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MHA][轰出]浸染 04 (长篇 HE)

看着轰那仿佛已经被拒绝的受伤神情,那双异色的眼眸仿佛珍贵的宝石,此刻碎了的光芒仿佛快要熄灭,轻轻压着,苦痛着,自责着,但是依然柔软,轰是如此珍视自己,出久觉得自己大概又被狠狠地毫不留情地补上了一刀,现在已经倒下了。

相关连接: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目录


这篇文的预警很多,不注意看可能会霹雷,请注意回避:

1、原作向AU,时间线大概开始于轰参加临时执照补考之后。目前动画还没播放到该剧情,夜岚和Eri以及百万都有出场,如果没看过漫画的话,可能会被剧透。

2、原创角色和原创敌人出没,造成误会的吃醋情节含有。

3、私设如山,基本是按照时间顺序,楔子除外。

4、部分时候沙雕,也有虐心的时候,但是是HE,正常意义的HE。

5、除了轰出以外,含有其他角色的CP向,虽然模糊很多,但是还是列出来,请回避,其他CP:切爆,上鸣X耳郎。除此以外,近乎全员友情深厚。原创角色纯粹单恋。

6、   这篇稍微有一点点模糊的....嗯...kiss以上....【真的只是模糊的一点点....捂脸逃走】


如果确认没问题的话,再往下看。


----------------------------------------------------------


04 鼓起勇气告白



风对枯叶说:冬天马上来了,你怎么还在树上。

枯叶回答:那只蝴蝶还没吻过我,我不想落下。

风:你是傻吗?蝴蝶只会吻花,你只是叶子罢了。



“怎么了,焦冻?”冬美一边削着苹果,一边问着怔怔发呆的轰焦冻,她从自己弟弟的脸上读出了寂寞,这是小时候的轰焦冻才会流露的感情,如今不知何时,又回到了这个少年身上。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无论发生什么,焦冻都只会敷衍地说没事。

然而他真的没事吗?


冬美喝了口水,在心里打着草稿,身为教师的自己,今天即使是旁敲侧击,也要充分利用语言优势让焦冻说出真心话。

可是下一秒,轰焦冻的回答让她差点把水喷出来。

“如果有人对你说不会跟你交往该怎么办?”平淡的口吻,仿佛这句话已经在他心里被诉说了上百次。

“咳咳...怎么这么直白!”冬美咳嗽了几声,总算没因此呛住。

“不能这么说吗?”焦冻用十分坦率的眼眸看着冬美,令她愣了一下,现在的焦冻的确跟国中时候不一样了。

“抱歉,我以为你会隐瞒一下,更何况是恋爱的话题。”冬美带着歉意笑了起来。

“恋爱吗?”焦冻却迟疑了。

“怎么?不是吗?”冬美看着他的反应,有些困惑。


轰焦冻沉默着,绿谷所说的那句话,也许是惩罚吧。那个恋爱魔咒的惩罚。

那天中午和绿谷还有饭田一起回到教室,正遇见芦户三奈和丽日等女孩子们在一起看面向高中女生的杂志。

“哇,本期刊登了超级灵验的恋爱魔咒啊!”三奈十分兴奋地叫着,差点跳起来了。

“嗯...我看看。”梅雨凑过去读了出来“手机魔咒:如果你有想要在一起的对象,那么偷偷拍下Ta的照片做自己的手机壁纸,如果一周不被任何人发现,就能成功交往....”

“哇!听上去很有趣啊。”耳郎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等等,后面还有...”谨慎的八百万提醒着。

梅雨接着往下读“如果一周以内被当事人发现了,那么以后可能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在一起。”

“这...”女孩子们的脸上都出现了阴云。

“等等,你们有想拍的对象吗?”梅雨的话又让女孩子们放松下来。

“是啊,没有呐。”丽日叹了口气。

三奈一脸失落,身为高中女生,她们却连恋爱对象都没有。


这本来是杂志上的无稽之谈,和那些星座占卜一样毫无根据。

可是当时心却动了一下,无论如何看书都看不进去。

望向绿谷,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像是被什么蛊惑一般,走了过去,打开摄像头,镜头框住了绿谷出久温和的睡脸,就仿佛把这个牵动自己心灵的人拷贝进了手机,成为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心跳砰砰砰跳个不停,做这样的事是错的,明知如此,却想要保存下来,想要独占这一刻眼中所见,被心底那压抑的磅礴感情所驱使,着了魔地按下了拍摄键,手机发出微弱的咔嚓声,戳穿心脏一般,提醒着他已经犯下错,绿谷没有醒来,轰焦冻匆匆把手机收了起来。

想起魔咒已经是晚上再翻出这张照片时的事了。


“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平时也总是想着他的事,是不是恋爱我不太清楚。”焦冻看着自己的手,对冬美说着。“可笑的是,我在梦见向他告白,在梦里听到了肯定答复之后,现实里他却说了没有交往,以后也不会和我交往。”


——被控制者和令自己心动的人碰触,就会解除。


那个时候听到了这句话,才会做那样的梦吧,可能是误会了,心动也只是一时的吧。


“哎?那个人不是女孩子吗?”冬美微微睁大眼眸。“你刚才说的是他(かれ)。”

“嗯,就是我曾经提过的,是那家伙。”焦冻没有掩瞒。


冬美想到了那个人的模样,有些矮小,一头柔软的乱发,有些唯唯诺诺的孩子,在他们表演被敌人抓走的时候,那孩子却十分坚强,甚至想出了办法。

就是那个名叫绿谷的孩子啊...


“这样啊...为什么他会说出那样的话呢?是你告白了吗?”

“不,我暂时没有告白的勇气,只是别人问我们是不是在交往,他否定了。而且我偷拍的事也暴露了...”

“偷拍?天啊!你都做了什么啊!该不会是手机魔咒吧?”

“姐姐你也知道?对,就是那个手机魔咒。大概是遭到惩罚了吧...说不定这个魔咒里有恶灵作祟。”轰焦冻露出了苦涩又胆寒的神情。

“不不不,焦冻,你不要相信,那个只是杂志编出来的。”冬美宽慰着,下半句说的十分郑重。“但是偷拍的事,一定要去道歉才行。”


“我知道了。”焦冻点了点头。

“偷拍的原因也要告诉对方。”冬美的话却让少年沉默了,那双异色的眼眸黯淡了一下,里面一瞬而过的竟然是胆怯。

这个年纪,自尊心和憧憬都最为猛烈,感情又纤细敏感,喜欢的人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人死去活来。更何况要他把自己的心坚硬的外壳拆开来,暴露出内在的柔软,这是怎样的恐惧,一旦受伤,那痛是难以想象的。


“焦冻,你听我说,恋爱或许也有着数值,若有一方的感情是0,即使另一方的感情是无限大,相乘结果依然是0.”冬美深吸一口气“如果他真的对你毫无感情,你只有死心。”

异色的眼眸沉了下去,让冬美有些不忍。

她接着拍了拍焦冻的头“但是那个人不是拯救了你吗?我觉得他对你的好感不会是0,如果你的感情真的是无限大,即使他只有1,结果也会是无限大...虽然我觉得还是双方爱得等值比较好。”

轰焦冻握紧了拳头,他真的有些害怕,惧怕自己把心捧出去,会遭到拒绝。然而他更害怕的是,绿谷会露出困扰的表情。

“姐姐,你会选择一个喜欢你的人还是你喜欢的人?”

“当然是喜欢的...”冬美愣了一下,收了口。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那个人总是想着别人的事...如果我去向他告白,也许他会勉强自己。”


冬美沉默着,她的心里有一个答案,却相当残酷。

她犹豫着该不该说。


在此时,有人敲了敲门。


“轰同学,我是绿谷,现在醒着吗?”


冬美望向焦冻,然后温和地笑了一下“我有点事,先走了,你好好招待绿谷同学。还有刚才我说的话,别忘了。”

然而焦冻却抓住了她的袖子,少年低下头去,刘海隐藏了表情,手指在微微颤抖着。

他现在一定如同一叶扁舟,在暴风雨的海洋中不安地挣扎着,也许下一秒就会被淹没,沉入深深的海底。

可是...那毕竟是他必须面对的。


“焦冻,如果他是你真心喜欢上的人,那么无论如何,你都要自己做出决定。”



一直没听到回应,出久犹豫地打开门,看到了轰抓着冬美的袖子,顿时无措地低头道歉。“抱歉,我擅自进来。”

“参观日的时候,有见过我吧?我是焦冻的姐姐,焦冻平时受你照顾了。”冬美笑着说道,焦冻沉默地松开了手。

“不不不,没有...不如说我一直受轰同学照顾。”出久慌了神。

“别这么客气。那么我先走了。你们好好聊。”冬美说完就离开了。


出久目送冬美离去之后,在轰的旁边坐了下来。

可是轰却低垂着眼眸,没有看他。


“轰同学,欧尔麦特让我带笔记给你。”感觉气氛很奇怪,出久冒汗说着。

“嗯。”轰简短地回答着,视线依然望向虚无。

又是一阵沉默,出久不打算这么快回去,他心里有很多想说的话,尤其是最近没见面,每天一睁眼,就开始想轰同学在做什么,现在好不好,感觉自己像是病了,非要来这里治疗一下不可。

——被控制者和令自己心动的人碰触,就会解除。

那时候敌人的话语,始终很在意。

再加上那天早上被同学误会在交往,就觉得十分不好意思,此刻脸就在发烫了,该怎么说呢,他在心里不断筛选着该说的和不该说的,组织着。


“伤好点了吗?”出久总算选出了自己最关心的事。

“嗯。”然而得到的依然是心不在焉的回答。

“很快就能出院吧?”

“嗯。”

“对不起。”

“嗯。”

“笨蛋轰同学(小声)。”

“嗯。”


到底是怎么了?轰同学似乎状态不太好?还是自己刚才打断了他们姐弟的对话让轰同学不高兴了?


“抱歉,这个时候打扰轰同学,我把笔记放在这里了。那么学校见了。”出久有些沮丧地起身。


“绿谷。”用尽力气的一声呼唤,低低的像是要融入空气里。

“怎么了?”出久还是听见了,回过头,望着轰,对方却在视线相接的瞬间移开了目光。


不妙。为什么真的叫住了对方....不想让绿谷困扰。

可是...必须道歉才行。


轰焦冻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如同逃亡到天涯海角的人受不了折磨最终回到原点自首。

“我因为喜欢你,所以偷拍了你的照片...并且...用在了手机魔咒上...真的很抱歉...”


叶喜欢上了蝴蝶,等到干枯也没等来穷尽一生渴望的亲吻。

在凋零的时刻,究竟想着什么呢?

也许是...来世第一件事就是找寻你吧。

想要再次见到你,生生世世喜欢上你,等待你也爱我的那一天。


等待0变成1的那一天。

然后我们...


出久愣住了,轰同学刚才说了什么?

——因为喜欢你。

是幻听吗?

可是接下来的那个手机魔咒又证明不是幻听。


出久睁大了眼眸,视野里,轰低垂着头,微长的刘海隐藏了表情,可是嘴角咬紧了牙关,握紧的手在微微颤抖。


他是认真的。



没有等到出久的回应,轰用近乎消失的声音接着道歉道“抱歉让你困扰了,如果生气的话,现在就打我到你消气也可以。真的对不起。”

克制不住手的颤抖,心脏快要爆开了,强烈的疼痛顺着心脏的血液输送到全身各个角落,和外伤不同,整个身体都瞬间破破烂烂千疮百孔。


沉默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你平时那么聪明,怎么会相信手机魔咒啊!

“轰同学...”出久终于开口,确实是生气的语气,他大步走回轰的身边,在轰闭上眼眸等待拳头的时候,握住了他颤抖的手。

感受到了那只手的冰凉,出久那因焦躁而产生的怒一下子消散了,他的心软了下去。

眼前的人是认真喜欢他的,轰同学喜欢着他,喜欢到了害怕的地步。


这份真心,感受到了,因此心里酸涩着,又苦又甜,先淋上蜂蜜,再用几万吨的重物碾压过去,却还在不舍地跳动着。

装在匣子里隐去名字的渴望在拼尽全力挣扎着想要挣脱梦想和自尊心一起加上的锁链,狂暴地嘶喊着,如同忘记自己长相和名字的怪物,从出生开始就被封印住,但是现在快要挣脱了。

出久不敢去正视那渴望,连它的名字都不敢去想,因为一旦确认,就不得不把那膨胀起来能够吞噬整个宇宙的念想解放出来。


“以后不要再这么做了,可以吗?如果不是我,换了别人可能真的会生气的。而且手机魔咒什么的原本就不可信啊。”红着脸,出久握着轰的手,轻声说着,咬住牙,挤出接下来的话语“谢谢轰同学的告白,我很高兴...”


不想伤害你,害怕你被伤害。可是我无法回应你。因为我连个性都是别人所给的。

害羞到了极点,也恐惧到了极点。这种感觉,如同被抛上云端,也许一不留神,就会坠落。


答案果然是否定吗?轰紧紧咬住牙,深呼吸着。


“呐,轰同学,你为什么喜欢我呢?”试探着问着,却很惧怕轰说出——因为你很强。

明明对他说了,火焰也是他的力量,自己此刻却十分不确信自己的一切。


“因为是绿谷。”轰终于低低开口。

“哎?”出久有些吃惊。

“因为绿谷就是绿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在意着你,这个回答不可以吗?”轰苦痛地倾诉着,终于抬起眼,看向了出久,两个人的视线终于相会,彼此的眼眸都在颤动,里面的光芒微微流转着,也许下一秒就要破碎,但再怎么辛苦,此刻也硬生生支撑着,不愿熄灭。

脸都是通红的,无论是告白还是被告白,都是这样羞赧,一生中的第一次。鼓起全部勇气去倾诉和倾听。已经是极限了。


“轰同学...我...抱歉...别看我现在的脸。”出久用单手遮住了自己红到耳根的脸。

“....如果你没有其他喜欢的人,对我有一丝好感的话...能试试吗?”轰看着出久害羞的样子,那仿佛是镜子,自己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现在的脸也是熟透了吧。

“试试?”出久愣了一下,轰迟疑了,那句话在他的舌尖,反复被吞下去,又再度从心里冲击到口边。

很怕造成绿谷的困扰,真的很怕勉强对方,可是现在箭在弦上,如果不说出来,估计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了。

这样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

“请试试和我交往!!!”他豁出去了,大声喊了出来。


“啊...”出久看向轰,帅气的脸红得如同苹果一般,颤动的异色的眼眸里有着薄雾,却深邃得仿佛能够吞噬灵魂,咬住牙的模样让出久更加心软。

太狡猾了,抛出直球真的太狡猾了,再加上这样脆弱又认真的神情简直狡猾到了极点。

你现在的模样,让我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啊。

你知不知道,你的杀伤力真的能让我现在冲到医院顶楼对着整个世界大喊,大喊我好在意你,真的很在意,即使会被陌生人嘲笑,我也很想喊出来。


“对不起,我是不是让你困扰了?抱歉,我没有其他任何想法,只是实在藏不住这句话,也不想勉强绿谷。只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轰诚恳地道歉。“不愿意的话,拒绝我可以。”


风刮得更大,枯叶执着着坚守,明知道不能喜欢上,想要死心,却做不到,喜欢得不得了。


看着轰那仿佛已经被拒绝的受伤神情,那双异色的眼眸仿佛珍贵的宝石,此刻碎了的光芒仿佛快要熄灭,轻轻压着,苦痛着,自责着,但是依然柔软,轰是如此珍视自己,出久觉得自己大概又被狠狠地毫不留情地补上了一刀,现在已经倒下了。

出久张开口却发不出声音。


“可以直接说,没关系,如果绿谷不介意,我可以继续做绿谷的朋友。”轰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大概是要出久要把心脏剖开来给他,再把灵魂抽出来一并献上。


——求你了,让我缓缓。

“我有个恳求。”出久小声说着,羞赧之中,也有着不堪一握的脆弱。“如果轰同学答应我的话,我....可以和轰同学交往。”


在枯叶即将离开树枝的时候,迷路的蝴蝶终于找到了它。

在风中,追上了它坠落的速度。


一起陷下去吧,约定好了,要相爱着一起活下去,然后一起腐朽。


轰睁大了眼眸,看着出久此刻害羞万分,可是却十分认真和温柔的脸,那双眼眸里满溢着快要流淌而出的暖意和软弱,甘痛纠缠着,听出了他的尾音有些哽咽发颤。

“如果有一天,轰同学发现自己不喜欢我了,请慢慢地放手,不要让我摔得粉身碎骨。”即使这完全不是退路,一旦真有那么一天,逃离不了被毁坏的结局,出久还是真心乞求着。

“.....”轰有些诧异地望着绿谷,以前就发现了,绿谷出久对自己总是很没自信。

——为什么你要用这样的表情说这样的话?

难道你觉得自己不够好?还是不相信我喜欢你?


“因为能被轰同学喜欢,真的很开心,我总觉得是踩在云上,飘忽飘忽的。我会害怕,害怕摔下去的一天。”出久解释着,脸上露出了寂寞的神情。

顾不得其他了,轰突然倾身,在出久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轻轻地吻上他的眼眸,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温柔,因为虔诚而郑重轻柔,还是让两个人都如同被火烧到一样更加羞赧,从心脏开始滚烫,马上要冒出浓烟了。


“抱歉,还没经过你同意....我现在发誓,只喜欢你,可以吗?”

绝对不会让你摔下去的,我只会比现在更喜欢你。

轰注视着出久,用全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发颤,低缓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很清晰,每一个字都印在了面前的少年心上。


“请求你,和我交往。”停不下来,控制不住的感情,不断涌上来。


“对我...对我这样的人...”出久慌乱地小声呢喃着,差点就开始碎碎念了。

“绿谷,我喜欢你,喜欢这样的你。”即使极限已经超过,负荷要压垮这具身体,羞赧得想挖洞把自己深埋,却还是勇敢地说着,正视着对方的眼眸,想要把自己的真心传递过去,即使这同时也是自己最大的软肋。

出久颤了一下,而轰却执着追击着。“我喜欢你...”

“....”出久觉得大脑要宕机了。

“我喜欢你...”轰更低声地说着,如果出久不做任何回应,他可能还会再说下去,几百遍,几千遍,直到失去声音为止。

“我答应就是了!别..别再说了!”出久终于撑不住了,再听下去,自己的脸大概可以煮熟鸡蛋了,真的是羞死人了,非常非常在意的人用现在这样的声线这样的神情一个劲说喜欢,简直要杀了他。


“真的?”轰却没有放过他。

“嗯!是真的...”出久不好意思地别开视线,却还是偷偷忘了轰一眼,不看还好,只是一眼,心脏又被重击,这一次不是被几吨的重物碾压,而是整个世界的重量都压上来了。

轰竟然落泪了,就像在体育祭时那样,不是特别明显,却还是能够贯穿他的心脏。

外表如此酷帅的一个人,感情一旦外泄,总是让目睹的人撑不住。更何况自己真的十分在意他。


“抱歉,我太高兴了。”轰意识到了自己在流泪,匆忙擦去了,然后对出久温柔地笑了起来,快要融化所有一切的温柔,眼眸在此刻压低了,里面的水似乎还未干,一边是萤石的深沉,一边是刚玉的透亮,却都映照出了绿谷出久的模样。

原本以为会被拒绝,却还是任性地告白了,那个瞬间曾后悔,害怕被拒绝后撕碎心脏的剧痛,但却停不下来。

那是高墙,感情的高墙,不是几十米,而是有几万米,实在太过喜欢,控制不住感情,一股气击穿了墙壁。

妄图进入对方的心,没有被防卫,而是被接受了。


“轰同学...”出久慌乱起来,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打算让他因为心脏骤停被送去抢救啊“手机借我。”他轻轻地说着。

轰犹豫了一下,把手机解锁,给了出久。

出久发现那张照片已经换掉了,现在是系统自带的界面。大概是轰真心觉得自己错了。

——笨蛋。

出久凑到轰身边,单手把手机的摄像头对准自己和轰,啪嚓一声,手机屏幕上映下了两个人红着脸的神情,出久是望着镜头,而轰在望着他,这样一张照片,拍摄的技术不太好,手抖导致有点模糊,可是却十分难得,而且是值得纪念的一张照片,出久笑起来。“这样就可以了。”

单手操作着,把壁纸换成了刚才的照片。“也发给我吧,我们两个用一样的壁纸,这是我临时想出来的魔咒。”


——这是和你一起的开始。



意识到照片的事得到了彻底的原谅,而且被这种方式安慰了,轰觉得眼眶更加发酸。

“对不起。”轰低下头,把头枕在出久肩膀上,接着说了下去“谢谢你,以后请多指教了。”

“嗯....请多指教。”出久依然握着轰的手,感觉到那只手渐渐温暖起来,大概是轰放心下来了吧。


——这样就好,如果这样能成为轰同学的力量。


就在出久感受着轰的手上的温暖时,轰开口问着。“现在可以吻你吗?”

“哎哎哎哎?”这么害羞的事要经过自己同意吗?被惊吓得如同兔子一般,出久不禁发出一连串的疑问声。

“下一次吧。”轰轻轻笑起来,其实他也很害羞,虽然开始交往了,但还是很想一点一点地去靠近。

绿谷出久如今,成了自己非常非常珍视,宝贵的恋人,他会比过去更加慎重和温柔。

虽然没人教过如何去爱,也不懂爱是什么。

但是当感情要从心中冲出来的时候,他会恍然觉得,深爱的同义词就是喜欢啊。


“下一次啊...”出久松了一口气,却又有点失落,但是想想自己现在已经羞得快发狂了,果然还是不能现在。

“等你说可以,我再吻你。”轰在出久的耳边低声呢喃着。

“.......”不,别问我啊。我会挖洞钻进去的。

出久在内心恳求着,却说不出口。说出来就好像自己特别渴望被吻一般。

但或许是真的有期待吧。


“喜欢你。”难以克制住。

“嗯..我听到了...所以...”

求你了,暂时放过我的心脏吧。



而此刻,在黑暗之中,牵引由渡我引荐,见到了死柄木。

“这次你做的很好。”死柄木难得称赞别人。

“等一下,她这个女人,个性根本没有用啊。”渡我不爽地说。

“令那个讨厌的家伙心动的是安德瓦的儿子吗?”死柄木像是在确认什么。

而渡我几乎要咬碎牙一般,半响,却又病娇地笑起来。“心动什么的,不都是暂时的吗?迟早有天,出久会成为我的东西。”


(待续)

----------------------------------------------------------


P.S

一直想着太太的指点,这次重点写了告白的部分。

希望有人看。


其实这个故事一共4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倾心,第二个部分恋慕,第三个部分浸染,第四个部分是番外。

他们的感情大概也是倾心→恋慕→浸染,这样的发展的。


开始交往之后,还要面对很多事。

有甜甜蜜蜜的,也有苦涩的。


总之希望两个人越来越近。

直到渐渐浸染,融合。


下一章预告:轰的出院,开始交往的日常。战斗模拟训练又被推迟一章。


评论(3)
热度(23)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