特。


“梦想与性别无关。”欧尔麦特笑了起来,晚风徐徐出来,出久觉得内心暖暖的,也不由自主笑了。


“那么我要躲着轰同学吗?”出久有些苦恼地撑着下颚,开始思考。


“怎么突然提到了轰少年。”


“我现在只能感受到轰同学的信息素,峰田说轰同学可能是我开始觉醒的诱因。”


沉默了很久,出久期待着欧尔麦特能指引自己,欧尔麦特也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

可是想来想去,最后欧尔麦特还是放弃了“....抱歉,我无法给出意见。”


“咦?!!”出久表情夸张地望着他。

“合理处理同伴之间的关系也是成为英雄的必要资质,你要自己做决定,这就是考验。”欧尔麦特心虚地说着。

“说的也是。”出久却轻易被说服了。“如果Omega依然可以做英雄,那么即使完全觉醒...”


“听起来,你不想躲着轰少年。”

“因为我还没有向他说过早安,有些不甘心。”出久诚实地回答,然后看到欧尔麦特露出疑惑的表情,连忙解释着“其实是想为了上次他在校医室照顾我的事道谢,但是太郑重了说不出口,就想着至少说声早安。”

“很有绿谷少年的风格。”欧尔麦特笑了。

思考了几秒,他又说了下一句“不过,说句早安是这么困难的事吗?”

这句话戳中了出久,他有些不好意思,小声回答道“因为之前没怎么说过话,突然搭话很奇怪吧。”


即使现在拥有了one for all这样强大的个性,绿谷出久有时候也十分没有自信。

那和他过去的经历有关,曾经是无个性的他在成长时一直被否定,自尊被屡次践踏,在黎明前最深的黑暗之中颤抖。

如今,他拥有了朋友,拥有了成绩,得到了别人的肯定,和过去不一样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转变,然而还不够,他还没有完全从过去的自卑中摆脱出来。


“绿谷少年,面对危机的时候,你一直是很勇敢,那么面对同伴,又有什么理由不勇敢呢?”欧尔麦特看到自己的弟子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光。

“嗯!”出久十分坚定地点头。


既然欧尔麦特这么说了,自己又有什么理由退缩呢,轰同学虽然淡漠,但毕竟是同班同学,不要害怕。

只是说一句早安,得不到回应也没关系。


和欧尔麦特在海滨一起跑步,出久觉得十分开心,忘记了所有烦恼。

回到家,才想起要查Omega的资料,不查还好,出久面对着屏幕,出了一身冷汗。

Omega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存在Heat期,这个Heat期和内腔的状况有关,而内腔的作用,竟然是孕育孩子,但出久主要还是被Heat期的症状吓到了,而且目前缓解Heat期的方法都很糟,出久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要冒烟了。

可是,看着网络上匿名的令人脸红的描述,总感觉和什么微妙的相似。


无力地躺在床上,在不安之中昏昏欲睡,却脑内却突然闪现了一个念头。

梦...

那些Omega如何度过Heat期的描述和自己最近的梦镜稍微有点相似。

在梦境里的渴求,和获得满足的充实,以及那原本出久描述不出的感觉,似乎能够套上去。


出久猛地坐了起来。

不能睡不能睡不能睡....


拿起手机,想发简讯,出久却愣住了,第一,这个时间点,自己可以发给谁,第二,自己这种不安的心情有谁能够理解?班级里没有Omega,除了刚刚开始觉醒的自己。


不想麻烦别人,更不想让别人担心。

出久看了一夜欧尔麦特的视频,又疲惫又振奋,闹钟响了的时候,装作睡了一觉的模样带着黑眼圈吃了早餐,出门晨练。


很困,真的很想睡,但还是坚持跑完了预订的训练额度。

精神到了极限,在上学途中,靠着路边的墙壁,闭上眼就睡着了。


梦境再度袭来,依然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可是那只手伸向他胸前时,出久终于意识到了,一直被他疏忽的细节,在他的面前是有着清晰骨节的,在那一天清楚见到过的,那个人的手。


“哇啊啊啊啊!!!”出久大喊着惊醒,对上了饭田和丽日惊讶的视线。

“刚想叫醒你呢,怎么了?做了噩梦吗?”饭田认真问着。

“小久,你的脸好红。”丽日仔细看着出久,关切地问“发烧了吗?”


“不,不,没什么!”出久慌乱地超快速摇头,仿佛落水之后的小动物在甩干水。



“没事就好。”两个朋友松了口气。

三个人一起到达教室。


出久不由自主向轰的位置望去,因为自己睡着的原因,轰比自己要早来教室,此刻已经坐下了。


那双异色的眼眸突然抬起,望向了出久,两个人的视线相交,面对那份淡然和冷漠,不知为何出久有点难过,沉默地低下了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把包放好的时候,却不禁悄悄回头去看轰。

——我所梦见的,真的是轰同学?

脸颊发烫,心脏也不安定起来,在胸口仿佛小兔子一样狂乱蹦着。


轰拿着书本,余光感觉到了绿谷出久的视线。


——绿谷,也许和别人不太一样。


很早以前就下了这个定义,一直静默地观察着。绿谷出久那舍身的攻击方式,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和爆豪不同,不仅是绿谷,还有其他同学,轰焦冻都有注意到,记住了个性和名字,性格如果不突出,也不会用心去研究,同时不会与任何人说必要以外的话,他只能看到前行的路——成为NO.1的英雄,除此以外不会太在意。

可是欧尔麦特所青睐的绿谷,却时常闯入他的脑海。


快点解决这件事吧。

赢了他,就不会再去想了。



而后天,就是体育祭了。


(待续)



P.S

这一章是正文,感觉剧情挤的稍微有点多。

这是体育祭前的轰和出久,感觉和我过去写的文都不同。

轰现在还在蛋壳里,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下一章体育祭就开始了。


评论(15)
热度(75)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