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猫甜鱼

追求梦想与爱的咸鱼

 

[反逆白黑]《锁链の羁绊》誓言12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誓言12

【总102】

12 ZERO之死

——越是温柔就越是残酷,越是想要相守,越是觉察到命运的悲哀。反抗着宿命,踏入泥潭,在黑暗中寻觅光芒。


距离lancelot整备完成只剩下4个小时。

森绿的眼眸如同湖水一般,锁着昏暗的光芒,而那光芒里隐藏着不忍,迷茫,和渴望,对生的渴望,对自由的渴望,对爱恋的渴望。

鲁路修深深望着那双眼眸,压低了眼帘,水雾被挤压,凝结成泪,然而却硬生生忍耐住,没有哭泣。

他知道自己的眼泪会让朱雀感到疼痛。

“把手给我。”朱雀低声说道。

鲁路修把手放在朱雀的手上,朱雀轻轻握住了它,扣紧了它,把它按压在鲁路修身侧,然后俯下身去,距离在靠近,逐渐缩短,鲁路修轻轻闭上了眼,他想要让自己遗忘,遗忘娜娜莉的死,遗忘失去夏莉的痛,遗忘亲手把尤菲…他失去了太多太多人,即使是现在,闭上眼,都会看见他们的笑脸。

——朱雀,请陪我到最后吧。

我只剩下你了。

尽管已经没有了资格…但我还是…

【想要得到幸福。】

两个人在接吻的时候,脑海内只剩下这苦涩而又甘甜的愿望。即使有GEASS这种力量,他们也无法幸福。

“还好吗?鲁路修?”沙哑的嗓音落在耳边。

“嗯,此刻,拜托你,让我忘记吧…所有的事…所有的伤害和失去…我所犯下的罪…都让我忘记吧…”明知道这样很自私,鲁路修却忍不住恳求道,他希冀着那仅有一刻的幸福感,被填满,什么都不去想。

“那么对我下令吧。用你的口,对我下令,即使是诅咒,我也愿意背负起来。”朱雀亲吻着鲁路修的脸,低声说着。

鲁路修的脸红了起来,尽管他知道朱雀指的不仅是现在。

他小声地,呢喃了一句「朱雀,请你….」后面的话语完全融进了空气里。

朱雀轻轻笑了起来,这对于鲁路修来说是极限了吧。

“YES,YOUR HIGHNESS。”低沉地回答着,或许唯有此刻,才能碰触着彼此伤痕累累的心,用彼此的温度去治疗创口。

如果此刻能永恒就好了,尽管如此,还是希冀着明天。


于此同时,Mordred降落在斑鸠上,看到阿妮亚的时候,C.C.有些不知所措。

“C.C.你该不会是把自己的CODE封印起来了吧?”阿妮亚体内的玛丽安娜吃惊地说着。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lancelot向着神根岛飞行着,也许是和利瓦尔最后一次通话了,鲁路修真诚地说着。

“对了,你和朱雀还好吗?朱雀他...没事吧?东京伤亡惨重,但也是没办法的啊。无论何时,我都是你们的朋友。”利瓦尔小心翼翼地问着。

“嗯,我会代你向他问好。”

“咦?你们现在在一起吗?”利瓦尔的声音变大了。

鲁路修犹豫了一下,才缓缓回答道“是啊,在一起。”

“世界都变成这样了,你们还有时间卿卿我我!!”利瓦尔不满的声音传来,鲁路修苦笑了一下。

“不是你想的那样。”

“哎——??”利瓦尔拖着长音。

“就到这里吧,利瓦尔,一直以来谢谢你。还有替我告诉会长,一起放烟花的约定,恐怕无法遵守了。”

“什么?怎么好像要去很远的地方一样。”

然而鲁路修没再回答,挂了电话。

朱雀把他拉向后方,让他靠着自己,狭小的空间里,沉默令人窒息,距离神根岛越来越近了。已经无法回头了。

鲁路修知道,背后的温度,会陪伴着他,直到最后。

如果牺牲是必要的,那么最后的祭品是…


虚空之剑将被启动,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将融合,时间将被定格在昨天。

倒计时开始,全世界各地的遗迹都启动了。


“修奈泽尔殿下知道多少呢?”第一骑士一针见血地问。

“真可怕啊,你指的是什么?”修奈泽尔笑着。

然而这时,大屏幕上,显示出了倒计时。

“那是什么?”修奈泽尔问着。

“全世界范围内,发生异状。”卡诺恩皱着眉头,没有说明详细的情况,但是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事态严峻。

“陛下的计划就要启动了。”第一骑士却十分满足地说着。

“....”修奈泽尔的脸色难得变得严肃起来。

“神所创造的世界将会结束。”

狂妄却也不失威严地说着,查尔斯站了起来。


“黑色骑士团发布了其CEO——Zero的死亡通告,Zero在东京租界的战斗中负伤,虽然在斑鸠号上接受治疗,今晨在舰内去世。”

全世界都听到了这则消息,布里塔尼亚的军人们松了一口气,这场战斗时布里塔尼亚胜利了吗?但是仰仗着ZERO才聚集在一起的人们,纷纷感到震惊,不少人落泪。

杰雷米亚请求再看一眼Zero的遗体,却被扇拒绝了。

“这样做真的好吗?”卡莲问着扇。

“黑色骑士团已经不需要ZERO了。”扇大声回答着,其实他也在犹豫不决,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就如同卡莲所说的那样,是过河拆桥,他却强硬把自己的行为美化成正义的。“过河拆桥的是ZERO!!”

从一开始,一个戴着面具的英雄,就只是一个符号罢了。谁都可以成为,谁都可以替代。

即使是同伴,也很少付出真心地相信他。

更何况还有GEASS这种力量,人们在崇拜力量的同时,也惧怕着力量。

扇再一次在黑色骑士团的干部面前,大声喊着ZERO的不义,而玉城哭着附和他。


“黑色骑士团说你已经死了。”朱雀关闭了频道。

“不,ZERO是一个假面,他会在恰当的时机复活,那个时刻,他是真正的英雄。”鲁路修回应。

“那是你所设定的结果?…….以前的我一定是太幼稚了。”朱雀在鲁路修的背后低声说着。“我以为方法更重于结果,执着于理想和美学。”

“那没有错。”鲁路修想要揽住朱雀的脖颈,想要安抚对方,却察觉现在在lancelot上,太过危险,他没有动,而是低声回答“朱雀什么错也没有。”

“你是想说错的人是你吗?”朱雀似乎猜透了鲁路修的心思。

“嗯,我任性地想要你和我一起背负起来,这就是...”鲁路修似乎笑了,低低地说着,温柔地哀伤地,他的手轻轻放在朱雀抓着操作杆的手背上,才慢慢说出下半句。“被我爱上的代价。”


(待续)

P.S

祝愿各位端午节快乐!!

誓言篇到此结束了,下一篇是新的大章节了。

今天推荐的歌曲是素顔。


  38 8
评论(8)
热度(38)

© 苦猫甜鱼 | Powered by LOFTER